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九九世界末日!?

每當仟禧年來臨之際,難免伴隨著世界末日的預言。一千年前,便有人斷定公元一○○○年代表人類的終結。 當年那些預言家如何得到這個結論,事後又怎樣自圓其說,雖然是耐人尋味的歷史公案,卻不值得我們再多做探討。因為如今我們正要跨越另一個仟禧年,而這次則有諸多徵兆,顯示二○○○年比上個仟禧凶惡得多!

以理性為出發點的科學家,一向對這類有「重大意義」的年份一視同仁。為什麼呢?他們的理由很簡單,一來「公元元年」的選取不具任何科學意義,只是以一位宗教領袖的生日為參考點(諷 刺的是,這位宗教領袖並非生於公元零年或元年);二來「世紀」與「仟禧」更是沒有任何物理根據,只是基於解剖學的一個偶然──正常人剛好有十根指頭。

上述第二點或許需要稍作說明:一個世紀指的是一百年,仟禧(年)則是指公元一○○○年、 二○○○年、三○○○年……兩者皆源自算術的「十進位系統」。而十進位系統是怎麼來的呢?追 根究柢,是我們的老祖宗扳手指扳出來的。假若自古以來,人類的左右手便各長了八根指頭,那麼 如今通用的進位法,一定是跟電腦相通的十六進位。這麼一來,一個世紀應該有16x16即二五六年 ,而每隔16x16x16 年才會出現一次「仟禧」。

雖然話扯遠了些,但這點算術是必須討論的。「客觀」為科學的基本精神,既然整個「公元系統」沒有任何科學意義,則無論哪一年都不該有什麼特別。雖然在宇宙的演化中(根據最新的理論 ,宇宙年齡應該介於一五○至二○○億年之間),確實有日換星移的巨變;而地球自誕生以來(約 四十五億年),也曾歷經多次滄海桑田,但是在人類短短的歷史中,上至天文、下至地理都不可能 有太大的變化。

理性雖然是科學家的圭臬,在宗教家、星相家、預言家心目中卻毫無地位。玄學研究者依憑的 是直覺、是靈感(靈界的感應),以及最重要的「天啟」。他們既然認為每逢仟禧皆為劫數,想必 自有獨到的見解。或許是箇中道理太過玄奧,凡夫俗子無法領略;也可能是基於天機不可洩露,只 能旁敲側擊提醒眾生。凡是生物必有趨利避害的天性,遑論萬物之靈的人類,因此對於各類警世的 預言,大多數人自然抱持寧可信其有的態度。

無論東方或西方,預言都是文化史的一個重要部分。例如中國著名的「推背圖」(袁天罡、李淳風)和「燒餅歌」(劉伯溫),歷朝歷代不知指導過多少當權者。而聖經新約最後一章「啟示錄」 (亦稱「約翰默示錄」),兩千年來一向被視為末日的代名詞。然而若要認真討論預言,上述諸位 先知只能算小巫。那麼大巫是誰呢?當然是 身兼名醫與御用占星家的諾氏,本身就是傳奇的化身,但相較於他筆下的千首預言詩,其豐功 偉績也要黯然失色。(諾氏一生的傳奇際遇,幾年前曾搬上銀幕,片名「末代啟示錄」。這部電影 拍得相當精彩,雖戲劇化卻不誇張,值得租錄影帶來看看。)

諾氏後半生花了無數心血,以古法文寫下千首預言式四行詩。這些詩篇有九百多首流傳後世, 並被譯成各國文字。姑且不論諾氏是否真有預知能力,單看他在詩中所作的重大預言,就不得不令 人咋舌。隨便舉個例子,他竟然拼出了「拿破崙」,並寫下一個極接近「希特勒」的名字,進而預 言二人是未來的魔王,將帶給世界空前的災禍。

四百多年來,諾氏的預言似乎逐一應驗,帶給諾氏信徒愈來愈大的信心。然而眾信徒心中揮不 去的陰影,則是他在一首詩中清清楚楚寫下:「一九九九年七月,恐怖大王從天而降。」(諾氏的 其他預言,鮮有把日期寫得這麼明白。)許多諾氏專家對此詩的解讀,都指向此乃諾氏預見的世界 末日。更何況它與諸多「仟禧預言」不謀而合,更增加了這個預言的「可靠性」。

如今探討此一預言正是時候,因為現在距離「一九九九年七月」已經可以倒數計時。這個恐怖 預言是否真會實現?諾氏信徒心情十分矛盾。假如人類平安度過這個月份,進而平安跨過仟禧,諾 氏累積數世紀的聲名將毀於一旦(仟禧的元旦)。可是萬一這次又讓諾氏言中,那卻代表人類的滅 亡近在眼前。

有諾氏四百年來建立的聲譽作後盾,這首詩是不是比任何「仟禧預言」更危言聳聽?如果你相 信其他的末日預言,對這首詩是否更加不能忽視?你應該害怕嗎?應該驚慌嗎?應該為末日的來臨 早做準備嗎?其實,大可不必!

我們暫不追究原因,姑且假設諾氏確有預知能力,再根據這個假設做一番推理。首先,諾氏這首預言詩明白寫出年份,是和其他數百首詩最大的不同;其次,年份又剛好是極其敏感的「一九九 九」。這似乎標示著此次浩劫緊扣這個數字,彷彿是一顆定時炸彈。相較之下,一般歷史事件則像 需要觸發的地雷,無法精確預言時間,頂多只能做大概的估計。

如此答案便呼之欲出了,諾氏指的顯然是Y2K危機──別忘了從今年四月九日開始,仟禧蟲便有多次發作的機會。不過令人欣慰的是,既然是Y2K危機,這個大浩劫主要將發生於電腦構築 的虛擬空間(cyberspace),而不是人類生存的真實世界。即便會有重大傷亡,死傷的也只是位元 組成的軟體,而不是細胞構成的血肉之軀。

所以說,如果您從不庸人自擾,從不相信任何預言,自然可以快快樂樂迎接仟禧。反之,如果您對末日在即憂心忡忡,請記住這項大預言雖然即將應驗,卻是有史以來首次在人造空間中發生的 浩劫。只要您今年盡量少搭飛機,想必也能快快樂樂迎接仟禧!

後記之一:物理學博士的學位,讓我不可能成為諾氏 的忠實信徒。以經解經,以毒攻毒,祛除許多 人對仟禧的恐懼,是我寫這篇文章唯一的目的。

後記之二:電腦科學是一門相當人工化的學問,因此一九九九這 個年份才會具有重大意義。即使仟禧蟲在今年並未造成重大災難(無論是在虛擬空間或真實空間),大家為了防蟲、抓蟲、殺蟲 ,搞得地球表面天翻地覆,搞得電腦一族雞飛狗跳,已經算是應驗了諾氏的「仟禧預言」。所以您 若是諾氏的忠實信徒,也請安心過仟禧吧──大預言家的百年招牌不但沒砸,還會因為這場蟲蟲危 機錦上添花呢。

後記之三:生於二十世紀的樂趣之一,是能在有生之年見證許多 「科技反撲、作繭自縛」的實 例。核武與核廢料是一例,DDT是一例,目前最熱門的則非Y2K莫屬。

後記之四:從天文學角度而言,今年倒是的確有點特別。例如太 陽黑子今年出奇活躍,有可能 危及全球通訊系統。不過這純屬巧合,與「一九九九」毫無關係。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