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聲電台「好的梅話說」節目──衛斯理書齋單元
播出時間:2007年3月1日(四)晚上10:00∼11:00
主持人:梅少文
主講人:葉李華教授
文字記錄:魏嘉華

梅:我是梅少文,在這美好的時刻,跟我們一起分享美好經驗的,是交通大學科幻中心主任葉李華、葉教授。葉老師您好。

葉:梅姊好,各位聽眾大家晚安。

梅:每個星期四的此刻,我們用空中連線的方式,感覺上是登堂入室,進入了葉李華您的書齋。

葉:也進入了衛斯理的書齋。

梅:是的。虛擬的書齋跟實際的書齋在空中同時呈現,實在是一種非常迷離的享受。我們在過年期間,沒有因為過年的關係把這個系列中斷,這要感謝葉李華一以貫之信念的堅持。那天晚上,我自己也在家裡認真地聽了我們的節目,而且也比對了一下其他電台同時段的節目。我在想,是什麼樣的聽眾會在這個時候守著收音機旁邊聽這樣的單元。這當然包括了我們的老聽眾,缺一集不可,必須要連續聽,如果是新聽眾,我相信他們在比較之後,也會覺得這個單元是一個很好的休閒節目。

葉:應該是這樣子,我們總是講得比較輕鬆一點。

梅:對,盡量輕鬆一點,但是輕鬆裡又覺得能有所得。倪匡的作品永遠都那麼地吸引人,你可以像葉李華一樣研究它,也可以像一般讀者們一樣,把它當成一個很好的、有營養的休閒娛樂。好,我們趕快把時間交給葉李華。

葉:好的。我之前介紹過,整個「苗疆系列」至少有六本書。我們上星期是根據倪匡寫書的順序,暫時中斷「苗疆系列」,講「圈套」,今天我們繼續講「苗疆系列」。之前我們已經講過了《拚命探險》跟《繼續探險》,今天緊接著《繼續探險》,講「苗疆系列」的下一本書《烈火女》,再接下來還有兩本書,《大秘密》跟《禍根》。我之前也提過,在倪匡的系列小說裡,很少有一個故事能夠一直延伸到六本書那麼多的。倪匡自己也覺得不可思議,他說他很少遇到在寫作過程中,發現有些故事怎麼寫也寫不完。

梅:是。

葉:上上個星期我們介紹「苗疆系列」的《探險》跟《繼續探險》。這兩本書其實是一本書的上下兩集,雖然內容很豐富,但是當時我們還是決定用一個星期的時間把它講完,今天在講《烈火女》之前,或許我們可以再做一些補充,因為《探險》和《繼續探險》這兩本書內容實在是太豐富了。豐富到什麼程度呢?豐富到了倪匡自己都有一點忘記哪一個情節發生在哪一本書裡的程度。我來講一個小故事,這個小故事我去年已經在皇冠雜誌上面發表過,很長的一篇文章,叫做「倪匡與我」,皇冠登過一個月之後,我就把它上網了。所以現在,大家如果上我的個人網站,很容易找到這一篇文章。或許我們還有一些新朋友加入,所以今天先藉這個機會稍微再介紹一下我的個人網站。

梅:實在有這個必要。

葉:很簡單,只要在Google裡面打我的名字,大概第一筆就是我的個人網站──葉李華。這三個字也很簡單,三個字都是姓,很好記。在我的個人網站首頁,我特別放在一個最清楚、最顯眼的地方,就是「倪匡和衛斯理」的專輯。裡面分三個單元,其中第一個單元就是「倪匡與我」單元,裡面有很多文章都是倪匡與我的點點滴滴,大家只要找下去,比較底下的文章,編號2006年的那幾篇文章裡面,其中有一篇就是〈倪匡與我〉。這篇裡面有十八個段落,這十八個段落就是大概二十年來我跟倪匡交往的一些小小趣聞、軼事,我把它整理出來,大家讀起來都感覺還蠻溫馨的。裡邊有一段,就提到倪匡七十大壽時,那個時候倪匡還沒有從美國回到香港,所以我是打電話到美國,但是因為美國跟台灣有時差,所以我特別等到台灣時間大概半夜一點多鐘、美國那邊剛好是上午的時候,打電話給他拜壽。因為七十大壽是很難得的,所以我想我一定要拜壽。我算準時間去電,倪匡接到電話之後,跟我聊了半天,聊著聊著,不知道為什麼,他忽然冒出一句話來。後來我才知道為什麼,因為倪匡常常複習他自己的小說,不管看多少遍,他還是看得津津有味。他當時,忽然之間,就冒出一句話來說:「這個白老大 (也就是衛斯理的岳父,白素的爸爸白老大) 在四川碰到了一個女俠,叫做鐵頭娘子。」然後倪匡說:「那個橋段是在哪一本書裡邊?」

梅:馬上問你了。

葉:因為我那個時候正準備開始寫《衛斯理回憶錄》,所以把倪匡的衛斯理系列一百四十幾個故事,從頭到尾溫習了一遍,正在記憶猶新的時候。他一問,我幾乎是完全沒有思考地就回答了,但是,我的回答其實有一點點滑頭,呵呵……

梅:怎麼說?

葉:我說……我照著我自己的文章來唸好了。

梅:好。

葉:我說:「不是《探險》就是《繼續探險》,後者的可能性大些。」最主要是因為《探險》跟《繼續探險》是一個連續的故事,所以我沒辦法記得很清楚到底這個段落是在上集還是下集,可是印象中好像是在比較後面,所以我跟他說:「不是《探險》就是《繼續探險》。後者,也就是《繼續探險》,可能性比較大。」掛上電話之後,我還是有點不安心,趕快查查看我說的對不對,呵呵……

梅:結果呢?

葉:當然對啊!呵……才安心睡覺。

梅:我看這也是你很得意的事。有意思。

葉:類似情形發生過很多次。比如說,幾個月以前,我去香港找倪匡,那時倪匡已經搬到香港了,我第一次去香港找他,倪匡說他最近在複習他自己的衛斯理系列,問我說:「欸,我有一本書寫了很多很多木造的建築物,在哪一本書裡邊?」我就立刻告訴他,是《還陽》這本書。我們還沒有講到這本書。

梅:哎呀!你太厲害了!

葉:這是一個小故事,最主要是要突顯《探險》和《繼續探險》這兩本書的內容是多麼豐富。

梅:嗯,我看啊,葉李華,能夠比得過你的,大概很難啊!

葉:還是有的,因為後來我發現倪匡迷中真的是臥虎藏龍。去年五月《衛斯理回憶錄》第一集出版之後,陸陸續續有不少讀者寫信給我,從衛斯理系列裡找到很多有趣的線索,問題,跟矛盾,都令我大開眼界。

梅:喔?

葉:我總覺得,寫書,尤其是寫一系列的書,是互動的過程,所以我不斷鼓勵所有的朋友,不管是聽眾朋友、讀者朋友、或者是我的老朋友,如果看到倪匡的小說裡邊,或者是我的《衛斯理回憶錄》裡邊,有任何的問題,都能盡快反應給我。我在下一本,或下下一本,會盡可能給大家一個滿意的答案。

梅:是的。好,我們就先聽一首歌曲,之後就進入我們的主題嘍!

葉:好。

(音樂)

梅:我們今天要回頭來談「苗疆系列」另外一個著作。

葉:對,叫做《烈火女》。其實《烈火女》這個故事,在《探險》跟《繼續探險》裡邊已經提到了,它可說是從這兩本書衍生出來的。就像倪匡在前面幾本書序言裡面提到過的,他發現「苗疆系列」好像可以無窮無盡地寫下去,隨便一個橋段,都可以衍生出另外一個故事。最主要就是因為苗疆是一個非常神秘的地方,我們即使是常常看武俠小說,或者是一些民初的鄉土小說,談到苗疆的也並不多。倪匡他自己其實也沒有去過苗疆,可是他就有辦法,能夠蒐集到很多資料,然後寫得栩栩如生,唬得大家一愣一愣的。我分析了一下「苗疆系列」裡到底有哪一些吸引人的小說特色。在我看來,它包括了一些民初的武俠特色,它不像金庸寫的清朝以前那一類武俠,而是有司馬中原或是朱羽寫的民初武俠那一類小說的味道。裡邊有一些幫會人物,有黑道的、白道的,甚至是紅道的人物混雜其間。「苗疆系列」更特殊的地方就是,它除了有類似這樣子的鄉野傳奇之外,它的地理環境更是一個大家陌生的環境,在雲貴高原那邊,感覺起來更有異域的風味。可是,我總是講,不管是寫科幻小說或者是其他的小說,如果太過陌生,讀者就會有疏離感。

梅:對。

葉:一定要既熟悉又陌生。所以,在「苗疆系列」裡邊不能夠通通都是苗人、都是少數民族,一定要有一些大家熟悉的人物。倪匡在敘述「苗疆系列」的時候,一定要有讓大家熟悉的人物,去了苗疆,發生了一些傳奇故事。這個熟悉的人物就是我剛才提到的白老大。

梅:嗯。

葉:倪匡在這一百多本衛斯理故事裡,不斷描寫白老大是一個多麼傳奇的人物。白老大在衛斯理系列一開始,第二本書《地底奇人》裡邊,就已經出現了。倪匡說他是中國幫會史上一個奇人,但是他卻又不是一個老派的江湖人物,他早年曾經赴洋留學,而且獲得了好幾個博士學位。這一點我還跟倪匡抬槓過,我說:「好幾個博士學位太難了吧?是不是榮譽博士?」倪匡說:「不對不對,是貨真價實的博士。」

梅:都紮紮實實的。

葉:倪匡叫我一定要好好更正一下,他說白老大拿的每一個博士學位絕對都不是榮譽博士而已。白老大留洋回來之後,就很有心,要改革全中國的幫會,希望能夠把這一些一盤散沙的各幫會串聯、組織起來,做一番大事。當然啦!因為倪匡是小說家,他並沒有很仔細地寫這個大事到底是什麼大事。我們可以想想看,大概是一種革命大業吧。後來功敗垂成,心灰意冷,變成比較淡薄,就退隱江湖了。

梅:嗯。

葉:「苗疆系列」是一系列的故事,探尋白老大一些早年生活之謎。倪匡寫的時代背景,差不多是衛斯理剛剛出生的時候,那個時候衛斯理絕對不認識白老大。事後經過轉述,慢慢地抽絲剝繭,帶出白老大年輕的時候、三十歲左右,深入苗疆的一段故事。我們知道,這個苗疆,基本上就是雲貴高原,交通很不方便。白老大走的路線,透過倪匡的「苗疆系列」,我們幾乎可以畫得出來。很有意思的。他是先去了四川,然後才進入苗疆。說到四川,倪匡又非常熟悉。我真不曉得他是怎麼蒐集到這些資料。四川有個幫會,叫做「哥老會」,有一段源遠流長的歷史。「哥老會」裡邊的一些兄弟,互相稱為「袍哥」。袍是哪個袍呢?就是穿著長袍的袍。為什麼叫袍哥呢?據說跟割袍斷義有那麼一點點關係。不過因為幫會裡邊有很多不同的傳說,我們姑妄聽之就可以了。倪匡這方面也很精采:一方面他很熟悉四川幫會的源流;另外一方面,倪匡在寫這一段的時候,他自己跟我說,他惡補了一些四川話。他自己不會講,但是他去查了一些書,他就很得意地說,他唬得讀者一愣一愣的,以為不只是衛斯理,連倪匡自己都會說四川話。我們之前也講過,在前面兩本書,《錯手》跟《真相》裡,他夾雜了很多的上海話。不過,上海話是倪匡的母語。

梅:那還比較情有可原,可以理解。

葉:對,那還比較簡單。但是,四川話真的是他惡補來的。「苗疆系列」中《探險》和《繼續探險》這兩本書,裡邊講到很多白老大在四川的故事。我剛才提到的,白老大在四川碰到鐵頭娘子,就是這段故事。白老大正式進入苗疆之後,就跟我們今天要講的烈火女有直接關係了。因為苗疆是一個少數民族非常多元的環境,所以倪匡必須要突顯幾個少數民族。這些少數民族,我查過,他寫的真的是有所本,絕對不是隨便掰出來。等一下我們可以慢慢分析一下。

梅:好的,我們先聽一首歌吧!

(音樂)

梅:好了,我們來分析看看,到底怎麼回事。

葉:好。在《烈火女》裡邊至少出現了兩個少數民族:一個就是倪匡所謂的苗族,但是倪匡說的苗族,只是一個泛稱,也就是在苗疆雲貴高原的一個民族,倪匡並沒有寫得非常清楚到底是哪一個苗族。不過他特別講到了,是一個非常懂得下蠱的苗族,這個名字當然是他自己發明的,叫做阿克猛族,我們可以視為是小說家之言。但是,另外一個少數民族,真的有這個民族,那就是我們俗稱的顆螫琚A顆薑H。顆薑H名字,中文很難打得出來,大家如果上網去查,一般人都會用一些同音字來取代。我查過顆薑H的正式寫法,應該是人字旁,一個水果的果字。

梅:人字旁,一個水果的果,喔!

葉:嗯。網路上面常常會用赤裸裸的裸,因為”薄迅o個字打不出來。我後來又查過,顆薑H其實是一個俗稱,他們正式的名稱應該叫做彝族。彝是哪個彝呢?因為太難寫了,所以我想,就不要形容了。我只是強調一下,其實彝族跟顆薑H應該是同一個民族。大家如果有興趣,可以在維基百科全書裡邊查一查,雲南的少數民族至少有二十個。

梅:這麼多啊?

葉:呵呵……根據倪匡的說法是,有一些族精通下蠱,有一些族完全不會下蠱。他是根據下蠱的程度,把這些少數民族做一個分類。因為倪匡自己也覺得,蠱術非常神秘、非常有趣,所以他在「苗疆系列」裡面也描述了蠻多。不過,「苗疆系列」裡,下蠱並不是主戲,倪匡在早期的著作,我們很早以前談過的《蠱惑》裡邊,就已經提到過他對蠱的科學解釋了,所以在「苗疆系列」裡邊,雖然有蠱族以及蠱術,但是它只是一個串場跟穿插,並不是主題。「苗疆系列」的真正主題,上次在《探險》跟《繼續探險》兩本書裡面,我們也談過,不過並沒有講得很完整,留待《烈火女》這邊來講,因為《烈火女》這本書裡邊,真的是把衛斯理家族好幾個人物的身世之謎,抽絲剝繭,到最後真相大白。我上次也提到過,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上網,在維基百科全書裡邊打「衛斯理」三個字,在條目之下就有一個很龐大、很複雜的人物關係脈絡圖,裡邊就講到了跟「苗疆系列」相關的幾個人物的身世,以及彼此之間的關係。我們上次講過,在《探險》跟《繼續探險》裡邊,最神秘的一個人物,是白老大的妻子,也就是白素的媽媽。當時衛斯理跟白素已經結婚幾十年了,始終不知道他的岳母是誰。更好玩的是,他們那一家子絕口不提這個人。衛斯理還曾經問過白素說,你們家好像有個隱形人。當然,越是不提,就越有故事,所以在「苗疆系列」裡邊最神秘的一個人物,就是白素的媽媽。既然她是衛斯理的岳母,所以衛斯理對她一定要有一個尊稱,衛斯理就決定把他的岳母稱為陳大小姐,因為她出嫁之前,姓陳。大家有興趣的話,我可以跟大家報告一下,她的名字叫做陳月蘭。這是倪匡寫的,不是我掰的。她還有個妹妹,叫做陳月梅,剛好是蘭、梅。

梅:喔,梅蘭。

葉:這一對姐妹的爸爸是一個四川軍閥,她們的身世都蠻坎坷的。在「苗疆系列」裡邊,把她們倆的身世講得很清楚。我剛說過,白老大去了四川,就認識了這個陳大小姐,兩個人情投意合。可是,兩個人一起去了苗疆之後,卻因為一個非常非常小的誤會,讓陳大小姐以為她的先生,白老大,出軌了。這絕對是誤會,百分之百的誤會。到底是誰引起這個誤會的呢?就是我剛剛提到的,倪匡在電話裡面問我的那個人物,一個女俠,叫做鐵頭娘子。這鐵頭娘子在四川看到白老大之後,情不自禁害了單相思,一路從四川,一直追到苗疆去。害得人家好好的夫妻,產生了誤會,最後,這個陳大小姐憤而離家出走了。如果只是她離家出走,蠻單調的,聽起來不像衛斯理的故事,倪匡一定要設計一個情節,讓她離家出走之後,另外又有一番奇遇,看起來才會既奇幻又科幻。這奇遇或許大家會覺得比較老套,不過等一下我會幫倪匡提出一些證據。到底是什麼樣的奇遇呢?就是這個陳大小姐,也就是白素的媽媽、白老大的妻子,竟然在苗疆碰到了中國傳統所謂的神仙。倪匡說其實他們就是外星人,經過外星人的改造,她變成了一個半人半仙的人物。我剛說很多人或許會認為老套,最主要的原因是,倪匡小說裡邊出現外星人的次數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倪匡自己也知道這件事情,所以他在《烈火女》這本書裡邊,還特別提出一些證據自圓其說,至少證明這些外星人都是有所本的,而不是他自己掰的。這段就很有意思,大家如果對照一下年代的話會更有意思。《烈火女》這本書是一九九一年的四月到八月之間,在香港明報連載的。竟然在《烈火女》這本書裡邊,倪匡提到了一九九一年五月二十一日香港明報的一個報導,也就是說,他寫著寫著,寫到一半的時候,忽然看到報紙上面有這則消息,趕快把它收在他的書裡邊,當作他的一個佐證。這就是我所謂的互動式寫法:不斷有一些新的刺激或者新的線索出來,他就直接把它寫進去了。怎麼樣的報導呢?我唸一下好了,因為這幾句話蠻有意思的。

梅:好

葉:倪匡說:

「各位,別以為衛斯理故事中出現外星人的次數太多,關於《探險》、《繼續探險》和這個故事——也就是《烈火女》,以及以後的故事之中還會出現的外星人,最近又出現過。這個故事發生在若干日子之前,在我整理經過敘述時,一九九一年五月二十一日香港明報有如下報導:『四川上空發現不明飛行物體』…」

後面一大段,應該是倪匡直接從報紙上面抄下來的,我們就跳過去了。接下來,倪匡就借題發揮,根據這一段不明飛行物的報導,他做了一些衍生:

「第一、請留意,中通社是中國通信社的簡稱,總社在北京,是全國性的通信社。」

也就是說這則報導,是中通社成都發出來的。既然是中國通信社的話,應該蠻有權威性,絕對不是那種八卦新聞。第二點,他講了一些地理環境,說:

「四川敘永縣,在四川南部,鄰接雲南跟貴州兩省,正是《探險》之後一連串故事的地理背景所在,一再提及的苗疆也就在這雲貴境內。」

也就是說,從地理環境來說,也完全符合。然後:

「第三、該不明飛行物體的形狀是直徑約三十米的銀色大圓盤,請參閱《繼續探險》中對宇宙飛船形狀的形容,可知兩者是同一型的宇宙飛船。」

這個最妙了,因為倪匡在看到這則報導之前,已經寫完了《繼續探險》這本書,竟然在若干時日之後,發現明報上面這則報導跟他前面兩本書所寫的宇宙飛船,形狀不謀而合,當然要藉題發揮一下。

梅:真的很有意思啊!

葉:對。所以我說,看倪匡小說,這些蛛絲馬跡是最有意思的地方。尤其要對照著當時的情境來看,如果說全部是他事後穿鑿附會,就沒有什麼意思了。他在不斷發展的過程之中,總是有辦法把它串在一起。

梅:是,我想這就是他最厲害的地方,可以信手拈來。

葉:對,這點我是自嘆不如。我穿鑿附會的功力其實也蠻強的,但是通常我都是在事後。比如說,我整理的《衛斯理回憶錄》,是所有的故事都已經發生過了,塵埃落定了,我再想盡各種辦法把它串起來,但是,倪匡是在互動的過程中,不斷寫出來。我也在慢慢訓練我自己這方面的功力,所以我才說,非常歡迎各位朋友,看到倪匡小說堶情A或者我的回憶錄裡邊,有任何的問題,能夠盡快各訴我。

梅:有蛛絲馬跡,儘可能提出來,是的。從衛斯理書齋這一系列可以看得出來,葉李華基本上是一個學者個性,非常嚴謹,在寫作的時候,也是很嚴謹的態度,但是我想倪匡已經到了一種完全不著痕跡的境界,他非常輕鬆、收放自如。他是非常輕鬆在寫作,而你是嚴謹的。

葉:對,我可沒那麼輕鬆,所以常常被倪匡嘲笑。

梅:好,我們就讓你輕鬆一下吧!

葉:好。

(音樂)

梅:奉命這個音樂不能放得太長,以便聽眾朋友情緒跟內文能夠接續下去。好,現在我們就繼續吧!

葉:好的。接下來我想一定要講一講什麼叫做「烈火女」。其實,烈火女在《繼續探險》裡面已經出現過了,在這本書裡面,是讓這個烈火女真相大白。我剛剛提到過,倪匡在這苗疆系列裡邊,提到了一個真實存在的少數民族,就是顆薑H,也就是彝族。倪匡的設定,全部都是倪匡自己構想的,我跟他確認過,這個絕對不是傳說。倪匡假設,在顆薑H裡邊有一個三年一度的烈火女轉換儀式。根據倪匡的說法,是既神祕又殘酷。怎麼樣神秘殘酷呢?就是顆薑H每隔三年要選一個烈火女,一個感覺起來好像是一般宗教,或者民間信仰裡面的聖女人物,一個溝通天地人鬼之間的從女。她必須是在十五歲的時候當選,三年以後就要卸任。通常卸任就是卸任罷了,可是烈火女的卸任卻非常的殘酷。怎麼樣殘酷呢?十八歲的時候就要被烈火燒死,所以才叫烈火女。為什麼一定要燒死?這件事情就很值得探索了,也就很有衛斯理的味道了。好在經過抽絲剝繭,真相大白之後,答案並沒有那麼殘酷,只是表面上看起來殘酷。倪匡是這樣說的,他說這些烈火女都經過了改造。她們的身軀燒成了灰是她們從地球人轉變成外星人的最後一道程序,也就是說這些烈火女,在十八歲的時候,都被所謂的神仙或者外星人接引走了。在接引過程中的最後一道程序,她們的身體要燒成灰。這也等於說,把科幻跟靈異結合在一起。倪匡當然也覺得必須要加強說服力,所以才有剛才我們前面提到的明報報導那一段,他一直強調說,那一些外星人的飛碟不斷出現在苗疆或四川的上空。

梅:嗯。

葉:就像倪匡說的,「苗疆系列」的故事,任何一個橋段抽出來,都可以大加發揮,所以《烈火女》這本書裡邊的主軸之一,就是替烈火女燒成灰的過程找到正式的答案。另外還有一些其他的重點,就是我剛才也提到過的,在《烈火女》這本書裡,把衛斯理妻子這一邊的一些血親或者姻親關係,通通都弄清楚了。弄清楚之後,連衛斯理都非常驚訝,他排來排去、算來算去,發現他跟他的忘年之交,溫寶裕,竟然也有親戚關係,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這一段說來話長,因為我們沒辦法畫圖,很難看圖連上關係,所以我們一定要講得比較清楚一點。這關係從哪邊來的呢?我剛剛已經講過了,白老大的妻子叫做陳月蘭,陳月蘭有一個妹妹叫陳月梅,她們是姐妹。白素是白老大跟陳月蘭的女兒,衛斯理又是白素的先生,如果說陳月梅,也就是那個妹妹,生了一個女兒,這個女兒如果嫁給了溫寶裕,那麼衛斯理跟溫寶裕就算是所謂的連襟關係了。其實應該算是「表的連襟」,因為不是同一代、而是隔了一代,但是,無論如何,還是有姻親關係。我們很早以前講過,溫寶裕有一個未婚妻。她的名字很特殊,叫做藍絲,她本身是一個練降頭術的美麗女子。倪匡在剛開始寫藍絲的時候,我不確定他是不是做了這種構想跟設定,但是,無論如何,在「苗疆系列」裡邊,他把藍絲的身世之謎終於解開了。這個藍絲,竟然就是我剛提到的那個陳家二小姐,陳月梅,的女兒。這樣,整個清楚的關係就連起來了。

梅:是。

葉:如果直接這樣平鋪直敘的話,又太沒有意思了,所以倪匡在這一段故事裡,又安排了這個陳二小姐一些坎坷的身世。也就是這個陳二小姐,她的第一任先生很早就過世了,她變成了一個寡婦。她不相信她的先生真的過世,設法去苗疆尋找她先生 (葉註:本段為口誤,陳二小姐去苗疆,是為了尋找她姐姐),過程中,生下了藍絲。嚴格說來,藍絲只是她的私生女而已,這一段過程,倪匡用非常抒情的筆法來寫。雖然那是幾十年前的往事了,但是,還是一定要把它追查清楚。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就是,藍絲是私生女,但是私生女有兩種可能:一種是沒有婚姻關係,但兩情相悅所誕生的;另外一種,當然就是大家通常比較不希望看到的。倪匡用怎麼樣的抒情筆法呢?我來唸一段好了,這一段寫得真是非常精采,他說:

「青年男女相處久了,容易生出情意,有可能是兩情相悅,那就美麗,一如群山之上的朝霞。但如果一方面是冰清玉潔,另外一方卻起了歹意,弱女難敵強男,那就醜惡,一如山谷底下的千年腐葉。」

這是藍絲自己講的一句話,那個時候她在探尋自己的身世之謎,雖然已經知道她的媽媽是誰了,但是不知道她的親生的父親跟母親到底是在什麼情況之下生出她來的。在《烈火女》這本書的章節回目裡邊,第十二回的題目就是「朝霞還是腐葉」,探尋最後出來的結果,到底藍絲是在什麼情況之下誕生出來的?真相大白之後,藍絲搖搖頭說:「啊!不是朝霞。」,所以我說,這是一段非常抒情的筆法,如果直接了當說的話,就太白了。

梅:就是嘛!

葉:倪匡常常說他不會寫愛情小說,我總覺得他過分謙虛了,他用的這些譬喻,其實都是非常有文學上意境的。

梅:是的。

(音樂)

梅:好,把握我們最後的一點點時間。

葉:好的。最後還要做個補充:剛才提到了藍絲,倪匡在寫藍絲的時候,就特別提到她的名字跟倪匡筆下其他幾個女主角的名字,都有一個很有趣的關連,那就是,姓氏是顏色,名字是絲織品。叫藍絲,呼應到白素,呼應到黃絹,呼應到黑紗。更好玩的是,在「苗疆系列」裡邊,衛斯理終於找到了他的女兒,他的女兒竟然叫做紅綾。紅綾到底屬不屬於這個系列的名字呢?答案見仁見智,如果你覺得屬於的話,那是因為紅是顏色,綾的話就是綾羅綢緞的那個綾。問題是,有人姓黑、有人姓白、有人姓藍、有人姓黃,好像沒有人姓紅的,所以倪匡又必須要自圓其說。這一段在前面幾本書裡邊,倪匡就已經講到,他說:

「必須說明的是,當時這些苗人叫的這個紅綾只是兩個音節,這兩個字是我和白素後來根據聲音定下來的,紅綾的意思自然不能照漢字的字面來解釋,在苗語裡邊,紅綾是半人半鬼的怪物之意。」,呵呵……

梅:這個苗人的語言也是他去推敲過的嗎?

葉:這個應該是他掰出來的。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希望他筆下的重要女主角都符合這個系列,就是某種顏色的絲織品。但是,無論如何,紅不能當作姓,而且衛斯理的女兒應該姓衛。

梅:就是嘛!

葉:呵呵……所以他就用了一個折衷之道。後來溫寶裕這一類的朋友都把她叫做衛紅綾,這也在倪匡的小說裡提到過。

梅:是是。他按照規矩,從規矩當中,可以跳出去,又可以收回來。

葉:對,這是個很有趣的創意。

梅:哎啊!在倪匡的作品裡邊,可以看到好多好多創意的原發,可以學到很多,可以歸納整理出一些。你好像開過類似的課,是不是?

葉:今年是第二年了。梅姐說的沒錯,我去年這個時候,第一次在清華大學的通識中心開,叫做「倪匡小說中的科學、幻想與創意」,因為開得還蠻成功的,所以今年開第二次。

梅:可以連續開課,還可以看到更多的創意!

葉:應該會,因為我每年研讀倪匡,都不斷感覺他的功力驚心之處。

梅:發掘新的創意,是。新的年度,你有沒有什麼新的展望可以跟大家分享的呢?

葉:目前為止,今年我最興奮的一件事情就是我們的第七屆倪匡科幻獎已經正式公佈了。過去六年以來,倪匡除了有一年身體不太舒服,找人代班之外,幾乎都擔任決審委員。他當我們五屆的決審委員都是用電話連線,不論是在香港電話連線,或者美國電話連線。但是,今年很可能會有一項創舉,我們幾乎已經敲定了。

梅:他可以自己親自來參加嗎?

葉:不是,我們工作人員要移師香港。因為香港近,機票也比較便宜,所以我們準備去香港開第七屆倪匡科幻獎的決審會議。

梅:太棒了。

葉:終於能夠大家面對面開會,倪匡也很興奮。

梅:太好了太好了。不過,不是應該可以視訊嗎?有可能嗎?這邊可以看到吧?

葉:嗯……倪匡不喜歡視訊,要嘛就打電話,否則就面對面。

梅:喔!這是他目前的設限。欸,我們的時間也有限,預報一下下一回的吧!

葉:好的。我們之前已經講過了,「苗疆系列」還有兩個故事,所以下一次講的是《大秘密》,一個非常精采的故事。他真的又是從一個小小的細節裡面衍生出整整一本書來,我們留待下回分解。

梅:好的,今天就到這裡,暫時告一個段落。各位老朋友、新朋友,其實你可以經常上一上葉李華那個被好好照顧、對待的網站,上面非常豐富,即使是衛斯理書齋相關的部份就已經非常豐富,如果可能的話,你還可以遊走到他其他的類別裡,也包君滿意,對吧?

葉:以及第七屆倪匡科幻獎的徵文啟事!

梅:也有?喔!太好了太好了!謝謝葉李華。

葉:謝謝梅姊。謝謝大家。

梅:各位朋友,也感謝您的收聽,我是梅少文,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