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聲電台「文藝橋」節目──衛斯理書齋單元
播出時間:2006年11月19日(日)早上8:00∼8:30
主持人:梅少文
主講人:葉李華教授
文字記錄:吳雅芳

梅:我是梅少文,海峽兩岸愛好文藝的朋友您早,還有在電話線那頭,也是我們節目「衛斯理書齋」的主講人,交大科幻中心主任葉李華、葉教授,你早。

葉:梅姊早,各位聽眾大家早。

梅:噯!今天的聲音有一點不太……

葉:呵……沒關係。

梅:喔,好一點了。

葉:清一清就好了。

梅:是。好,我很高興地要請大家告訴大家,葉李華、葉教授對於我們這個節目的聽眾有一份特別的親切感。

葉:對。

梅:真的是這樣子,你再忙,也總是會敲出一點時間來,做電話錄音;或者偶爾你能夠到電台來,那是最好不過的了。不過你時時刻刻總是惦記著大家。

葉:當然。

梅:算著算著,也有好長一段時間了。當我們今天節目要進行之前,我聽到這則消息,我一方面覺得很慚愧,一方面又覺得很感謝,還是請葉李華你自己跟聽眾說吧。

葉:好的,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算數好了,我們一再提過,倪匡的衛斯理系列總共有一百四十五本書,一百四十五如果除以二的話,剛好是七十二點五,我們今天這一集,根據我自己的紀錄是第七十三集,也就是說,我們「衛斯理書齊」今天剛剛好到了中線。如果用爬山來比喻,那就是我們已經爬到了最高峰。接下來就會更輕鬆了,因為就開始往下面走,更省力了。

梅:是。

葉:所以今天一定要慶祝一下。我就在想,該怎麼樣慶祝呢?另外一方面就是梅姊上次也提到了,我今年也做了很多的翻譯工作。

梅:是。

葉:雖然好多本書都是舊的譯作重新修改,不過修改得也非常辛苦,因為那是十年前的舊作,我總不能夠讓自己十年之間都沒有長進,所以,真的花了滿大的工夫修訂,陸陸續續都出版了。我稍微算了一下,連我自己都有點驚訝,我今年──二○○六年一整年,竟然平均一個月出一本書,呵……

梅:好恐怖喔,真的不可思議。

葉:不管是寫的,翻譯的,新的,或者舊作重譯。

梅:是。

葉:所以,我想了一個辦法,跟我們親愛的聽眾朋友共同慶祝一下。是這樣子的,既然說要跟我們親愛的聽眾朋友來慶祝,這個辦法我就完全不上網,全部都是用我們「衛斯理書齊」廣播的形式來宣布。我只宣布兩週,也就是今天,十一月十九日,以及下個星期。我們的活動,到十一月底為止。非常簡單的活動,請親愛的聽眾朋友上網到我的個人網站首頁去,找我的電子信箱,非常容易找得到,然後請寫一封信給我,這封信盡量不要用寫信的方式,稍微寫得有點像一篇文章。文章是什麼呢?就是聽我們「衛斯理書齊」的一些感想,以及批評指教,字數不拘,重要的是要寫得精彩,呵……,只要是夠精彩,我一定會把我過去一年所翻譯的這一些科幻小說,或者我所主編的這些科幻小說,挑選最精彩的送給您。所以,這篇文章或者心得感想,也請隨信附上您的通信地址。唯一要請大家體諒一件事情就是,因為這不是一個正式的徵文活動,所以……

梅:是。

葉:我們不會請很多的評審。

梅:是。

葉:說不定就只有我一個人來評了。

梅:嗯。

葉:但是,為了以昭公信起見,等到十二月初的時候,我會在網站上面公布,這一次到底有多少親愛的聽眾朋友寫信過來。我會把大家的或許是名字,或者是筆名,稍微公布一下,以昭公信,尤其是得獎的人。我當然會特別註明,每一個人得了什麼獎,因為我會根據精彩的程度作一個評比,或許送的書就有點不一樣。我說過我今年出了不少書,所以這一次送個十幾、二十本是絕對沒有問題的。另外一方面就是,凡是得獎的這一些聽眾朋友,請默許我把您的這一篇感想文章,貼在網站上面跟大家分享。過去書齋我們做了一年多了,但是寫信給我的人還不太多,或許是大家總覺得我們是在空中相會,在空中溝通,跟網路好像又隔了一層,我希望藉著這個活動,把我們的廣播跟網路都結合在一起。

梅:其實葉李華啊,你知道嗎?這個對於我們的老聽眾來說,可能是又興奮、又驚訝、又不知所措,你無法想像,因為有很多人不見得那麼習慣於上網,聽廣播就是聽廣播。

葉:嗯。

梅:對,通常也是沉默的大眾,所以聽我們節目,也不習慣用這樣的方式來回應自己想法。如果你現在在我們的線上直接用call out,請你聽了以後馬上打個電話,也許是比較容易的方法。如果寫信,是第二個方法,這比較傳統。但是上網,又把他的文章、把他的感想寫下來寄給你,這又是一個難度。

葉:沒關係,我們先試試看。

梅:對。

葉:反正我的書還很多。

梅:是,這就是……

葉:如果這次送不完,我們十二月份再辦另外一個活動,或許就用傳統書信的方式。

梅:是。

葉:我們先試試看。

梅:對。

葉:而且我覺得,其實年紀比較大的聽眾朋友,現在上網的、寫email的也越來越多了。

梅:嗯。

葉:即使自己不動筆,用口述的方式也不錯啊,呵……。我說口述的方式是請家人來代勞也不錯。

梅:是,要有……

葉:就是說,大概一家人裡,總會有一、兩個人上網吧。

梅:好,希望有這樣機會或者這個資源的朋友們,努力用這樣的資源……

葉:一定有啦,我講一個我自己的親身經歷,像我媽媽她也不上網,但是,偶爾也會打個電話說,幫我上網去查個什麼資料吧,呵……

梅:因為他的兒子叫葉李華呀,呵……

葉:不是不是,我說現在全台灣幾乎每一家至少都會有一、兩個人會上網的。

梅:好,我們就姑且試試看吧。我相信所有長期收聽我們節目,或者是鎖定「文藝橋」「衛斯理書齋」這個單元的朋友們,對於葉李華這些日子以來,對我們的關心跟專業的分享,大家都是非常窩心的,即使你只是三言兩語,就努力經各種不同管道,用這個方式傳達給葉李華。至於他這麼多的書,我想如果能夠有一本是他親自郵寄到你手上,那個感覺會是非常不一樣的。

葉:嗯。

梅:好,我們聽一小段歌曲之後,就請葉李華再把傳送的方法,簡單地複述一遍,然後我們就開始進行今天的節目,好嗎?

葉:好的。

(音樂)

梅:好,現在我們就把這個天大的好消息,再請葉李華簡單地說一下。首先就是要先上網,對不對?

葉:對,根據我的個人網站……

梅:就是……

葉:就很容易找到我的電子信箱。

梅:簡單的就是說查「葉李華」三個字,對不對?

葉:對,現在每一個人都知道Google該怎麼用了。

梅:對。

葉:查到我的電子信箱後,就請寫一篇對我們節目的一些心得感想和批評指教。

梅:是。

葉:用第一人稱或是第三人稱都沒有關係。

梅:大家可以發揮自己的創意。

葉:對。

梅:沒有關係。

葉:但是……盡量不要像梅姊剛剛講的三言兩語,呵……

梅:真的嗎?你希望多一點啊?

葉:因為三言兩語很容易被人家比下去,呵……

梅:喔?

葉:比如說我自己當評審委員的時候,如果兩篇作品都同樣精彩,必須要分出高下的話,我當然只好看字數了。

梅:真的啊?萬一人家寫了篇精短的詩呢?

葉:喔,那就不一樣啦,我是說如果在這個前提,就是說兩者幾乎同樣精彩的情況之下。

梅:嗯。

葉:有些東西當然是在精不在多,可是如果只有一、兩句,那就很容易被人家比下去,呵……

梅:是。一定要註明真實姓名,對不對?

葉:其實……

梅:姓名不一定要真實?

葉:筆名也沒有關係,只要能夠讓我上網以昭公信,以及能夠讓我寄到、你能收到,不要到時候郵差只認得地址,找不到你這個人,就糟糕了。

梅:好,所以這……

葉:所以說筆名當然沒有關係。

梅:但是,一定要寫上回郵的方法。

葉:那當然。

梅:到時候這個書就知道要寄到哪裡去了。

葉:對。

梅:好,時間就是今天您聽到我們的節目,或者是下星期,有兩次的時間。

葉:我曾宣布,到十一月底為止。

梅:嗯。

葉:我們先試試看。

梅:是,可以收到的書都是今年葉李華……

葉:也不一定是今年,但是就是今年整個把它結束掉的一個系列。比如說「基地系列」是今年結束的,但是是從前年就開始了。

梅:是。

葉:「帝國系列」的話,全部都是今年的。

梅:都是你今年重新才整理翻譯的書,是不是?

葉:不是,我是說有一些是從前年開始整理,但是到今年才總算大功告成的,所以我都把它算是今年的成果。

梅:我的意思說,今年出版的嘛。

葉:今年出版的也滿多的。

梅:嗯。

葉:今年出版的有一些其他的,跟科普有關係之類的。

梅:是。

葉:但是我送的都是科幻,而且絕大多數都是翻譯的科幻小說,因為我們在這個節目裡邊講倪匡講得太多了,所以送書的話,要反其道而行,呵……

梅:是,沒錯,其實葉李華、葉教授另外一個專長就是,他在翻譯這個領域裡相當厲害,尤其是科幻這個部分。他自己也寫了很多。

葉:嗯。

梅:所以,不知道聽眾朋友你到時候會看到葉李華哪一方面的專業?很有意思喔,看了以後你就會說:哇!原來葉李華還有這麼多的面向。當然,說不定你早就已經是他的讀者或者粉絲了。好,我們就趕快進行今天的囉。

葉:對,趕快進行。今天叫《廢墟》,我們上次已經宣布過這個題目,不過賣了一個關子。什麼是廢墟呢?倪匡說:

  「過去的一切,自然都不存在了!可是又確確實實曾經存在過。所以說,每一個廢墟,都有著它自己的故事,每一個故事都不同,就好像是每一個人的生命歷程都不同一樣。

  用《廢墟》這個題目,可以寫出上千上萬個故事來,但自然,這媦g的,只是其中一個故事。」

什麼故事呢?我想真的很難猜得到,竟然這個故事有點像是我們上次講的《黃金故事》的延續。

梅:嗯。

葉:並不是說它們兩個故事有任何的關連,而是主題是延續的。什麼主題呢?就是把科幻跟武俠結合在一起。《廢墟》這本書也是一個標準的武俠小說。我就說過,倪匡一直在求新求變,所以他有些時候也會玩一點復古風,因為他早年是以寫武俠小說起家的,所以在《黃金故事》跟《廢墟》裡邊,他又用了兩種不同的手法,設法讓衛斯理的故事和武俠小說結合。

梅:是。

葉:我二十多年前第一次看的時候,就看出一個玄機來,那就是《廢墟》這本書裡,竟然有金庸小說的影子。為什麼呢?因為它裡邊的那些人物姓氏,就透露了這個玄機。有一個男生姓「李」,然後,其他幾個人分別姓「胡」、姓「苗」、姓「田」,我就立刻想到了金庸的《雪山飛狐》,《雪山飛狐》後面講到一個故事說闖王李自成。

梅:是。

葉:他手下有四大護衛,分別姓「胡」、「范」、「苗」、「田」。

梅:嗯。

葉:兩相對照之下,我終於知道倪匡講的是什麼故事了,倪匡說,這個廢墟其實是一群人在隱居,這群人倪匡暗指的是根據金庸小說延續下來這一些李自成闖王四大護衛的手下。到最後他們因為失敗了,遠避海外,過著隱居的生活。即使到了二十世紀了,他們還是過著幾百年來那一種比較封閉的、比較傳統的武俠世界生活。

梅:嗯。

葉:好玩的是,個個都是武林高手,因為他們的武功一直傳下去,沒有失傳,不像外界絕大多數人,因為船堅炮利的關係……

梅:是。

葉:所以真正習武的人就越來越少了。

梅:是。

葉:這本書裡所講的廢墟是什麼廢墟呢?是說整個的中國武俠世界跟武俠傳統,已經變成了廢墟。

梅:唉……

葉:在倪匡的感覺起來是令人不勝唏噓。

梅:不勝唏噓。

葉:所以他一定要創造一些人物,從明末清初,一路下來延續三百多年的傳統。

梅:是,所以他在這個作品裡,真的創造了一些人物喔。

葉:對,他創造的這些人物後來也一直延續下去,非常成功。之前我們提到過,倪匡寫衛斯理寫了那麼多年,讀者不斷地成長,新讀者、小讀者不斷出現,他總是要創造一些新的、年輕的人物,來吸引這一些年輕的下一輩讀者。

梅:嗯。

葉:最成功、最有名的就是我們之前提到的溫寶裕。

梅:是的。

葉:溫寶裕有一個哥兒們就在這本書裡邊出現。

梅:嗯。

葉:他的名字非常有趣,又是倪匡的文字遊戲,姓「胡」,剛說過,「胡」、「范」、「苗」、「田」。

梅:是。

葉:單名是一個說話的「說」字,呵……

梅:胡說,呵……

葉:可是,倪匡要賣弄他一些他的古文功力,因為,這個姓「胡」名「說」人的名片,竟然發現他還有個字,姓什麼、名什麼、字什麼、號什麼。

梅:是。

葉:這中國人的規矩。

梅:是。

葉:他的字,竟然叫作「習之」,就是「學而時習之」的那個「習之」,衛斯理就立刻考溫寶裕說:

  「小寶,這位胡先生的名字,應該怎麼唸?」

竟然不該唸「胡說(ㄕㄨㄛ)」,應該唸「胡說(ㄩㄝˋ)」,因為說(ㄕㄨㄛ)跟說(ㄩㄝˋ)寫法是相同的,所以竟然他的名字叫作「說(ㄩㄝˋ)」,字叫作「習之」,當然是根據《論語》「學而時習之,不亦說(ㄩㄝˋ)乎。」

梅:「學而時習之,不亦說(ㄩㄝˋ)乎。」呵……

葉:結果不是像溫寶裕講的,你姓「胡」名「說」,自然而然就字「八道」,呵……

梅:好好玩喔。

葉:對呀,倪匡說,寫作是很無聊的過程,所以一定要想辦法來自娛娛人。

梅:太幽默、太有趣了,越讀他的東西越了解為什麼葉李華你會這樣著迷,真是厲害。好,其實他的人物寫作,在這裡不止是創造了新的人物,另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物,這個時候終於現身了。

葉:對。

梅:那就是衛斯理的師父。

葉:對,應該算是衛斯理的第二任師父,因為後來我們才知道衛斯理在九歲的時候,拜了第一個師父。但是,他最主要的師父就是這位,叫作「揚州瘋丐金二」,一個瘋瘋顛顛的乞丐,所以叫作「揚州瘋丐」。更好玩的是,這個金二,在整個衛斯理一百四十五本書裡,出現的機會非常少,第一次出現在第一本書,叫作《鑽石花》,直到這個時候才重新出現。因為在寫作的過程中,倪匡忘記了,後來他修改舊作,重新出版的時候才忽然想起來。不過,那個時候倪匡稍微記錯了一點點,所以在《廢墟》這本書裡邊寫的,竟然不是揚州,而是杭州,變成了「杭州瘋丐」。不過倪匡的兒子記得比他清楚,所以他在兒子寫的衛斯理別傳,叫作《天外桃源》裡,又把它修正過來了,寫成「揚州瘋丐」。

梅:嗯。

葉:當初我在寫《衛斯理回憶錄》的時候,也曾經跟皇冠的編輯討論過,到底要寫成揚州還是杭州?我說當然要根據最原始的……

梅:原始的寫法。

葉:最原始的版本為準。而且,衛斯理本人就住在揚州附近,所以他的師父是揚州人這樣才合情合理。

梅:是的。好,我們再休息一下。

(音樂)

葉:倪匡早年就是寫武俠小說起家的。

梅:是。

葉:後來才開始慢慢改寫他所謂的幻想小說,也就是我們說的……

梅:科幻。

葉:科幻小說。最後一點時間,我們來談一談倪匡早年寫武俠的一些有趣的故事。他那個時候所用的筆名叫作「岳川」,很有氣勢的筆名,名山大川。寫得稍微有一點名氣之後,就被《明報》網羅了。去年我去香港查最原始的《明報》時,竟然查到了「岳川」,也就是倪匡這位作家,在《明報》最早的連載武俠小說,是一九六○年四月一日開始的。

梅:嗯。

葉:書名叫作《羅浮潛龍傳》,後來改名字,叫作《南明潛龍傳》,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就不講細節了。

梅:嗯。

葉:不過,倪匡早年的成名作叫作《六指琴魔》,這《六指琴魔》直到現在為止還找得到,甚至最近幾年還有人跟他買版權,要重拍《六指琴魔》。倪匡笑說:你們真是老實人,你們只要改一個名字叫作《七指琴魔》,就不用跟我買版權了。

梅:呵……倪匡他現在還寫不寫武俠啊?

葉:早就不寫了,他開始寫幻想小說之後,就幾乎不再寫武俠小說了。中間有五年的時間重新改寫了《蜀山劍俠傳》,把它改成《紫青雙劍錄》。

梅:是。

葉:不過,他還多多少少寫了一些所謂的民初武俠之類的。

梅:嗯。

葉:另外就是一些中篇的武俠小說,曾經改編成武俠電影,幾乎都是張徹導演。

梅:我聽你說「精武門」也是他嘛。

葉:對,但那是武俠劇本。

梅:嗯。

葉:所以說他的武俠小說停得滿早的。當時有一段時間很好玩,倪匡告訴我說,他是一面寫武俠小說,一面編武俠劇本。而且,如果有人找他編劇本,他絕對不會先編劇,他會先構思一篇小說,把它寫成中篇小說。

梅:嗯。

葉:然後再根據自己的中篇小說改編成劇本。

梅:嗯。

葉:我問他這有什麼好處,他說這樣子可以拿兩筆稿費,一筆是小說的稿費,一筆是編劇的稿費。

梅:是。

葉:還有額外的改編費之類的。

梅:呵……所以他寫東西是很有場景感覺的。

葉:嗯。

梅:因為你要寫劇本的話,要很注意場景。他是先寫完稿子再寫劇本,他難道不會先寫劇本再寫小說嗎?

葉:好像從來沒有過。

梅:嗯。

葉:倪匡當初開始編劇還有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不過我猜今天大概時間不夠了。

梅:可以再說兩分鐘。

葉:好!倪匡早期編劇的時候,他是被張徹大導演看中,覺得他的武俠小說節奏很明快,比較容易改編成電影,不像金庸小說必須要改編成連續劇。

梅:嗯。

葉:他就鼓勵倪匡寫。倪匡說:我從來沒有寫過劇本。張徹就說:沒有關係,你盡量寫,我到時候幫你改。通常導演都會把編劇的劇本多少改動一些。倪匡就借了一些劇本的……

梅:形式。

葉:格式看一下,然後就根據寫劇本的方式,把他心目中的一篇小說打散了之後,改編成劇本的形式。後來當然是被……

梅:張徹。

葉:被張徹改了很多。到最後,倪匡自己說的,影劇圈流傳了一個笑話,劇本裝訂好之後,倪匡翻來翻去發現,只有五個字是倪匡當年寫的。哪五個字呢?兩個字是倪匡的名字,在封面上。另外三個字,就是這部電影的名字。

梅:名字,呵……

葉:「獨臂刀」,也就是說,內容通通被改光了,只剩下封面的五個字。後來倪匡說不對呀,「獨臂刀」三個字還是張徹想出來的,呵……。他說,那倪匡還寫了什麼東西?這是倪匡自我解嘲,自己說的一個玩笑。倪匡常常開玩笑,拿自己當題材,這是最有趣的。

梅:揶揄自己最有趣了,是。我們應該回頭再來看看「獨臂刀」,張徹那時候拍這個電影很紅的咧。

葉:對,當初是王羽當主角的。

梅:對呀,還可以找他原來的小說看看。

葉:對,原來的小說不難找。

梅:小說的名字是什麼?也叫《獨臂刀》嗎?

葉:對,現在他的中篇小說《風雲時代》又陸陸續續出版了,沒有絕版,都很容易找得到。

梅:好的,今天的資訊很多,包括可以跟聽眾朋友近距離分享,就是如果您把聽我們這個節目的感想,透過葉李華的電子郵件傳給他,就有可能得到葉李華、葉教授另外的著作。好,我們今天就到這裡囉。

葉:好的。

梅:謝謝葉李華。

葉:下次我們來講《密碼》。

梅:好的,我們下回見。

葉:好,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