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艦奇航記:過去、現在及未來(上) ─ 呂堅平、葉李華

企業號的再出發──從電視到電影

廿世紀的十年後

  歡迎企業號太空梭加入我們的行列
  聽到第一艘太空梭正式命名為「企業號」
  派拉蒙公司與千千萬萬的星迷都非常興奮
  科幻故事又再一次夢想成真
  星艦企業號亦將在近期內再度出航
  與企業號太空梭一起進行太空探險
  請您拭目以待
  一部超級鉅片──星艦迷航記
  即將要與全世界的星迷見面

  這是西元一九七六年九月廿一日,美國派拉蒙電影公司在紐約時報上刊登的全版廣告,正式宣佈要將企業號從電視螢光幕搬上大銀幕,而且將是一個百萬美金的大製作,這個消息立刻引起了無數星迷的熱烈關切。不過好事總是多磨,「星艦奇航」的製作群卻又因為種種原因,始終在電影與電視續集間猶豫不決,讓全球上億的星迷都望眼欲穿。結果千呼萬喚始出來,一直到一九七九年十二月,才終於在電影院的銀幕上重見了久違的企業號,「星艦奇航」的電影系列於焉誕生。

廿三世紀的十年後

  西元2212年,企業號為期五年的探險任務圓滿結束,老戰友們也就從此各奔前程。一轉眼,十年就過去了。寇克艦長因為領導企業號立了大功,很快就晉昇為星際艦隊的將軍;史波克則離開了艦隊,回到瓦肯星閉關修鍊,試圖把自己內部最後的矛盾化解,把來自母系的殘存人性完全根除:老骨頭麥考伊也因為個性的關係,早就無心在官僚的星際艦隊中求發展;而四大護法──史考特、蘇魯、契可夫與烏乎拉,也都各有各的出路。昔日企業號的光榮歷史,似乎是不可能再有重現的機會了……

  不過,這些年來,寇克卻始終沒有死心……

  已經當上將軍的寇克,雖不一定權大卻也總算位尊,所以當然輪不到身先士卒的太空探險任務了。但是,身為一個天生的鬥士,要他每天坐辦公桌處理公文,在這個龐大的官僚體系中尸位素餐,對於全身充滿冒險細胞的寇克來說,簡直就是比坐牢還要痛苦難過。這幾年以來,他愈來愈厭倦這種生活,一直都想找機會重整原班人馬,再度領導企業號到銀河深處進行星際探險。因為唯有在企業號的艦橋上,寇克才能真正感到生命的意義與存在的價值。

  十年都過去了,重返企業號的希望似乎愈來愈渺茫。然而總算皇天不負苦心人,一個期待多年的機會終於出現了……

Ⅰ星艦迷航記

  寇克將軍,歡迎您重返企業號!

  一團碩大無朋的高能離子雲,在遙遠而神秘的太空中迅疾地飄移。這團能量雲具有無堅不摧的威力,足以毀滅宇宙間任何物質結構。在它所劃過的軌跡上,早已有好幾艘分屬銀河三大勢力的星艦遇難了……

  地球──銀河系星球聯邦的重鎮,星際艦隊總部的所在地。在位於北美洲舊金山的艦隊總部辦公室中,寇克將軍正像往常一樣百無聊賴無所事事,突然間卻接到了一個再好不過的命令──「檢視企業號,準備執行緊急任務」。原來地球的防衛體系己經發現了那團高能離子雲,而且偵測出它正對準地球飛來。寇克將軍的任務,就是要趕在它到達地球之前,率領企業號先迎上去一探究竟。

  闊別了將近十年,當寇克重新登上企業號時,內心的興奮與激動真是難以形容。可是當他隨著現任的艦長迪卡檢閱過了人員與裝備之後,卻又不禁興起不少陌生的感覺。因為經過這些年來的不斷改良,企業號的功能與威力都增強了許多,但也因而使得前任的艦長寇克將軍有點摸不著頭緒了。

  不過還好的是,接下來馬上就有很大的驚喜沖淡了這份陌生感──神通廣大的寇克竟然在短時間之內幾乎把老戰友都找齊了!例外的只有史波克先生,他因為正在瓦肯星進行高深的修鍊,所以沒有辦法趕來,成了這次任務的唯一遺憾。

  由於寇克是星際艦隊的高級長官,所以在出發之後,迪卡艦長只好很不情願地暫時交出指揮權。一開始的時候,兩位新舊艦長之間難免有些成見與摩擦,但漸漸地就因為相互了解而變得惺惺相惜。寇克發現迪卡的確是個優秀稱職的好艦長,而迪卡也開始真正地把寇克敬作父執。原來迪卡的父親也曾做過寇克部下,後來卻不幸在「末日武器」那個事件中英勇犧牲了。

  企業號上的新面孔,除了迪卡艦長之外,還有一位美麗的女領航員伊莉雅。雖然她是德羅坦星人,但除了有頭髮之外,卻是地球人眼中的標準美女,連迪卡艦長都曾與她有過一段羅曼史。

  在迎向能量雲的途中,企業號突然發生嚴重故障,不得不把速度減慢下來。沒想到此時史波克卻意外地出現了,使得所有的老戰友全都興奮不已。原來史波克還是沒有通過最後的考驗,他體內深藏的人性仍然無法根除。當史波克面對現實,完全想通之後,便決定還是回到星際艦隊來繼續服役。

  不過,在精通心理學而洞悉人性的麥考伊眼中,卻已經看出了寇克與史波克的複雜心情。他感覺到他們最關心的似乎並不是這次的任務,而是返企業號的成就感。

  由於史波克的高超能力,很快就幫史考特等人排除了一切故障,使得企業號能及時迎上那團能量雲。不料正當穿進雲層時,伊莉雅卻突然被一種不知名的力量擄走,然後卻又傳送回來了一個與她一模一樣的複製人。據這個複製的伊莉雅說,她是那團雲派來作為雙方溝通的媒介。原來這團雲竟然是個有智慧的個體!它透過假伊莉雅,宣稱自己的名字叫「威者」(V'ger),正要航向地球去尋找自己的創造者,並且還要試圖與創造者結合。接著假伊莉雅又不顧眾人的疑惑,反而開始詢問有關企業號的問題。因為過去與伊莉雅的一段淵源,迪卡便理所當然地負責與這位假伊莉雅溝通;他還不時地利用這種特殊關係,試著向她套取更多威者的情報。

  當這團能量雲還剩幾個小時就要到達地球時,史波克擅自偷了一艘小型太空梭,單槍匹馬地駛向雲層內部,試著用瓦肯人的心靈感應術與它溝通。結果史波克發現威者竟然是部活機器,它的故鄉在銀河系的另外一端,是一個全部由機器人統治的星球。

  雖然威者具有無比強大的威力,卻與人類一樣有個始終無法解開的謎──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從何而來?但史波克不能了解的是,它為什麼要到地球去尋找答案?

  因為無法阻止威者,企業號只好隨著它一起航向地球。到達地球之後,威者立刻開始用各種訊號呼喚它的創造者,結果當然是得不到回音。但又不知是什麼緣故,威者卻認為這全是地球上的「碳基生命」干擾所致,因此決定要把所有的生物全部消滅!

  好在寇克急中生智,騙假伊莉雅說創造者必須先與威者面對面接觸,然後才肯回答它的問題。假伊莉雅信以為真,便帶領寇克、史波克、麥考伊與迪卡一起走向能量雲的核心。沒想到卻發現裡面只有一艘老式的太空船──三世紀前從地球發射的「航海家二號」(VoyagerⅡ)。原來它在飛過了那個機器人的世界之後,被改造成一部有智慧與意識的機器,然後又繼續執行人類在三百年前賦予它的原始命令──「搜集一切資料並立刻傳回地球」。

  真相大白之後,威者卻又提出一個更驚人的要求,它說它想要真正地擁抱自己的創造者──人類。於是迪卡艦長自告奮勇,在一片奇異耀眼的光芒中,與威者以及複製的伊莉雅結合成一體。威者融合了迪卡與伊莉雅的人性,變成一種嶄新的生命形態,心滿意足地離開地球,繼續它無盡的宇宙探險。地球的危機也就此化解。

Ⅱ星戰大怒吼

  我是你最忠誠的朋友,永遠都是你的……最好的朋友……

在企業號艦橋上

  史波克、麥考伊、史考特、蘇魯與烏乎拉全都在各自的崗位上,只是艦長卻換成一位瓦肯女軍官──莎維可。她正接到了一艘無武裝貨船「小林丸號」的求救信號,說他們誤闖克林貢星域,已經被幾艘克林貢人的戰艦包圍。莎維可皺著眉頭考慮了一下,便決定讓企業號越過中立區救人。不料到了克林貢人的疆界,才發現求救信號竟然是假的,目的就是要引他們自投羅網。現在企業號已經身陷重圍,接著立刻遭到猛烈的攻擊;所有的人員一個一個倒了下去,只剩下莎維可兀自絕望地下達著棄船的命令……

  可是接下來卻有更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寇克將軍突然從側門走進艦橋,而倒下去的人員也一下子都活了過來。原來這只是一場模擬室中的演習而已。寇克還特別告訴莎維可,這個代號「小林丸情狀」的演習是個很特殊的假想狀況,它讓受測者置身於一個完全絕望的環境中,目的就是要測驗他們的領導才能與潛力──看看他們此時究竟還能做出什麼樣的處置。

在另一艘星艦「信望號」上:

  為了協助星聯的科學家從事「創世計畫」的實驗,信望號的任務是尋找一顆完全沒有生命的行星充作實驗樣本。當信望號來到西塔六號附近時,發現這顆行星似乎是很好的選擇,於是艦長特瑞爾與大副契可夫便一起傳送下去,開始進行實地探勘。沒想到突然之間,眼前竟出現了當年被寇克艦長放逐的可汗!契可夫還記得很清楚,在「世紀禍根」那個事件中,可汗與他的手下是被放逐到西塔五號行星上,怎麼現在卻跑到這裡來了?

  原來在可汗被放逐半年之後,鄰近的西塔六號就無端地爆炸,震波的威力改變了西塔五號的軌道,並且把這個行星表面摧毀成一片窮山惡水的無垠沙漠。可汗的手下也都大半死於這場劇變,只剩下少數人馬劫後餘生,在這裡艱苦地生活了十五年。可汗發下重誓,有生之日一定要找寇克報仇雪恨!而現在終於有機會了!

  可汗輕而易舉地就抓住了特瑞爾與契可夫,並且用極端殘忍的手段對付他們。他把此地僅存的一種毒蟲塞進兩人耳朵裡面,毒蟲便立即爬入大腦皮層;只要可汗發出遙控的命令,毒蟲立刻就會開始在腦中蠕動……

在企業號上:

  企業號這次出航,本來只是一次例行的實習軍官訓練任務。可是在途中,寇克卻突然接到了前妻卡洛.馬庫斯博士的求救電訊。她說創世計劃已經遭到嚴重的威脅,他們所有的工作人員全都有生命危險……

  看完了這段模糊的電訊,寇克才知道原來卡洛與他們的獨子大衛就是星聯最高機密研究──創世計畫──的主持人。由於情況緊急,寇克便當機立斷,馬上接管了企業號,下令以五級曲速趕往創世計畫的實驗基地──羅格拉一號。

  在航行途中,寇克以將軍的身分取得了創世計畫的完整資料,才真正了解了這個實驗的全部內容。這個計畫的確是個名副其實的「創世」實驗,目的就是試圖從無生命的環境中創造出生命!因為生命產生的過程包括了各種複雜的分子重組,所以創世計畫的實驗裝置是一個控制化學反應的高能輻射器。這個稱為「創世機」的裝置,具有無比強大的威力,既可創造生命,當然更能輕而易舉地毀滅任何生命。

  正當大家看得出神的時候,信望號星艦卻忽然出現在雷達幕上。寇克試著與信望號聯絡,可是呼叫了好幾次都沒成功。機警的寇克漸漸起了疑心,趕緊命令全艦警戒;然而他還是遲了一步,信望號已經開始發動攻擊,一下子就使企業號受到重創。直到這個時候,艦橋的螢光幕上才終於出現了對方的畫面。

  指揮信望號的竟然是可汗!他挾持著特瑞爾與契可夫,控制了整個信望號,就迫不及待地開始進行復仇行動。但因為他又貪心地想奪取創世計畫的秘密,所以才沒有把企業號擊毀。正當寇克與可汗在談判周旋時,史波克卻利用密碼搖控了信望號,及時降下它的防護罩。企業號則趁機使出最後的威力發動奇襲,才終於扳成了兩敗俱傷的局勢,逼使可汗暫時退兵。

  現在企業號的曲速引擊已經完全失效,只好啟動普通引擊慢慢航向羅格拉一號。到達目的地後,寇克立刻率領麥考伊與莎維可一起傳送下去,可惜卻仍然來晚了一步──可汗早就血洗此地,留下了遍地的死屍;不過從現場的情況研判,可汗顯然什麼東西也沒找到。

  此時莎維可利用探測儀,發現了被鎖在儲物櫃內的特瑞爾與契可夫,兩人的情況居然還不錯。寇克則找到了基地的傳送室,發現每個傳送器都設定成指向地心深處,又想起來創世計畫的第二階段應在地底進行,便猜到下面應該還有另一個秘密實驗室。正好史波克通知寇克輔助動力還要「兩天」才能修復,現在什至沒有辦法再將他們傳送回來,寇克便決定繼續走下去看看。於是五個人一起利用基地的傳送器來到地底,果然發現下面還有另一間密室,而創世機也真的就藏在這裡。

  寇克還來不及弄清楚周遭的狀況,就突然被一個躲在暗處的年輕人偷襲,兩個人立刻扭打成一團。正當雙方打得難解難分之際,卡洛博士卻走了出來,寇克這才知道自己正在跟親生兒子打架。接著更出人意料的事又發生了,特瑞爾與契可夫居然拿起光束手槍對準大家!原來他們兩人仍然在可汗的控制之下。不過當可汗傳來命令,要兩人當場槍決寇克的時候,他們卻寧死不從。特瑞爾艦長受不了毒蟲噬腦的痛苦而舉槍自殺,契可夫也馬上昏迷不醒,可汗則趁著這個混亂的場面,利用信望號的傳送器把創世機給偷走了。

  然而寇克倒是臨危不亂,他安撫其他人說,反正還有兩天才能回到企業號,索性大家就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下。卡洛博士則順便介紹了創世計畫的進展,她領頭走進一個「創世紀」的模型洞穴,裡面居然是美如伊甸園的風光。正當大家陶醉在這個仙境般的天然花園時,寇克卻突然拿起通訊器呼叫史波克,叫他馬上把所有的人都傳回去。

  原來寇克早就料到可汗還在附近,便將計訧計,故意用密碼與史波克聯絡,好讓可汗誤以為他們會在此地困上兩天,其實「兩天」就是兩個小時的意思。

  由於企業號還沒有完全修復,所以在趕上可汗的信望號之後,又再度用計將他引到一團雲層之中──如此兩方的感應器與螢光幕全部失靈,才有可能與可汗勢均力敵。經過了一場驚險萬分的激戰,最後終於逮到機會,給予信望號致命的一擊。

  可是已經瘋狂的可汗卻臨死也不忘復仇,他竟然還掙扎著啟動了創世機,準備與企業號同歸於盡。而企業號的曲速引擎仍未修復,等到高能的創世波發射出來之後,大家就只有等死的份了!

  這時史波克悄悄地離開艦橋,跑到了引擎室,奮不顧身地走進充滿輻射的反應爐中,試圖徒手修復曲速引擎。就在千鈞一髮之際,他終於成功了!企業號立刻加速逃過一劫,史波克卻已奄奄一息。在臨死前他還不忘告訴寇克,這就是他自己對「小林丸情狀」的處置──自我犧牲……

  寇克在企業號上為史波克舉行了隆重的太空葬禮,把他的遺體射到了臨近的「創世星」──那個小行星由於創世波的改造,一下子就變得生氣盎然。大家都有一個心願,希望奇蹟也會出現在史波克的身上。

Ⅲ石破天驚──尋找史波克

  在企業號所有的成員中,他才是最具人性的一位!

  史波克的太空葬禮結束之後,企業號便立即返航,準備回到地球的基地進行大修。可是在途中,怪異的事情卻接二連三地發生:史波克的房間被人闖入,麥考伊精神失常,還不斷發出史波克的聲音……這一切似乎都在暗示──陰魂不散的史波克又回來了!

  當企業號返抵地球之後,便發現基地上還停著另一艘巨型的星艦「精益號」,它也是第一艘配備了超級曲速引擎的星艦。不久之後寇克就得到消息:由於精益號的出廠,星際艦隊已經決定要淘汰企業號,它唯一的命運便是解體。

  在無可奈何之際,老戰友們又聚到了一起,烏乎拉、蘇魯與契可夫都在寇克舊金山的家中閒聊。不料一位不速之客突然闖了進來,原來是正在到處尋找愛子靈魂的沙瑞克──史波克的父親。本來沙瑞克懷疑兒子的靈魂附在寇克身上,可是當他用心靈感應術檢查了寇克之後,才知道自己的猜測並不正確。

  不過沙瑞克的話提醒了寇克,他趕快把史波克臨終時的錄影記錄又放了一遍,沙瑞克果然一眼就看出被附身的竟是麥考伊!寇克這才明白為什麼最近麥考伊會突然精神異常。

  沙瑞克很嚴肅地告訴大家說:如果不把史波克的遺體找回來,就連麥考伊的生命都會有危險。於是寇克立刻趕到星際艦隊去,提出了重返創世星的申請,不料卻被官僚的馬洛將軍一口拒絕。寇克被逼得走投無路,只好決定抗命,準備私下行動。

  他暗地裡召集了麥考伊、史考特、蘇魯、契可夫與烏乎拉,向大家宣佈他的計畫,老戰友們當然都一致支持。於是一行人偷偷登上了棄置的企業號,史考特還事先把精益號的引擎破壞了一點,好讓星際艦隊沒有辦法追上他們。

  就在企業號出發的同時,克林貢帝國的柯魯奇司令也竊取到一份創世計畫的密電。好戰成性的柯魯奇立刻想到可以將創世機改造成超級秘密武器,於是也趕快率領克林貢戰艦航向創世星……

  這個時候,在創世星的上空,還有一艘星聯的太空艦「葛里松號」在繼續進行創世計畫的實驗。因為遙測的訊號顯示史波克的棺木附近有特殊的生命跡象,大衛與莎維可便趕緊傳下去一探究竟。不料當他們走近棺木時,卻發現裡面只剩下一件屍衣,史波克的遺體早就不翼而飛!兩人想到一定有什麼不尋常的事發生了,四下尋找了半天,果然在附近找到一個瓦肯男孩,並且發現他正以驚人的速率成長──這個男孩就是再生的史波克,是史波克的遺體受到創世波的改造而組成的新生命。

  不料此時克林貢的戰艦已經搶先到達了創世星。他們不由分說地便擊毀了葛里松號,然後又馬上派遣登陸人員下去抓人。

  企業號則比克林貢人晚到一步。雖然發現了克林貢的鳥形艦,可是卻苦於人手不足無法作戰,只好聽任克林貢人把大衛、莎維可與重生的史波克抓起來當人質。

  不久之後,大衛被殺害的消息就傳了上來。寇克在大慟之餘,卻仍然能保持冷靜;為了拯救人質,為子復仇,馬上當機立斷──決定詐降。

  在將企業號交給克林貢人之前,寇克、史考特與契可夫先用聯合的密碼啟動了企業號的自我毀滅裝置,然後趁著克林貢人上來之前,將自己人全都傳到了創世星。克林貢的接收部隊登艦之後,才發現竟中了空城計,聽見倒數計時只剩下最後幾秒,驚慌失措一陣之後也只有坐以待弊了。

  寇克等人卻早已安穩地站在創世星的山頭,目不轉睛地看著爆炸燃燒的企業號從天而降,每個人心中都有說不出的感受。寇克終於不得不親手毀滅了最親愛的愛人同志,在悲傷之餘少不了又需要麥考伊的一番安慰。

  然而真正的對頭──柯魯奇指揮官──仍然在鳥形艦上,寇克便以創世計畫為餌,把柯魯奇等人也騙了下來。這時創世星因為種種未知因素而起了劇烈的變化,雙方便在地動山搖的山林間展開一場殊死戰。到了最後,眼看創世星就快爆炸了,除了寇克、史波克與柯魯奇之外,其他敵我雙方的人馬都已被傳上鳥形艦。於是兩位指揮官開始了近身肉搏,經過一番苦鬥之後,寶刀未老的寇克終於手刃了柯魯奇,然後趕緊把著史波克,用克林貢話騙鳥形艦傳他們上去。大家立刻合力制服了艦上殘餘的克林貢人,成功地奪取了這艘戰艦。

  在研究了一會兒之後,大家對鳥形艦已能控制自如,寇克便下令直接航向瓦肯星。由於蘇魯的精湛航技,很順利地就把鳥形艦帶到目的地,在預定的地點安全降落。

  史波克的父親沙瑞克早已在瓦肯星等候多時。他還特別請出了瓦肯的高級女祭司,準備舉行一場神秘又危險的法術──浮圖邦,試圖讓史波克再生的軀體與靈魂重新結合。

  雖然明知「浮圖邦術」非常危險,可是為了拯救老戰友,麥考伊仍是義不容辭地全力配合。幸好一切平安圓滿,終於救回了企業號的靈魂人物史波克。


 


Copyrightc 1998~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