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解析

  未來能否預測?未來能否改變?相信任何人都十分好奇。然而在這兩個疑問背後,隱藏著另一個只有哲學家才感興趣的問題:未來是否存在?倘若不先確定這個答案,那麼「預測未來」或「改變未來」都只是空談而已。

  假設我們真的求教於哲學家,他們會怎樣回答呢?想必他們會以實事求是的態度,根據邏輯而窮舉出下列三種可能:一、未來尚未存在,但已有寫好的劇本。二、未來尚未存在,也沒有寫好的劇本。三、未來已經存在,只是尚未變成「現在」。

  為了行文方便,我將這三種可能分別命名為「玄學型未來」、「科學型未來」與「科幻型未來」。原因顯而易見,下文自有分曉。由於「科幻型未來」僅與本書第三章稍有關聯,因此本文集中討論前面兩種未來,而將「科幻型未來」以附錄方式呈現。

■玄學型未來

  茫茫天數此中求,世道興衰不自由。──《金批推背圖•第六十象》

  天神掌握著我們的命運,正像頑童捉到了飛蟲一樣。──莎士比亞《李爾王•第四幕》

  「玄學型未來」的概念接近一種信仰,亦即相信「冥冥中自有定數」──小至自己的一舉一動,大至整個宇宙的成住壞空,永遠遵循著既定劇本一幕幕演出,而這套神秘劇本就是所謂的「命運」。換句話說,「玄學型未來」彷彿一部正在拍攝的電影,它的劇本早已寫好,可是必須嚴格保密,只能透露給導演與製片等少數人,有時連演員也只知道當天的戲該怎麼演。

  然而好奇心是最基本的人性,即使明知「天機不可洩漏」,還是有許多人想盡辦法偷看一眼。於是自古以來,人類對於預測(玄學型)未來始終樂此不疲。從巫術時代的卜筮到「新時代」(New Age)的占星,無論怎樣匪夷所思的方法都有人嘗試過。

  有關人類偷窺天機的歷史,本書第一章有簡單扼要的介紹,在此不再贅述。唯一需要補充的,就是即便這些玄學五花八門,卻仍脫不出兩種模式:一是「占卜」,二是「術數」。事實上,這兩種模式大同小異,都是設法產生一組「預言符號」,再以主觀解釋之。兩者間最主要的差別,在於前者是隨機產生「預言符號」,例如卦象、靈籤、天啟、夢境等;而後者的「預言符號」則藉由公式推算,如八字、命盤、星圖都是這麼產生的。因此,各種命理學、星相學都屬於後者。

  至於預知(玄學型)未來之後,人力又要如何回天呢?換句話說,我們有沒有可能改變自己的命運?可惜得很,根據經驗法則,「人算不如天算」是最常發生的情形。由於「天威難測」,我們最好還是利用拍電影的比喻,舉出下列三種可能。

  一、大牌演員倘若打探到劇本卻不甚滿意,可能會要求導演修改劇情(前提是你必須足夠大牌)。二、導演若是獲悉天機洩漏,可能因此主動更改劇本(你偷窺的天機遭到淘汰)。三、即使明知劇本外洩,或是演員要求修改,導演卻也可能以不變應萬變(你雖能預知天機,卻對未來莫可奈何)。

■科學型未來

  哥德爾定理、海森堡測不準原理,以及命定型系統也會出現混沌的現象,對科學知識形成一組最基本的限制。──霍金《胡桃裡的宇宙》

  雖然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數學能夠預測個人的任何行為,然而對於數十億人的集體反應,「心理史學」卻能精確掌握其中的動向。──艾西莫夫《基地與地球》

  本書是一本標準的通俗科學讀物,自然不能在「怪力亂神」的議題上著墨過多,因此「玄學型未來」只能算開場白。從第二章開始,作者立刻進入「科學型未來」這個領域。

  科學型未來像什麼呢?或許可比喻成沒有既定劇本的「即興劇」,在閉幕之前,包括演員在內,沒有人猜得到真正的結局。然而雖說是即興劇,卻也並非毫無規律,例如舞台與演員仍然還是固定的。(當然,在最前衛的演出中,連舞台都可能當成道具,連觀眾都可能客串演員,不過那只是自由度加大,而並非變成無限大──參見本書第三章。)

  中文的「科學」源自「分科之學」,因此我們不妨借題發揮,將「科學型未來」作如下的分類。即使這並非作者的本意,依然與本書的編排不謀而合。

  第一類:微觀尺度未來,例如分子、原子與(基本)粒子的行徑。

  第二類:介觀尺度未來,包括(一)生物個體的行為;(二)人類個體的言行;(三)人類群體的動向。

  第三類:巨觀尺度未來,包括(一)大氣與海洋的規律;(二)天體的運行;(三)宇宙的演化與命運。

  至於各種尺度的「未來」究竟能否預測,又要如何預測,則是本書最主要的課題。茲以本書內容為骨架,將預測「科學型未來」的理論整理如下:

  一、微觀尺度:近代物理學中的量子理論可準確預測,但受限於測不準原理(參見第四章)。

  二、介觀尺度:生命科學可局部預測第一種(生物個體),但受限於理論不完備或資料不完整(參見第六章)。心理學可局部預測第二種(人類個體),但受限於理論不完備或資料不完整,且有自由意志的干擾與主觀判斷的介入。群眾心理學、經濟學、未來學等可對第三種(人類群體)做局部預測,然而這些學門皆非自然科學,以致無法完全客觀,必須加入主觀判斷(參見第七章)。

  此外就介觀尺度而言,專門處理「局部資料」的統計學非常有用。但其優點也正是缺點,受限於資料不完整,統計學只能做「或然性推估」,無法做出「必然性預測」。

  三、巨觀尺度:由牛頓力學發展出的流體力學可準確預測第一種(大氣與海洋),但受限於混沌現象或資料不完整(參見第五章)。由牛頓力學發展出的天體力學可準確預測第二種(天體運行),但受限於混沌現象或資料不完整(參見第二章)。而近代物理學中的廣義相對論則可準確預測第三種(宇宙演化),幾乎沒有理論上的極限(參見第八章)。

  由於篇幅關係,最後我們只能大略討論「科學型未來」能否改變以及如何改變。就微觀尺度而言,倘若忽略測不準原理的限制,人力已能百分之百操控。而各種介觀尺度的未來,目前已能用人為力量局部改造,例如生物科技之於個體、政治力量之於群體。至於巨觀尺度,如今頂多只能改變大氣的局部結構(如人造雨、破風計畫),對於天體與宇宙完全束手無策。然而科學家從未排除任何可能性,無論過去、現在或將來,「人定勝天」總是科學界的普遍信仰。

附錄:「科幻型未來」

(一)科幻型未來像什麼?

  我們是乘坐火車的旅客,沿著「時間鐵軌」一站站向前走;我們的後方是過去,前方自然就是未來。當我們離開甲站、尚未抵達乙站之前,乙站當然已經存在,只是我們還不能置身其間。

(二)如何預測科幻型未來?

  A.你若能進行時光旅行,飛去未來再飛回來,便能帶回未來的訊息,例如電影《回到未來》三部曲。(拿坐火車的例子來說,就是有人利用個人飛行器,先飛到乙站一探究竟,再飛回火車把見聞告訴我們。)或是未來的人飛回現在,也能告訴我們未來的種種狀況,例如電影《魔鬼終結者》(這就像是乙站的人坐車過來提前與我們相會)。

  B.倘若不能進行時光旅行,但能設法接收未來的訊息,你仍然能根據這些訊息預測未來。若能和未來的人做雙向溝通,那麼獲得未來的訊息就更方便了。(即將抵達乙站之際,你會先看到乙站遙遙在望,甚至能看到站內的活動。如果你帶著手機,還能先打電話到乙站,詢問乙站的相關資訊。)

  C.倘若不能從事時光旅行,也不能接收未來的訊息或聯絡到未來的人,那就絕不可能預言未來。(你不幸坐在一輛密封的車廂內,連電話也打不出去。)

(三)如何改變科幻型未來?

  A.若能進行時光旅行,就能直接前往未來,發揮你的影響力。

  B1.倘若只能單向接收未來的訊息,那麼你只能預測,卻無法改變未來。例如倪匡科幻小說《天書》中的悲劇。

  B2.若能與未來雙向通訊,你就可能指揮未來的人改變他的現在,也就是改變你的未來。例如科幻電影《黑洞頻率》中的情節。(請注意這部電影與「黑洞」毫無關係!)

  C.倘若不能預言未來,就更別提改變未來了。(坐在一輛密封的車廂內,你只能乖乖等著火車進站。)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