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格

  他已經無路可逃了……

  貼著一堵高牆,他蜷曲著身子拚命喘氣,眼睛卻還眨也不眨地盯著那群漸漸逼近的惡少;看見他們個個一副兇狠的表情,手中的雙節棍舞得呼呼亂響(都是那個李小龍惹的禍)。他知道今天一定要玩蛋啦,全身上下不自禁篩糠似地抖了起來……

  雖然明知告饒求情一點也沒有用,可是不爭氣的嘴巴仍未放棄最後一絲希望,兀自從打顫的牙齒間迸出了一生之中最卑微的言語。果然幾句話還沒吐完,粗硬的棍棒便已經在身上招呼起來。他正準備不顧一切大喊救命的時候,卻忽然發現好像有點不大對勁──這些傢伙怎麼一點勁道也沒有,雙節棍打下來根本就不痛呀……

  哈!總算明白啦!原來只是一場噩夢罷了。一剎間他所有的恐懼全部消失無蹤,挺直了胸膛迎向亂飛的棍棒,理直氣壯地指著一票不肯停手的惡少吼道:「你們怎麼可以打我?這夢可是我做的啊!還不趕快給我滾蛋!」

  大吼幾聲之後,他終於醒了過來。原來是三歲大的女兒趴在床邊猛拉自己的手臂,所以才會做了這場噩夢。他睡眼惺忪,又睏又惱,劈頭就給了女兒一巴掌,又惡狠狠地加上一句:「還哭!怎麼那麼頑皮?真他媽的不該讓你生出來,跟你媽一樣賤!」

  看看時間也差不多了,沒法子再睡回籠覺,只好胡亂填了點東西,把女兒丟到托兒所,然後就準備去公司報到。喔!忘了提他的職業,他在一家名不見經傳的軟體公司上班,職位是程式設計師兼系統工程師兼老板娘的按摩師。

  不料才剛走進公司,就被老板娘逮住好好訓了一頓,說他寫的那個程式昨晚出了大紕漏,限他廿四小時之內把所有錯誤改好,否則馬上滾蛋!

  花了一上午的時間抓臭蟲,好不容易全改完了,沒想到下午一跑又是錯誤百出。他滿臉憤恨,瞪著臭蟲到處亂爬的螢光幕,手指竟不知不覺猛力敲出一行歇斯底里的問句:

  「你是我寫的程式,為什麼故意找我麻煩?」

  「因為你活該」螢光幕上也立刻出現了回答。

  他簡直要氣炸啦!今天實在太倒楣了,樣樣事情全都不順!身為一個故事的主角,真是太沒面子了!所以他決定不幹啦!叫我另外再找個替死鬼把故事繼續下去……他……他……

  到底是怎麼搞的?他真的給我一走了之啊!怎麼可以這樣呢?他這個角色明明是我創造的,應該完完全全隨我的心,順我的意;我叫他往東就不能往西,叫他受苦受難就不該吃喝玩樂。我已經在他身上花了那麼大的心血,現在他竟然給我跑了!這不等於砸我的飯碗嗎?我也只是個小小的窮酸作家而已,身無一技之長,手無縛雞之力;靠的就是寫幾個荒謬可憐的小人物,騙騙那些成長中少年少女的眼淚。唉!現在連我的小說主角也跑了,唯一糊口的本事也泡湯啦,活著還有什麼意思!索性就一口氣吞了兩個月份的安眠藥,準備提早上天堂去好好大睡一覺,等過個幾世幾劫再找戶人家重新投胎。不過這回可一定要認準一點,至少要投個像阿慶伯那種……

  還沒決定下輩子找誰當爸爸,我就已經迷迷糊糊昏睡過去。不過好像沒睡多久,就感覺身邊有人使勁推我(這次保證不是女兒,我自己家連隻母狗都養不起)。我被推得彷彿又轉醒過來,還沒來得及張開眼睛,便聽到一個模糊沙啞的聲音慢慢說道:「我給了你七十六年陽壽,怎麼可以自作主張提前回來呢?你們真是愈來愈不聽話了,唉……」您如果有耐心讀到這裡,一定奇怪我怎麼還有機會把這篇小說寫出來。答案其實非常簡單,請各位用您聰明的大腦隨便想想就知道了。反正時間是您自己的,用來做什麼無聊透頂的事情都跟我沒有任何關係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