有你玩四年的遊戲之一:曲諧

我們搬到這裡快兩個月了。剛搬來的第一天,是全家最忙的人,因為我堅持自己的書房全部要自己來整理佈置。所以到了晚上,裝箱的書才開到了第二十四箱。

當我正要把那箱大美百科全書拿出來的時候,卻忽然聽到一陣鋼琴的聲音,好像是從樓下傳來的。我聽出來那首曲子是德布西「貝加馬斯克組曲」中的「月光」,並且很快就感覺到彈琴的是個女孩子。真的,我真的可以感覺出來,印象派音樂那種像光影般搖動的纖細曲子,只有在少女的指尖才能得到完全的發揮。我漸漸聽得入迷了,直到那首曲子結束,才發現竟然還抱著半套百科全書在那裡發愣。於是趕快放下手上的書,希望下一首曲子趕快開始,可是一直等了三個鐘頭,都不再有任何琴音傳來。

那天夜裡,我失眠了,腦子裡一直縈繞著晚上聽到的那首「月光」,結果直到真正的月光消失時才勉強入睡。不久又迷迷糊糊夢見自己在淺淺的月光下散步,彷彿還覺得旁邊有一個人,但是太模糊了,看不清那人的模樣。

第二天起來以後,我一直努力回憶昨晚發生的事情,甚至懷疑全部都只是一場夢。但是「月光」卻又清晰地在我耳邊響起──我以前聽過好多人演奏這首曲子,包括我自己,可是從來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能把它表達得如此親切真實。讓我不但聽見月光灑向大地的聲音,更感受到了一幅印象派的月光素描。當時我的心情,交雜著崇敬、感動和迷惑,整天都待在屋子裡頭,幾乎什麼事也沒做。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差不多和昨天相同的時間,鋼琴聲終於又響起了。這次彈的是德布西「小組曲」中的「小舟上」,我閉著眼睛聽完之後,才發覺準備好的錄音機卻忘了打開。在懊悔之餘忽然有了一個衝動,趕快把還沒拆箱的小提琴掏出來,努力集中全部的精神 ,拉了一首我最喜歡的莫扎特小提琴協奏曲。

當琴聲傳出來後,心裡有一種好滿足的感覺,因為我知道「她」一定也聽到我的琴聲了。接下來我就開始默默地等待回音,可是卻又使我失望了。

但是第三天晚上,傳來的琴聲卻讓我激動得發抖,因為這回她彈的不再是德布西的曲子,而是莫札特的鋼琴協奏曲。我可以想像,她昨晚的確聽見我的琴聲,並且感受到了我所想表達的感情,所以今晚她彈的也是「老莫」了。當鋼琴停止後,我已經有所準備,馬上開始拉起孟德爾頌的小提琴協奏曲,結果不出我所料,次日晚上傳來的果然也是孟德爾頌的「春之歌」。從此每天晚上我取消了所有的活動,一心一意用琴聲與她互相表達感情,到今天為止,已經是第五十五天。

聽完了阿凡的敘述,我的思緒一片混亂,又愣了半天以後,才對阿凡說:「我看也只有你才用這種法子談戀愛。現在進展如何,你們一起出去過嗎?」

阿凡的回答又使我吃了一驚:「現在還是和開始時一樣,每天晚上我都能感覺和她在一起。不過我還沒見過她,也沒講過話,當然更沒有一起出去過。」

我忍不住吼道:「這也未免太荒謬了吧!都快兩個月了,你們還沒見過面,就只是每天晚上一人一段獨奏,這算哪門子戀愛?我看搞不好這女孩奇醜無比,也許行動不方便,或者說不定已經是幾個孩子的媽了!」

我這番嘲弄竟然沒有惹惱阿凡,他還一本正經地回答我說:「我和她的頻率那麼諧和,其他的一切都沒有關係了。」

我想真要被他搞糊塗啦!如果不是阿凡一定要留我吃晚飯,以便晚上可以聽聽他的小情人彈鋼琴,我一定很快就會藉故離去。等到晚上八點左右,琴聲果然響了起來,可是我卻實在聽不出有什麼不一樣,因為我對那些「死人音樂」根本一點都沒有興趣。上次阿凡硬拉我去國父紀念館聽鋼琴演奏,我感到其中最精彩的表演,是那位演奏者竟然能夠一邊彈鋼琴一邊打蟑螂。(另外還有一次,是一位女聲樂家用鞭炮來伴奏,竟然也被我碰上了。)

樓下的琴聲終於結束,接下來就該輪到阿凡的表演。可是我實在沒有興趣再聽下去,藉口說不願打擾他就趕緊趁機告辭。

回家的途中,我的思緒還一直在阿凡的身上──他可真是個奇怪的傢伙,竟然連談戀愛也那麼有「格調」。真不知道我們未來的大嫂究竟是何方神聖,想必一定也跟阿凡一樣是個人間的奇胎變種吧!

既然阿凡已經陶醉在愛的世界裡,寒假中我也沒再去找他。剛過完了年,初三那天就接到專題指導教授的通知,叫我趕快回新竹去,我們的工作將要和大家一樣在初五重新開張。

提到那個專題研究,倒讓我想起了高三的時候。有一次我和阿凡商量填志願時,阿凡說沒有什麼好考慮的,他已經決定攻讀純數學,因為「純數學完美的邏輯結構是宇宙最終的真理」(嘖嘖!)。但我可不像阿凡那樣的理想主義,放眼望去當今世界大勢所趨,全面的電腦時代就要來臨了,所以理所當然地把與電腦有關的科系全填在前面。結果還真如我所願,雖然學校不在台北,但是知足的我已經很滿意啦。況且我們那個系裡頭的東西還真不少,而且樣樣都好像既實用又能賺大錢,因此激起了我無比的求知慾,成為一個非常用功的好學生;還從大二下開始,就跟隨我們剛回國所以年輕有為的歐陽教授做他的專題研究。

我們所做的專題,總稱叫做「電腦數位聲波模擬與辦識」。這是全世界最熱門的第五代電腦中非常重要的一環,主要是研究如何讓電腦模仿並且分辨各種自然界的聲音,最終的目的就是要使電腦不但會講話還要會聽話。可是這也是最困難的一部份,因為人的聲音是最複雜的聲波,所以到目前為止,歐陽教授的電腦只能聽得懂成年男子的聲音。據教授說這是因為男人的聲音頻率低,比較容易使電腦接受,而女人和小孩的聲音都太高了一點,以致於很難處理。不過我們同學卻不太喜歡這種複雜深奧的理論,寧願一言以蔽之,引用孔老夫子的「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來解釋這個奇怪的現象。

Copyrightc 199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