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聲電台「好的梅話說」節目──衛斯理書齋單元
播出時間:2007年4月5日(四)晚上10:00∼11:00
主持人:梅少文
主講人:葉李華教授
文字記錄:魏嘉華

梅:我是梅少文,在這美好的時刻,很高興有您的相伴,更開心的是我們用電話連線的方式,能夠再度在星期四的此刻,跟交通大學科幻中心的主任葉李華、葉教授連線。葉老師您好!

葉:梅姊好,各位聽眾大家晚安!

梅:星期四的此刻,我們又可以因著葉李華老師,享受衛斯理書齋的書香了。不過,今天在晚上聽到這樣的書齋,如果光從名字,也許大家會想到,唷!我們古代也有一個「聊齋」啊!

葉:對。

梅:今天這個書齋裡,要聊的是什麼呢?

葉:今天要聊的跟「聊齋」多多少少有點類似,因為我們要繼續我們的「陰間系列」。我們要談「陰間系列」的第四本書,叫做《陰魂不散》。在節目開頭,我們還是照例要宣佈一下,這故事是衛斯理系列的故事,衛斯理故事多多少少都是科幻故事,所以雖然是「陰間系列」,但是每一本都不恐怖,千萬別轉臺。

梅:是。如果您是老聽眾,當然您是鎖定我們的頻道;如果您是第一次在空中跟我們相聚的話,在這裡請大家告訴大家,在下我平常是絕對不看跟鬼故事有關的事情,關於小說啦、電影啦,只要一看到類似的東西,我都躲得遠遠的,可是正如葉李華、葉教授所說的,這幾本書並不恐怖,基本上它們都是有科學根據的。喲!有科學根據,可以說得通的,那不就是科學小說嗎?加上科幻,又是怎麼回事呢?這中間就要看寫作技巧了。所以今天在節目當中,葉李華、葉教授除了要口述談談倪匡「陰間系列」《陰魂不散》,讓它有嶄新的面貌之外,也會讓我們了解到倪匡的寫作技巧,還有很多言外之意,話外之音,以及很多好看、好聽的內容讓您在聽完我們的節目之後,可以繼續去探索。好了,我們就開始今天的節目。

葉:好的。稍微介紹一下,倪匡寫的「陰間系列」,總共正式的書有五本書,我們之前已經介紹了前面三本,因為是「陰間系列」,所以他都盡量用個「陰」字,前面三本叫做《從陰間來》、《到陰間去》跟《陰差陽錯》,今天這一本叫《陰魂不散》,跟前面三本有一點不一樣的地方在於前面三本書都是用第三人稱來寫作,我也特別強調過,這是倪匡寫衛斯理系列故事裡邊最例外的一次,連續三本書用第三人稱寫作,好在到了第四本,這本《陰魂不散》的時候,總算又回到了我們讀者最熟悉的第一人稱來寫了,所以這本書的感覺就比前面三本書親切得多了。

梅:是的。

葉:故事當然基本上是延續前面三個故事,可是又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它的時間拉得比較近了。之前我也提到過,「陰間系列」在倪匡的筆下是發生在比較早以前的事,但是在整個145個故事卻被排在後面,跟他敘述的時間順序有點不一致,這是因為當時很多事情沒有釐清,所以直到現在才來寫。寫到了第一人稱開始的《陰魂不散》時,時代背景就拉回來了,拉到他寫作的年代。這也就是為什麼常常有讀者覺得「陰間系列」的時間好像有點亂的原因之一,就是因為很多事情雖然都是相關,但是發生在不同的時間點,只是因為都是跟「陰間」這個主題有關係,所以倪匡把它們擺在一個系列裡邊。我想最好的方式就是聽聽倪匡自己怎麼說,我把他的自序唸其中一兩段來聽聽。

梅:好。

葉:他是這麼說的:
「《陰魂不散》這個故事,接《禍根》,也接《陰差陽錯》,甚至和《圈套》、《烈火女》都有連繫。」
我剛剛唸的這幾個書名我們在書齋裡邊都已經講過了,《禍根》、《烈火女》都是苗疆系列的,《陰差陽錯》是「陰間系列」的前面一本,中間還夾了一個《圈套》。之前我們也講過《圈套》這本書,我說它本身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特色,卻在衛斯理的故事裡面處於一個樞紐的地位,因為它幾乎可以說是連繫了兩大系列,也就是苗疆系列和「陰間系列」。倪匡特別強調,現在這本書,「陰間系列」的第四本《陰魂不散》,跟前面這幾本書都有關係,當然是因為要越寫越熱鬧才會越精采,才不會落於俗套,他一定要想辦法求新求變,求變的方法之一就是把兩個系列想辦法結合起來。我們也都知道《苗疆系列》裡邊,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衛斯理把他失散了二十年的女兒終於找回來了,所以在這個《陰魂不散》裡邊這個女兒紅綾,也成了其中重要的角色。等一下我們來談一談他怎麼敘述這一段。

梅:好的。在說之前,我想還有一些《陰魂不散》的人物角色,也是相當精采而且幻化。剛才你說,又找到了一些新的角色融入進來,對不對?

葉:對。

梅:這裡面有幾個人物蠻有意思的,你是不是也可以跟我們說一下呢?

葉:當然。最有趣的一點就是我剛剛說的,衛斯理終於找到了他的女兒──紅綾,經過了一段時間,紅綾終於能夠適應都市生活了,他們就把她接到了香港來住。一開始的時候,就是要描述紅綾怎麼樣從一個苗疆野人,過渡到城市的生活裡面,但是如果直接寫衛斯理夫婦,就是衛斯理和白素,跟她的互動,感覺起來好像沒有那麼新鮮,我說過,倪匡一再求新求變,就想到了如果不要寫「父女」或者「母女」之間的關係,改成了「祖孫」之間的關係,可能就更活靈活現了,因為我們印象中,常常都會有爺爺或奶奶牽著孫子孫女去逛街的畫面,倪匡靈機一動就想到,可以請衛斯理的岳父出來,因為衛斯理的岳父──白老大,白素的爸爸──也是一個響噹噹的人物。他就安排白老大來到他們家,看到孫女紅綾,高興得不得了,就帶她去逛街的故事。因為他們去逛街,就延伸出我們今天要講的這個《陰魂不散》。所以這本書第二章的回目就叫做「祖孫相見歡」,因為多了一個人物,就多了很多的互動,又多了很多的故事,這是倪匡說故事的不二法門。

梅:他的角色不出現則已,要出現都是有作用的。

葉:可以這樣子說,否則的話就變成龍套了。

梅:是的。包括龍套可能也要有他的作用吧?不然這龍套就不精采了。我們現在就先輕鬆一下,待會就進入精采的寫作技巧。

(音樂)

梅:葉李華,現在你就來告訴我們,他怎麼因為多了一個人物之後,引發人物之間的另類互動,讓這個故事能夠注入新鮮感,而且有持續力。

葉:如果從衛斯理的第一人稱出發的話,通通都只會是衛斯理的經驗。用第一人稱寫作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就是令讀者覺得非常親切而且栩栩如生,不知不覺中就好像讀真實故事,但是第一人稱有一個最大的缺點,那就是「我」看得見的,讀者才看得見,「我」聽得到的,讀者才聽得到,否則很多事情就必須要用轉述的方式,但是轉述的方式就跟第三人稱沒有什麼差別了,就變成有點隔靴搔癢。怎麼突破這樣子的困境呢?倪匡就想到一個好的辦法。我剛剛不是說,白老大看到他的孫女紅綾,高興得不得了,就帶她去逛街,可是衛斯理卻有點擔心。為什麼?因為白老大是一個非常豪放的人物,完全不遵循世間的禮法,紅綾又是一個剛剛從苗疆來到文明都市半開化的女野人,他很擔心這祖孫兩人到了街上去會闖什麼大禍,愛女心切的結果就是,衛斯理竟然偷偷跟蹤這祖孫二人。這一段就寫得很有意思,一方面把衛斯理當爸爸的心情寫得栩栩如生,另外一方面就是我剛提到的小說技巧,他就已經突破了第一人稱跟第三人稱的界線,明明是第一人稱的故事,卻只能夠勉強透過衛斯理的眼睛跟耳朵,來看到紅綾以及她的外祖父兩個人的際遇。我為什麼說勉強呢?原因是,既然是跟蹤就必須偷偷摸摸的,不能像記者一樣,明目張膽的去訪問,只能類似狗仔隊的那種形式。更好玩的是,衛斯理因為知道白老大是一個武功非常高強的人物,所以他跟蹤的時候跟得非常非常地遠,到最後他們說的話是一句都聽不到,衛斯理只好怎麼說的呢?他說:
「我是根據唇形來判斷他說的是什麼話。」
也就是說使用了讀唇術。我們看諜報電影或者武俠小說裡邊,常常都會有讀唇術,基本上讀唇術是真的有這回事,但是可能沒有像小說或是電影裡邊那麼…

梅:那麼活靈活現的。

葉:對,但是無論如何還是可以看得懂一點點。所以我才會說這是「勉強」,我們透過衛斯理的眼睛可以知道這祖孫兩個人到底在做些什麼事情。

梅:這也是倪匡厲害的地方,第一人稱寫完了以後,來個第三人稱,第三人稱又什麼都太清楚了,一目了然,就來個側寫,好像很清楚、又好像有一點距離。

葉:對,而且因為衛斯理在飯館裡邊,坐的位置跟他們離得非常遠,頂多只能夠偷偷看到他們的嘴型,可是他們彼此的交談或者互動的過程就看不到了,這個時候又來了另外一個人物,一個老婆婆,一個跟白老大年紀差不多的老婆婆,拿了一樣東西給他們,結果衛斯理就說了一句:
「這個時候,我的好奇心大起,就想到那個小盒子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梅:哈哈!真好玩。你說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就是我們一般講,在舞台上的呈現。用舞台呈現,可能就是用不同的人物處理,有這些人物出現的必要性跟功能性,有時候也需要有一些道具,這些道具的出現也有它的意義。講到這裡,倪匡在這一系列作品裡邊,提到了一些寶物,這些寶物很有意思。我們就來談談這個寶物──這個盒子吧!

葉:沒錯,這個盒子也是一件寶物,它跟「陰間系列」前二本提到的那個寶物多多少少有點關係。「陰間系列」的前面兩集《從陰間來》、《到陰間去》的那個「陰間之寶」是什麼呢?我們稍微複習一下,那東西叫做「許願寶鏡」,就是說你可以對那個鏡子許一個願望,每一個人只能許一個願望。可是倪匡想到就是,既然寶物是從陰間來的,「有一必有二,無三不成禮」,在這本書裡邊他就把它們湊齊了,湊成總共有三個寶物。「許願寶鏡」只是其中之一,我剛剛提到那個盒子就跟其他兩個寶物多多少少有點關係,湊成了三個寶物,所以倪匡後來把他們命名為「陰間三寶」。這也是倪匡擴充故事的一種方式,他先寫出一樣東西或者一個人物,從這裡再撿出其他的東西或者是人物,湊齊了,又變成一組;從這一組東西或人物,又有其他的故事可以延伸出來了。

梅:是。我們說有三個,對不對?第一個是「許願寶鏡」,第二個呢?

葉:第二個叫做「催命環」,也就是說,這個環好像是可以「催命」,「催命」其實跟「奪命」的意思一樣;第三個寶物沒有什麼固定的名字,就叫做「寶盒」,就是裝這個「催命環」的盒子,本身也是一個寶物。這兩個寶物各有各的故事,在這本書以及下次我們要講的《許願》裡邊,都會有很精采的故事出來。

梅:所以我們今天在這個部份要多所著墨嗎?

葉:這邊的話,我還是希望我們聽眾朋友自己去看。

梅:只是有點側寫,不然,就說得太白了。

葉:我稍微整理一下,就是說,這個陰間寶物總共有三個,叫做「陰間三寶」,然後我剛剛說過,從一個人物也可以延伸出其他的人物,到最後變成一個集團,這邊也是用這種手法,比方說白老大,為什麼白老大要叫「白老大」呢?倪匡從來也沒有講過,反正他做老大做慣了嘛!這邊,倪匡就接著白老大,延伸出其他四個人物,湊齊了結義的五個兄弟姐妹,其他這四個人物都跟這個陰間寶物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也就是說一組寶物三樣東西,跟一組人馬五個人物,彼此之間有著各種愛恨情仇的糾葛,又構成了「陰間系列」後面兩本書的內容。

梅:這就是所謂的人、事、物彼此牽牽連連,就變成另一個故事了。

葉:對。所以我在看倪匡小說的時候,最喜歡做筆記,邊看邊整理,慢慢就看清楚了他的結構。如果是看第一遍,當作故事跟小說娛樂來看的話,就看不出這些結構來。

梅:沒錯、沒錯。

葉:這些無聊的工作總要做一次,才會感覺到豁然開朗。

梅:所以,跟著葉李華一起進入倪匡小說裡邊,如果您以前就是倪匡迷的話,一方面你可以回憶一下你自己當初看這些小說的心情,又可以很理性地去分析一下倪匡的腦袋到底是怎麼思考,他的邏輯思考是怎麼樣,說不定等我們這一系列聽完了之後,你也躍躍欲試,想要自己動筆來寫了。我覺得這可能是一種創作的衝動吧!

葉:真的是這樣子,我現在就非常鼓勵大家都有創作科幻小說的衝動,所以我們的倪匡科幻獎就一年一年辦下去。

梅:這就是我最後想要說的:倪匡科幻獎。

葉:謝謝!

梅:這麼講起來,我覺得你為了推廣這件事情,也是很有系統的,分門別類,匯聚大家起來,終於成才,可以繼續往前走下去。欸!葉李華你還真是了不起!

葉:不敢當,反正做自己有興趣的事情嘛!

梅:好,我們也心甘情願跟著你跑,被你拉著走。我們休息一下,再繼續討論這個問題,好不好?

葉:好!

(音樂)

梅:親愛的朋友,您現在聽到的是台灣台北漢聲電台「好的『梅』話說」,我是節目的製作主持人梅少文,每逢星期四晚上十點到十一點,我們感謝交通大學科幻中心的主任葉李華、葉教授的大力支持,讓我們有時間、有機會能夠進入衛斯理書齋,一窺倪匡科幻的魅力,看看倪匡是怎麼樣來塑造這個人物。而因為衛斯理,讓我們能夠展開一段非常迷人的科幻之旅,也可以知道葉李華將會怎麼樣從倪匡的衛斯理,重新整理之後,變成一個再創作。我一直覺得那是一個再創作。現在已經進入第幾本啦?

葉:梅姊說的是《衛斯理回憶錄》?

梅:是的。

葉:《衛斯理回憶錄》目前出了已經出了三本,我的第四本已經校稿,預計整整一個月之後就可以問世了。

梅:又可以問世啦!

葉:對,可是我停不下來,所以現在正積極準備要開始寫第五本。很巧的就是,第五本跟「陰間系列」有很密切的關係,所以我現在蒐集的資料,幾乎都是鬼故事、鬼電影或者是一些跟鬼魂相關的理論性書籍,不過我總是希望不要流於一般的鬼故事,所以我所蒐集、集中找的這一些不管是小說或電影,是多多少少有些科學根據的鬼故事,等一下我可以跟大家來分享一下。

梅:好,這個我們容後再說。

葉:我們今天的《陰魂不散》還有些要稍微補充一點的,就是剛才講到的從一個人物逐漸延伸出一組人馬來,這組人馬在《陰魂不散》這本書裡邊已經變得非常完整了,到了下一本書,就是我們下禮拜要討論的《許願》,他們也會出來,所以今天我們要做一個簡單的整理。剛剛說,白老大他不管什麼時候都是老大,所以在這組人馬裡,白老大就是現成的老大,既然有老大的話,當然有老二、老三、老四、老五,沒錯!我在這本書裡邊,從頭看到尾,把這四個人找出來了。我就說,一定要一邊看一邊做筆記,才能夠整理出比較有系統的東西來,這是很無聊的工作,但總是要做一次。

梅:可以透露一下嗎?

葉:我們倒過來講會比較有意思,所以先從這個老五來講,老五名字很好玩,竟然叫做「花旦」,他就姓花,真的有人姓花,叫「花旦」。他跟韓國的一個幫派有點關係,而且是一個很高明的扒手,這個人在之前多多少少出現過,他被寫得神秘兮兮的,外型有些時候很胖,有些時候很瘦,故意讓你捉摸不定。花旦,花老五,大家如果看完「陰間系列」,對他一定會有點印象。第四個人叫做「黃老四」,他其實以前也出現過,我剛剛說過,這本書跟《圈套》也有點關係,因為在《圈套》的後面有一個伏筆,什麼伏筆呢?就是說,有一個小妹妹,叫做陳安安,一個很可愛的小妹妹,死掉之後被借屍還魂,被一個不知名的老鬼鑽到她的身體裡借屍還魂了,那個時候倪匡的伏筆就是,根本不知道是怎麼樣的鬼魂鑽到小妹妹的身體裡面去,在這本書裡邊,我們才終於知道,竟然就是被這票人中的老四──黃老四──借用。他本來是一個兇巴巴的人物,竟然變成了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這是一種非常黑色幽默的安排。老三,跟我們剛才提到的「催命環」有關係,她就是「催命環」的主人,她是一個老婆婆,也就是剛才提到的在飯館裡邊跟白老大碰面的老婆婆,她所用的武器就是這個「催命環」,根據武俠小說慣例,她的外號要跟「催命」有點關係,她又排行老三,所以,自然而然,就叫做「催命三娘」,既然她的外號叫做「催命三娘」,倪匡就索性讓她姓崔,所以她的全名就叫做「催命三娘崔三娘」,這完全是在玩武俠小說的命名。老二姓什麼呢?很好玩,老二竟然姓陰,叫做「陰老二」,因為既然是「陰間系列」,陰字常常會出現,後來我們才終於知道這個陰老二是誰,前面也出現過,他就是上次我們提到的《陰差陽錯》裡邊的那一位陰差,也就是李宣宣的前一任陰差。這些人物在前面多多少少都已經出現過了,在這邊,倪匡再做一個總整理,讓我們知道原來前面出現的人物,還有這樣結義兄弟姐妹的關聯。這其實也是武俠小說的一個寫作技巧,如果一開始就告訴別人說有這樣子的一個結義幫派,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這樣子的話就很沒意思了,一定要讓他們個別出場,最後才聚集一堂,那才好玩。

梅:聚集一堂的時候,才恍然大悟。

葉:可以這樣說。

梅:好,我們是休息一下,還是就接著講?

葉:我們休息一下好了,因為下面講的,是不太一樣的東西。

梅:完全不一樣的東西了。好。

(音樂)

梅:這個「陰間系列」,說著說著,你看都已經進入第四本了喔!它一共有幾本書?

葉:「陰間系列」正式的書,總共是五本,其他還有幾本跟它有點關係,只是連倪匡自己都在書裡面說,「陰間系列」總共有五本,所以我們就鎖定這五本叫「陰間系列」,其他跟「陰間系列」有關係的,我會再作補充。

梅:是,不過倪匡還有寫過其他的鬼故事吧?

葉:當然,其實倪匡蠻喜歡寫鬼故事的,因為鬼故事基本上也是一種幻想小說。倪匡特別強調,鬼故事最重要的原則就是,故事裡邊一定要有鬼,就好像我們寫科幻小說,比如說寫機器人的科幻小說,裡面多多少少一定要有一個機器人,寫外星人的話,也一定要有外星人才行。如果單純寫鬼故事,有一個好處,就是你不必硬把科幻結構加在這上面,所以能夠發揮的空間就更廣闊了。倪匡真的寫過很多鬼故事,有一些在台灣甚至找不到。我們今天把倪匡寫的鬼故事,在台灣能夠找得到的,做一個整理,都是皇冠出版社出版的,他的這個系列叫做《倪匡鬼怪小說》。這個系列總共六本,這六本書也很好玩,前面兩本嚴格說來不是鬼故事,後面四本都是標準的鬼故事,短篇鬼故事,是個合集。我們從頭開始介紹好了:第一本叫做《城市怪故事》,倪匡特別強調是「怪故事」,「怪故事」跟「鬼故事」又不太一樣,只是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可以有鬼,也可以沒有鬼,基本上都是沒有鬼的,他把它們擺在一起,很好看也很懸疑,有一些甚至很陰森。雖然沒有鬼,仍然可以很陰森。倪匡也一再強調說,「鬼故事」絕對不等於「恐怖故事」,有鬼沒鬼都可以恐怖,有鬼沒鬼也可以都不恐怖。

梅:對。

葉:等一下我們介紹電影的時候也是一樣。《城市怪故事》真的非常精采,對倪匡有興趣的聽眾朋友一定要看一看。它是很短的短篇,很可惜的就是,《城市怪故事》其實是根據香港的兩本書,把它合在一起的,所以有點遺漏,這是蠻可惜的一件事。大家如果實在很想找的話,可以上網去找找看,到底遺漏了哪一些。

梅:可以找得到喔。

葉:這個系列的第二本叫做《倪匡說鬼》。咦?這不就是現成的鬼故事嗎?可是我又說前面兩本書嚴格說來都不是鬼故事,為什麼呢?《倪匡說鬼》這本書,之前我們也多多少少介紹過,它根本不是倪匡所寫的鬼故事,而是倪匡翻譯的一系列的故事,怎麼翻譯呢?不是從英文翻成中文,或者是其他文字翻成中文,而是從文言文翻成白話文,這也是一種翻譯,他是從《聊齋》裡邊,找了一些自己最有興趣的,然後把它不但是翻譯,還改寫、加以擴充,寫成了這本用現代文字描述的古代《聊齋》。倪匡總覺得現代人看文言文太吃力了,另外一方面倪匡也覺得《聊齋》的故事實在太精簡了,能夠發揮的地方太多了,所以倪匡就把幾十個字,發揮成幾百幾千個字。大家可以看一看倪匡借題發揮的功力。倪匡特別強調說,絕對不是把它逐字翻成白話文而已,事實上是引申很多出來。我之前也曾經對照過原本的聊齋跟他的這個擴充版,真的很有意思。下面四本就真的是鬼故事了,先講一下書名:第三本叫做《廁所裡有鬼》,呵呵!第四本叫做《恐怖小說作者》,第五本叫做《自來鬼》就是「自己來的鬼」,第六本叫做《捉鬼派對》。這四本書裡邊只有《恐怖小說作者》的書名裡邊沒有鬼,其他都有。我從頭到尾看完之後發現,這些鬼故事嚴格說來,恐怖的並不多,陰森的有啦,但是也不多,都是一些很精采的,到最後讓人家拍案叫絕說:「喔!原來是這麼回事!」。其實倪匡是一邊寫這些短篇鬼故事,一邊在磨練他的小說技巧。

梅:我突發奇想喔!倪匡是在借此磨練他的小說寫作技巧,我想對於像我這種膽子小、怕聽鬼故事的人,倒不如就面對它,看多了倪匡的鬼故事小說之後,反而就不怕了。

葉:可以這樣說,因為倪匡在寫作的過程中,還是在強調他的鬼魂理論。他在前面兩本書,幾乎每一個故事前面都會談一談他自己心目中的鬼魂到底是怎麼樣子的,在寫作過程中,有時候也會談一些他自己所體悟的人生哲理,很有意思。大家如果沒有時間看這四本書的話,我想做一個最精簡的介紹,就是我在每一本書裡邊,挑一個我自己認為這本書裡邊最精采的,大家可以挑來看一看。我們根據編號是三、四、五、六,第三本書《廁所裡有鬼》我推薦的是「鬼停車場」這個故事,大家可以看完之後跟電影的「神鬼第六感」來比一比。

梅:咦?

葉:這個故事好玩的地方就在於,一開始的時候人鬼不分,「神鬼第六感」就是說一開始的時候,你根本不曉得到底這群人是人還是鬼,都以為他們是一群人,到最後才發現原來他們才是鬼。倪匡說這個技巧,最近的電影,不管是日本電影或者是好萊塢電影也常常會用,但是他自己早就寫過了。然後《恐怖小說作者》,我要介紹的是一篇叫做「先生別打尖」,「打尖」就是「插隊」的意思,結局也是讓人拍案叫絕。然後《自來鬼》,這本書裡邊我要介紹的是「凶相」,就是臉上看起來就是會有「大凶之相」的「凶相」,根據倪匡的說法,這個故事是他自己的親身經歷,因為這個故事講的就是一個作家親身經歷、大難不死的故事,他的結尾是說這個作家當然沒有死,否則誰來說這個故事呢?然後《捉鬼派對》,我要介紹的是「不祥之兆」,是個小故事。大家如果拿到這四本書,先看這四個故事的話,就可以知道倪匡的寫作功力如何了。

梅:噯呀!這是你的選項喔!正好可以建議大家這樣看,葉老師對於這個部份真是博覽群書喔!而且還有很多輔助的東西可以幫助大家了解,包括電影,對不對?我們待會告訴大家,馬上大家就可以用另外一個方式來接觸鬼故事。

葉:對。還要再補充另外兩本書,是用科學的角度來研究「鬼魂」,或者說是「轉世現象」,的兩本書,跟小說沒有關係:最新的一本很好玩,書名就叫《活見鬼》,時報出版的,可是它裡面是用最嚴謹的科學角度來討論「鬼魂現象」,作者是用採訪的方式搜集了非常多的資料,一本相當嚴謹的著作;另外一本是跟「轉世」有關係的,在我看來是最嚴謹的一本著作,之前我們也介紹過,之前在《生死鎖》這本書裡邊,我就列出來很多談「轉世」的書籍,我說過它們的嚴謹度不一,其中最嚴謹,或者說最謹守科學分際,的一本書,是王溢嘉醫師所寫的,叫做《前世今生的謎與惑》。

梅:欸!你好像有講過這個書名。

葉:對,之前有講過。《前世今生的謎與惑》這本書,我說過,是用最嚴謹的科學角度來討論「轉世現象」,它的結論是說,基本上目前還看不出來科學上面有任何紮實的證據。大家如果看倪匡所寫的《圈套》,裡邊有一個小女生死了之後,竟然被其他的靈魂鑽進來,對照一下《前世今生的謎與惑》,會感覺非常有意思。

梅:好,我們休息一下!

葉:好。

(音樂)

梅:把握最後的十分鐘時間,葉李華。

葉:好,最後的時間我們來談一下幾部電影,這幾部電影也是我心目中所講到的多多少少有一些科學根據,或者說是跟科幻不謀而合,那種主題的鬼故事電影。比如說,今天晚上大家如果早點睡的話,明天可以早點起來,明天早上六點三十五分就有一部這樣子的電影,是衛視西片台。

梅:一大早欸!衛視西片台。

葉:很早吧!四月六號早上六點三十五分到八點四十分就有一部這樣子的電影,片名叫什麼呢?叫做「嬰魂」,可是不是今天的「陰魂」,是「嬰魂」,「嬰兒的鬼魂」。如果我是台灣的片商,我就會把這個電影翻譯成「嬰魂不散」,多好!呵呵……但他只用了「嬰魂」兩個字。我們常常在報章雜誌上面聽說什麼「嬰靈供養」之類的,這個「嬰魂」跟這個「嬰靈供養」有沒有關係呢?答案是毫無關係。

梅:你看過這個電影?

葉:我看過。保證是一部科幻片,所有的這一些…如果有聽眾想看的話,抱歉,我還是要稍微透露一下,你在前面所看的那一些靈異的現象,到最後通通都有完整的科學解釋,這是一部最嚴謹的科幻片。

梅:有科學根據的。

葉:百分之百有科學根據的靈異電影。不過我要特別強調一下,好萊塢鬼故事有好幾種不同的風格:一種是真的恐怖;另外一種是驚悚,驚悚跟恐怖不一樣,驚悚其實是緊張的意思;還有一種等而下之的,是噁心。這種噁心的科幻片我是絕對不看,更不會推薦的。「嬰魂」這部電影真的是氣氛蠻好的。

梅:應該算是驚悚的吧?

葉:呃,它是介於驚悚跟恐怖之間的,我從頭到尾看的過程中,只被它有一幕驚悚的,嚇到一下。

梅:連你都會嚇到一下!

葉:是因為驚悚,而不是因為恐怖。突然之間衝出來一個人,砰一下,把車給敲了一下。

梅:不要、不要、不要講!

葉:呵呵……是人不是鬼,它是故意開觀眾玩笑。

梅:它故意要嚇觀眾的。

葉:對。現在其實恐怖片大概都嚇不倒我了,反而是驚悚片,出其不意轟一下子,難免的。

梅:是。有些,我看,你看多了也就知道大概它要耍什麼把戲了,就等著它出現。

葉:真的是這樣子。我最近改看日本片了,因為風格又不太一樣,我們有機會再來介紹。

梅:ok,其實什麼都在自己的預料之中,也就少了一些欣賞的趣味了,有的時候還心甘情願。

葉:對,所以我還看很多的小說跟電影,把一些老套的都記下來,寫作的時候盡量避免。

梅:唷,人家都用了這麼多了,你還要再想新點子,你對自己期許挺高的,就像你們做學者的,那麼多的論文,你們還要寫得跟人家不一樣,自己要有獨見。

葉:這一點我們下禮拜好好談一談。下禮拜我真的想藉題發揮一下,梅姊給我一個很好的點子,我一定要好好來談談這個問題。

梅:真的啊?裡面真的可以另闢蹊徑喔?

葉:我有套自己的理論,我們下禮拜再談。時間不夠了,趕快再報告一下另一部電影。

梅:好。

葉:也是很精采,叫做「鬼訊號」,應該算是承認靈魂的存在,但是卻是用科學的方式,用電子儀器跟鬼魂溝通,跟倪匡當初寫的《木炭》非常像,基本上也可以算是一個科幻的鬼魂片,因為他用科技的手法來跟鬼魂溝通,同樣類似的風格,在國語電影裡面也有,非常難得有一部,也是最近的電影,很有名,叫做《詭絲》。我們今天談的鬼太多了,大家千萬不要以為「詭絲」的「詭」就是那個「鬼」。

梅:哪個鬼?

葉:《詭絲》的「詭」是「詭異」的「詭」、「詭計」的「詭」,「絲」就是那個「絲線」的「絲」。《詭絲》的導演是誰呢?大家應該有印象,他叫做蘇照彬,是一位新銳導演,他導過跟編過好幾部很精采的故事,或者說是電影劇本,比如說「雙瞳」。「雙瞳」就是他原著的劇本,也是一個驚悚恐怖片。另外還有一個也算是恐怖片,當初應該也拿過金馬獎的,黎明所演的,叫做「三更之回家」,這也是蘇照彬的原創劇本。但是在《詭絲》裡邊,科幻的感覺就特別強烈,它基本上是一個用科幻包裝的鬼故事,或者倒過來說,用鬼故事包裝的科幻片。大家看一看《詭絲》,就可以曉得科幻跟鬼魂是怎麼樣結合的。

梅:是。老師,我們今天講了半天,你知道今天什麼日子嗎?四月五號!

葉:我知道,我知道!對對對,這也是很巧的。

梅:已經到了晚上的時候……

葉:我比較建議大家早點睡覺,以便明天六點半就可以起來看「嬰魂」這個故事。

梅:我說這個電視台也好玩,像這樣子的電影他竟然放在早晨,沒有放在深更半夜。

葉:喔,不是,它通常是一部電影會連續播好幾次,我剛查了一下節目表,最近一次播就是明天早上了。

梅:喔!早上看可能要比夜裡看心情稍微平靜一點喔!

葉:對,太陽出來了。

梅:我們節目所剩的時間是有限的嘍!您還有什麼要推薦給大家的嗎?

葉:還要講一件事情就是,常常在網路上面會流傳很多所謂的鬼照片,我可以說,絕大多數都是假的,因為我最近搜集了很多的資料,要拍出鬼照片,不管是意外之中突然拍出來的,或者是刻意做出來效果,都非常非常簡單。

梅:其實是容易的。就是你照一個照片,咦?這個人的後面怎麼多出一個人影來之類的。

葉:這是暗房的技巧。有些是在拍的時候,有光點在那邊飄來飄去,不管是vedio或者是照片都很容易出現,比如說你在拍照的時候,找一個人在旁邊製造一些灰塵,不管用任何方式製造一些灰塵,一小顆很小的灰塵就能夠反映出很大的一顆光球光點出來,或者有一個飛蛾飛過去啦,或者有一些人照的時候,照相機的帶子不小心跑到鏡頭前面晃了一下。所以我建議大家看到那些鬼照片,或者是在e-mail裡面收到那些鬼照片,一笑置之就可以了。

梅:千萬不要疑神疑鬼。我們再預告一下,我們下一回的題目是……?

葉:下一回的,我們剛提到過,就叫做《許願》。雖然也是「陰間系列」的故事,但是這次的書名卻是毫無陰氣可言。

梅:好,你看了這麼多,通常看完了之後,是會被說服相信有這麼回事,還是恍然大悟,從科學的角度去思考它根本就是……?

葉:我比較接近後者,但是我在寫小說的時候,和我在寫科學文章會不太一樣。我在寫小說的時候會稍微融合一點這些靈異現象,否則小說就不好看了,但是在上課演講或寫正式文章的時候,我採取的立場是比較科學的。

梅:你自己本身,如果說你被那個小說吸引,小說的過程很有說服力,最後你真的會想:唷!真有可能有這種事嗎?

葉:還是比較不太容易。

梅:好,那就不知道大家會用什麼角度去看它了。有時候看個過程,你只是跟著故事情節走的話,覺得好像洗了一次三溫暖,也蠻不錯的喔!如果理性地去思考,就會想這可以寫成如此這般。不過,不管是驚悚也好或者是恐怖也好,它畢竟都是要有兩把刷子的。

葉:我自己是無可救藥的理性主義者。

梅:所以你從來沒有被一個驚悚的,或者是恐怖的,小說或者電影徹底打敗?

葉:目前為止還沒有。

梅:小的時候呢?

葉:小的時候,膽子也很大。我唯一不敢看的一部就是「大法師」,不過前幾天也看完了,所以也不過那樣子而已。

梅:「大法師」是我小的時候記憶欸!

葉:三十多年前的電影,那個時候我爸爸媽媽說,很恐怖,你千萬不要去看,這個印象一直留在我腦海堶情A留了三十年,但是最近在蒐集資料,我想這麼經典的電影一定要看一遍。

梅:看完了之後?

葉:看完之後,也不過那樣子嘛!

梅:不過爾爾,現在你的心情都不一樣了。

葉:基本上,血腥的程度比較多。

梅:那就是,你不是那麼喜歡的嘍?

葉:我不算很喜歡「大法師」,因為它實在是太噁心了,它用的化妝技巧讓人家感覺噁心,製造恐怖效果,其實不是我心中好的恐怖片,真的恐怖片要靠氣氛來營造,這點日本片有幾部比較能夠做得出來。

梅:有點像嘻笑片那樣,搔癢式地讓你笑,那也沒什麼意思了。

葉:對對對。

梅:好,今天就進行到這裡了,非常謝謝交通大學科幻中心主任葉李華、葉教授。

葉:謝謝梅姊,謝謝大家。

梅:「好的『梅』話說」,我是梅少文,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