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 四篇科幻序言


1999四篇科幻序言──去年是我推廣科幻的第一個豐收年,總共有四本科幻小說邀我寫序。

(一)美國的倪匡(昆茲《惡月之子》序言,皇冠出版)

一九四五年生於美國賓州的狄恩•昆茲(Dean Ray Koontz),二十出頭便開始創作科幻小說,短短數年已經著作等身。但自一九七五年起,他開始集中火力專寫驚悚/恐怖/懸疑小說,經過多年的努力,終於贏得「驚悚小說王子」的美譽。

文筆流暢、刻劃細膩、情節生動、說理淺易是昆茲小說的特色,因而能夠吸引讀者一頁頁抽絲剝繭,非要看到最後一頁才肯罷手。更難得的是昆茲從不玩弄高深的寫作技巧,所以他的小說本本平易近人,成為當代通俗小說的典範。

昆茲想像力豐富,且平時用功甚勤,即使後來所創作的都屬於驚悚/恐怖/懸疑類型,其中仍有許多科幻主題與科學素材。他在小說中尤其喜歡延伸「人類」的界限,創造出一個又一個「人非人」的科幻角色。因此換個角度而言,這些小說皆可算是以驚悚/恐怖/懸疑為主軸的軟性科幻。

《惡月之子》是昆茲去年完成的最新力作,秉持其特有的風格,這又是一本扣人心弦、精采紛呈的科幻型驚悚巨著。故事主人翁患有一種極其罕見的疾病,終生見不得陽光,但在父母相繼離奇病故後,他被迫晝伏夜出挖掘真相,果然發現雙親的死因並不單純,甚至他自己也命在旦夕,而這一切皆肇因於一項天大的陰謀……

* * *

對昆茲略有認識後,讓人忍不住想到倪匡這位文壇怪傑。信手拈來,兩位大師就有這麼多共同點:

•兩人都出道甚早。
•兩人都使用過許多筆名。
•兩人都有憤世嫉俗的性格。
•兩人都是常青樹型的名作家。
•兩人都著作等身、產量驚人。
•兩人都是說故事的一等一高手。
•兩人寫的都是幻多科少的奇情軟科幻。
•兩人都生性幽默,常讓讀者發出會心的微笑。
•兩人都對人性悲觀,卻不忘歌頌人性中的高貴情操。
•兩人寫的雖是通俗小說,卻都能開拓發人深省的境界。
•兩人說故事都有幾項特點:氣氛逼人、情節詭異、構思奇巧、節奏緊湊。
•兩人都酷愛讀書,一生都在廣泛閱讀各種文類的書籍,因此一下筆便洋洋灑灑。
•兩人都喜歡求新求變,不投讀者所好,卻總能牽著讀者鼻子走,引領風騷數十年。
•兩人寫作生涯都有重大轉捩點:昆茲以科幻小說起家,卻以驚悚小說揚名立萬; 倪匡則以武俠奇情小說出發,最後成為中文科幻小說的一代宗師。

身為倪匡的忘年至交與頭號倪迷,以及推廣中文科幻的終身義工,我很高興有此機會向全球華文讀者推薦這位「美國的倪匡」。

葉李華博士係全球中文科幻網站「科科網」總召集人
(http://www.scisci.com)

(二)幾句心裡話(蕭志勇《未來宣言》序言,風雲時代出版)

時光飛逝,日月如梭,不知不覺輪到我幫小老弟寫序了。

猶記近十年前,我還是剛出道的科幻新手,勉強湊齊六篇小說便迫不及待結集出書。當時倪匡慨然替我寫下三百字的序言,其中有幾句是這樣的:「迷科幻小說的人多,看著看著,自己拿起筆來寫的人少──拿起筆來寫的人或許也不少,但是寫得出色的人,肯定不多,因為到目前為止,科幻小說的創作,並不是那麼蓬勃……」

後來倪匡不只一次感慨,說中文科幻之所以欲振乏力,正是由於欠缺兼有創作慾與創作力的作家。為了延續中文科幻的香火,這十年來我暫停創作,改以其他方式(翻譯、演講、雜誌、網站)嘗試鼓動風潮、創造時勢。雖然成績有限,但只要有一點效果,便足以支持我繼續努力。

然而直到最近我才知道,近在咫尺的另一個華人社會,早已出現幾位中文科幻的後起之秀。他們不但從事科幻創作,還組織俱樂部以文會友,甚至自行架設電腦網站,為自己的作品經營舞台。這其中有我神交已久的譚劍,也有年初才經由「科科網」而結識的蕭志勇──他是投稿最勤的一位網友。

雖然我與志勇尚未謀面,但從他寫來的電子郵件中,我已能感覺出他對科幻創作的癡狂與熱度。最難能可貴的是除了狂熱之外,他更具備成為優秀中文科幻作家的必備條件:中文扎實、博學多聞,以及(最重要的)想像力豐富。也正因為如此,他自兩年前嘗試創作以來,一直以驚人的速度不斷進步,其成績可謂有目共睹。

如今,志勇即將出版生平第一本科幻小說集,相信對他而言,這個里程碑是個絕大的鼓勵。凡是對於中文科幻的未來仍有憧憬的讀者,可千萬別吝惜您的熱情掌聲與中肯批評,因為我們絕不允許再次出現「未來未有來」。

葉李華•一九九九年六月底•台北台大醫院病房

(三)倪匡的棒子(蘇逸平《封神時光英豪》序言,風雲時代出版)

作為一位推廣中文科幻的終身義工,最高興的莫過於見到後起之秀替中文科幻闢出另一條血路。然而在華文世界,由於先天與後天諸多因素,科幻可算是最困難的一種類型小說。也就是這個緣故,我所期待的「後起之秀」始終有如鳳毛麟爪。

在這一小群有心人中,蘇逸平是出類拔萃的一位。從《穿梭時空三千年》開始,他就頗有青出於藍勝於藍的氣勢。憑著不凡的學識、見識與知識,以及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努力,他在短短一兩年內,就造成台灣科幻文壇的一股旋風。

大約在兩年前(那時與逸平還只是神交),我曾為文討論中文科幻的發展方向。其中我特別強調的兩點,大致是這樣寫的:

一、填補倪張斷層:張系國的作品犯了陳義過高,以致曲高和寡的毛病;倪匡的作品則因市場考量,而過於通俗甚至媚俗(倪匡堅信暢銷小說必須媚俗)。因此一個叫好,一個叫座,二者在內涵、立意、文學價值、(尤其重要的是)讀者群上非但沒有交集,甚至還有一大段距離。然而中文科幻的潛在讀者群,卻很可能正好分布在二者的斷層之間。唯有取兩家之長、去二者之短,才能寫出又叫好又叫座的作品,才是中文科幻小說發展的正道。

二、化玄幻為科幻:在中國傳統典籍中,有許多想像力極豐富的構思,可以為科幻創作提供極佳的靈感。只要將玄學幻想稍微改頭換面,立刻就能轉換成科學幻想的素材。當年還珠樓主所以能寫出博大精深的《蜀山劍俠傳》,最主要即是得力於精通釋道二家典籍。而倪匡自己則承認,衛斯理系列中許多機關佈景乃至玄妙情節,便是偷師自《蜀山》這部經典。

這兩項理論性的指導原則,在逸平的新作《封神時光英豪》中得到最佳的詮釋。從今以後,我終於能驕傲地為自己的理論舉出實例。

倪匡為中文科幻長跑了三十幾年,千萬的華人讀者就是他手中的棒子。這根棒子早晚要交出去,希望逸平繼續努力,早日成為中文科幻的下一代掌門!

補記:若想對蘇逸平及其作品有進一步瞭解,科科網)是最佳的資料庫,裡面有作者授權的許多文章及小說,以及第一手的資料。

葉李華•一九九九年九月十九日

(四)科幻人的特色(甄偉健《時空紀事》序言,利文出版)

喜愛科幻小說的人都有幾項特色,喜愛到動筆而寫的人更是把這些特色表露無遺。第一個特色是幻想力豐富(否則根本看不懂科幻小說,更遑論創作),第二個特色是憤世嫉俗(對現實不滿是閱讀與創作科幻的一大動力),第三個特色是天生內向(後天雖然可能改造,但基本上科幻迷先天都很內向),第四個特色是言行多少有些離經叛道(因為科幻小說本來就是離經叛道的文學)。

我為什麼如此肯定呢?因為這些特色正是我自己的寫照。從科幻發燒友到科幻作家,從科幻作家到推廣科幻的終身義工,我已經走過十幾年漫漫長路。而在這條漫長的不歸路上,我感到最需要的,就是和我同樣癡狂的一群同好。

好在自從我設立的科科網打響招牌之後,總算將台港老中青三代科幻迷都一網打盡。我藉著這個網站結識了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而甄偉健就是其中很特殊的一位。

我與偉健雖然未曾謀面,但從他對科幻創作的狂熱慾望看來,上述特點套在他身上雖不中亦不遠矣。如今他即將出版生平第一本科幻小說,希望大家都能給予熱烈的掌聲。請您一定要相信:掌聲越響,明日之星竄起越快。

葉李華•一九九九年十月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