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你玩四年的遊戲之二:GRE之夢

「不要再叫我九○五六一四號同學!你煩不煩啊?人家有名有姓的,什麼九○五六一四呀,四一六五○九呀!」

「九○五六一四號同學,九○五六一四是你准考證上的號碼,難道你自己都忘記了嗎?」

「誰會去記那種鬼東西,咦──我看看,奇怪,嘿嘿!真的沒錯耶。」

「九○五六一四號同學,如果我把全部真相都告訴你的話,你是不是就可以把試卷還給我呢?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再過半個小時,核子燃料的高能輻射線就要開始擴散了……」

「你這老傢伙到底他媽的有完沒完啊?」

「九○五六一四號同學,其實我真正的身份是… …好吧!你先過來摸摸我這裡,這副翅膀可是真的喔!」

「哈!這倒有意思。你是怎麼裝上去的?哎呀,對不起,沒黏牢嘛……」

「哎唷!輕點輕點!人家好好的羽毛怎麼可以隨便亂拔呢?」

「拔都拔下來了,我又有什麼辦法,誰叫你不黏好一點。沒有關係啦!我這兒有強力膠,再幫你黏回去不就成了。唉唉唉唉!怎麼哭起來了,真是搞不過你。」

「他們都說這個小島上的居民心態怪異,尤其是青少年最難纏,早就有人預料會出差錯。我當初實在應該接受他們的意見,根本不必把這裡也劃入普查的樣本區域……」

「你這老小子又在嘀咕什麼啊?我怎麼都有聽沒有懂?其實最難纏的就是你,看來不讓你把話說完你是不肯走的。好吧,有話快說有屁快放,然後趁早給我滾蛋!」

「九○五六一四號同學……」

「你又來了!再叫我的號碼,看我不把你全身的鳥毛都給拔光才怪!」

「九○……請你……拜託你別那麼兇好不好,我們根本沒有一點惡意。我真正的身份是 GRE 特使,你知道 GRE 代表的是什麼意義嗎?」

「我怎麼不知道,不就明明寫在考卷封面嗎──Graduate Record Examination,明知故問!」

「那只是一個偽裝代碼而已,其實它真正所代表的是General Research on Earth,是我們對地球人類所作的一項長期大域的普查計畫。」

「你說什麼?『你們』對『地球人類』的的的的……普查計畫!你八成跟我一樣,衛斯理的小說看多了,我看接下來你馬上就要說自己是外星人了吧!」

「一點也不錯,不過我們的計畫絕對沒有任何不良企圖。其實你們地球身為銀河系文明的一份子,本來就有義務接受這種普查。只不過星際聯邦一直認為你們的文明發展太過落後,不適宜將你們也列入會員星球,所以不願意與你們做第三類接觸, 免得引起各種不必要的恐慌。聯邦當初的構想,是先派遣一組統計人類學家,祕密地到地球來做基因演化的調查。希望能夠研究出你們地球人類基因演化的模式,以及遺傳因子對心理與行為的影響 ;此外我們還想知道,在不同的天然或人為環境之下地球人類的反應模式。這些研究資料,全都有助於聯邦決定何時給予地球正式的會員資格

「真是愈說愈玄,這又和我們的 GRE 有什麼關係呢?」「你總算能夠正經一點了,我就索性把這段歷史從頭講給你聽聽吧。「我們對於地球的觀察研究,其實早在猿人出現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不過還是一直等到地球的文明初具模式,大約兩千多個地球年以前,才開始派遣第一批調查人員登陸地球。但是當時因為各地文明成長率的差異太大,我們那兩位先鋒調查員──猛哥和兇哥,只好在當時文明發展最高的黃河流域進行局部調查。結果因為取樣假設的錯誤,竟然得出了兩種完全相反的結論。猛哥認為地球人類生性善良,兇哥卻說是邪惡的。兩個人各持己見互不相讓,在地球上就開始吵了起來。結果搞得聯邦主席團也是一頭霧水,拖了好久之後,才終於決定再派我們這組人到地球來,重新做一次標準精確的普查。

「我們剛到地球的時候,因為有了前輩的前車之鑑,所以並沒有貿然地就展開工作,而是先花一段時間,觀察地球人類的集體行為。結果發現當今的地球變得地廣人不稀,根本沒有辦法做全面性的普查,能做到的只是分層過濾的調查而已。

「我們的第一個調查計畫,對象放在二十幾歲的知識份子,因為他們是最具有代表性的樣本。剛好我們又從全球人口遷徙流程中,發現了一個很特殊的現象──那就是全球各地的年輕知識份子全都有樣本向一個地區集中。我靈機一動,立刻決定派 出幾位調查員登陸該地區,讓他們裝扮成普通人的模樣,開始慢慢在各階層發揮影響力。由於他們幾位都是星際語言學和星際人類行為學的專家,因此毫不費力地就說服了該國的教育部,在新澤西州創辦了 GRE 中心。

「從此之後,凡是要進入那個地區研究所的學生,就規定他們一定得先通 GRE 測驗。表面上看起來,它只不過是語文和數理的考試,但是祕密不在考題而在試卷和准考證上。你們的准考證,全都經過了調變輻射線的掃瞄,每一張都具有不同的輻射頻率,正好對應了你們准考證的號碼。像你的就是九○……別別別別生氣,我又沒有全說出來!

「在試卷的彌封籤內,我們則裝上了核能的電子感測裝置,能夠感應出考者一切的生理與心理反應。對照准考證所發出的特殊頻率,就可以在三個半小時內把應考者的一切資料搜集齊備。你也知道考試是一個人發揮各種潛能的時候,所以在這個時 段所測得的生理與心理數據也就相對地最精確了。

「這麼多年來,我們已經搜集了幾百萬個樣本的詳細資料。每一個參加 GRE 測驗的學生,全都成了我們這個普查計畫的受測樣本兼榮譽贊助人。」

「什麼?你說我拚了半條小命準備考試,結果只是被你們當作樣本!而且還是我自己花了大把鈔票贊助的!真他媽的賠了夫人又折兵,天底下的便宜全給你們佔光了!」

「其實我們本來也不需要什麼經費補助,但是我們知道地球人全都深信沒有白吃的午餐這句話。如果讓你們免費考試,就一定不會有人全力以赴,那麼我們測量出的數據就沒有辦法確定誤差了……」

我聽這老小子愈講愈玄,簡直全都是胡言亂語的夢話!突然之間總算明白過來,哈!原來根本是我自己在作夢! GRE 這個鬼東西可真是陰魂不散,考完了試還不讓我好好睡個覺,竟然又化身成人形鑽到我夢裡頭糾纏不清!我操!真是活見鬼!不過既然只是作夢,那就乾脆讓這個鬼東西稱心如意趁早消失算了。想到這裡我立刻使了一招「滿天花雨」,把手中緊抓著的考卷飛射出去,一下子又把他的鳥毛打下來好幾根。這老小子的脾氣還真好,只見他忙不迭地撿起考卷,又連聲地跟我謝了又謝,然後才拍著那雙大翅膀從窗口飛走,我也總算可以安穩地一覺睡到大天亮了。

早上我睜開眼睛的時候,太陽根本連屁股都曬不到了。我慢慢地爬下床,這才想起今天可是領賞的大喜日子。趕緊用最快的速度穿戴整齊,正準備要出門的時候,卻發現昨天幹出來的考卷怎麼不見了!真是急得我滿頭大汗,拚命地翻箱倒櫃,結果竟然只在書桌底下看到了好幾根淡黃色的巨型羽毛──

BLASPHEMOUS!

DESECRATING!

IMPIOUS!

PROFANE!

SACRILEGIOUS!

我的天啊 ─{完}

Copyrightc 1998~2024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