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聲電台「文藝橋」節目──衛斯理書齋單元
播出時間:2006年11月5日(日)早上8:00∼8:30
主持人:梅少文
主講人:葉李華教授
文字記錄:吳雅芳

梅:海峽兩岸愛好文藝的朋友您早,還有現在在電話線那頭、也是「衛斯理書齋」這個單元的主講人,任教於交通大學、擔任科幻中心主任的葉李華、葉教授,您早。

葉:梅姊早,各位聽眾大家早。

梅:今天在節目當中,葉李華、葉教授要跟我們介紹另外一個衛斯理的故事,談到很有意思的事情,西藏的生死輪迴觀念。這一類的故事在倪匡的作品裡,已經不止一篇了喔。

葉:對,倪匡對於藏傳佛教、也就是他小說裡所說的喇嘛教,相當有興趣。之前我們也稍微介紹過,所以今天我們可以集中起來,很快地再整理一下,然後講今天這個故事,書名很有氣勢,叫作《生死鎖》。

梅:這個鎖,如果沒有看過倪匡作品的人,可能會有很多的聯想,鎖(所)是地方呢?是上鎖那個鎖呢?還是鎖匙的鎖呢?

葉:鎖匙的鎖,它是說宗教就是為了要破解生死,所以宗教就是一把生死鎖的鑰匙。

梅:是,宗教是一把鑰匙。

葉:對。

梅:決定生死的一把鑰匙。

葉:嗯。

梅:好,在沒有講這個故事之前,因為葉老師常常做整理的工作,我們想請老師 大概說一下,帶我們回溯一下,在他的作品裡,到底有哪些講到了藏傳佛教?

葉:好的,沒問題。我們之前也稍微提到過,所以今天只要很快地把書名再唸一遍就好了。非常早期的一本叫作《天外金球》。

梅:這個我們講過。

葉:那時,衛斯理是第一次見到了他所謂的大活佛,也就是達賴喇嘛十四世。

梅:是。

葉:那個時候他們兩個人都很年輕。

梅:是。

葉:我還把他們兩個相對的年齡稍微考據了一下。

梅:是。

葉:考據的結果,達賴喇嘛比衛斯理小了一、兩歲。然後我們前幾個星期講到一本書叫作《洞天》,福地洞天的「洞天」,也是跟喇嘛教有關係;然後是今天的《生死鎖》;然後是我們以前也預告過但是目前還沒有講到的,比較後期的作品,叫作《轉世暗號》;《轉世暗號》還有續集叫作《暗號之二》。這五本書都是跟倪匡所謂的喇嘛教有關係。倪匡不會用藏傳佛教或是密宗字眼,他在衛斯理的故事裡,一律用喇嘛教三個字。

梅:好,這就是倪匡喔。無獨有偶,其他的作家也有相關的書籍。我覺得藏傳佛教,可能給人一種比較神祕的色彩。

葉:對。

梅:所以有很多……

葉:所以它也叫作密宗,相對於中原佛教叫作顯宗。

梅:顯宗。

葉:就是因為神祕,所以衛斯理就特別有興趣。

梅:嗯。

葉:不過,衛斯理特別有興趣,並不代表說倪匡本人就一定會認同衛斯理的想法,這點我們之前也提到過,今天還要再強調一次,就是倪匡本人對於藏傳佛教並不像衛斯理……

梅:那麼著迷。

葉:那麼看重,那麼著迷。

梅:嗯。

葉:有一次我還真的跟倪匡討論過這些事情,因為倪匡字裡行間有點不以為然。

梅:嗯。

葉:我就說:不會啊,衛斯理是非常幸福的啊。我就隨手列舉出他在小說裡的一些情節。倪匡被我說煩了,就蹦出一句說:衛斯理自己也沒搞懂,呵……

梅:呵……你繼續說。

葉:他蹦出這句話來我就接不下去了,只好認輸了。

梅:我們常常會覺得作品裡的人物,往往有很多作者的影子。

葉:一定有。

梅:這麼說起來,衛斯理雖然有很多的素質是屬於倪匡的素質,但不盡全然喔。

葉:應該說是一半一半,有些剛好是作者的影子,另外一些剛好是作者的反面,這也是一種心理補償作用。

梅:嗯。

葉:倪匡說他自己最不喜歡旅行,所以衛斯理就要上天下海來滿足一下。諸如此類的例子其實非常多。

梅:好,在我們節目裡,除了我們平常都會聽到的音樂外,應聽眾的要求,我們也會做不一樣的選擇,作為一個橋樂的搭配。今天講了藏傳佛教,我想我們就來聽一首西藏的音樂吧。

葉:喔,太好了。

(音樂)

梅:好了,時間再還給葉李華。

葉:謝謝,我想先稍微提一下這個故事很簡單的大綱,再作一些補充。《生死鎖》,我們剛才提過了,就是利用所謂的喇嘛教,看能不能把生死鎖解開。倪匡在小說裡談到輪迴轉世,已經不止一次了。比如說《尋夢》裡,也提過輪迴轉世,但是,要解開輪迴轉世的祕密,倪匡覺得還是喇嘛教歷年來研究得最透澈,如果要把生死鎖解開,這些修為甚高的喇嘛應該是最有可能,所以整個《生死鎖》的故事,就跟喇嘛教從頭到尾有不解之緣。最後結論是,總算人類第一次真的有了一個真憑實據,來確定轉世的現象。倪匡或者衛斯理覺得,在此之前所有的傳說還是僅止於傳說,沒有什麼太紮實的證據,而這一次喇嘛高僧轉世現象,衛斯理從頭到尾都見證了。這個是一個很有趣的結局,給大家無窮的想像空間,好像從此以後人類就為生死之門開了一扇大門了。故事最基本的結構是這樣子,細節的話,大家還是一定要仔細看。我只是想稍後強調一下,這本書裡有好幾個人物,都是承先啟後的人物,這些人物都不是在《生死鎖》這個故事裡頭一次出現的,可是在《生死鎖》故事裡,他們都有很重要的演出。

梅:嗯。

葉:我們前幾次也提到過,倪匡在早年的時候寫過一系列總共六個非人協會的故事。

梅:是的。

葉:在他中期的衛斯理小說裡,陸陸續續地把這些非人協會的人物幾乎都介紹出來了。我們之前提過,《極刑》裡介紹了靈媒阿尼密;《電王》裡介紹了另外一位叫作端納的地理探測師;在這本《生死鎖》裡邊又介紹了一個人物,叫作金維,金子的「金」,四維的「維」。

梅:嗯。

葉:他是出自非人協會系列的第六個故事,叫作《大鷹》,就是一隻大老鷹的那個「大鷹」。

梅:嗯。

葉:他在這個故事裡第一次碰到衛斯理,他跟衛斯理自我介紹說:我叫金維,我在中國西康葉格浪湖旁邊長大,我不是藏人,我是彝族人。他特別強調說他是中國的少數民族,甚至可以說是少數民族中的少數民族。這個金維過了十多年又在倪匡的小說裡再度出現。不過講一個笑話就是,後來倪匡大概忘記了這一段,所以在後面兩本書《真實幻境》和《成精變人》裡金維出現的時候,倪匡寫的筆法,有點像他們兩個是第一次見面。

梅:嗯。

葉:所以我在《衛斯理回憶錄》裡,把這一段整理了一下,我在《衛斯理回憶錄》回憶到《真實幻境》的時候,特別提到衛斯理說,自從《生死鎖》這個故事之後,衛斯理跟金維已經有十多年沒見面,呵……把它串起來。雖然這是後期的故事,但是在《衛斯理回憶錄》裡,第一冊就提到了。

梅:嗯。

葉:所以目前為止,我們已經介紹了三個非人協會的人物。

梅:是,陸續還會出現。

葉:還會有。我們剛剛講過,幾個星期以前我們介紹一本書叫作《洞天》,福地洞天那個「洞天」,也跟喇嘛教有關係,裡邊有一個很有趣的人物,他不是宗教界的人物,他是一位登山高手,世界頂級的登山高手,叫作布平。這個布平有一個很有趣的習慣,就是絕對不能夠在他面前講「爬山」兩個字。梅姊應該還記得吧?

梅:是。

葉:他覺得講爬山是對他最大的侮辱,因為他是登山家。

梅:嗯。

葉:這個布平在《生死鎖》裡邊又出現了,等於是給老讀者非常溫馨的感覺說:噯!這些耳熟能詳的人物,又再度出現了,很熟悉的感覺。

梅:是。

葉:另外,還有一個讀者更喜歡的人物,叫作陳長青。陳長青也是衛斯理中期故事裡,好幾次出現的重要人物,他最早出現在《木炭》,我們很早以前講過;《追龍》裡邊也出現過。

梅:是。

葉:雖然衛斯理跟他交情很好,但是衛斯理隱約中有點瞧不起他,所以在衛斯理的敘述,字裡行間對他有褒有貶,但是,貶多於褒。我常常為陳長青叫屈,陳長青在《生死鎖》裡,也有非常重要的戲份。更重要的是,陳長青在這本書,到最後就入山學道去了,所以衛斯理說:從此之後,我再也沒有見過他。

梅:好。

葉:不過,那是衛斯理在敘述《生死鎖》故事時說的,可是過了十多年,陳長青又出現了一次。

梅:他怎麼自圓其說呢?

葉:那個時候的陳長青就說,入山學道幾乎可說是學成了,所以他並不是以肉體身分出現,他是以靈魂形式出現,呵……

梅:呵……這個倪匡啊。

葉:嗯。

梅:很有意思,所以他的人物也是常常會有一些,前面有的,後面又再度出現,讓讀者對他非常著迷,因為,噯!這個人是我熟悉的。

葉:對,而且這是非常討好的作法。

梅:嗯。

葉:他不用不斷構想新的人物,對讀者來說,也不必永遠接受陌生人。

梅:是的。好,我們回頭講《生死鎖》這個故事,簡單說一下吧。

葉:好,我也很佩服倪匡能夠從一個舊的故事,橫生枝節衍出一個新的故事。我二十年前看《生死鎖》的時候,還沒有特別注意,因為那個時候差不多一、兩個月才能看到一本倪匡小說。可是,我將近兩年前做總複習的時候,我說過,我花了八個月的時間作總複習,那個時候,我真的抓出一個脈絡,就是倪匡寫完了《電王》這個故事之後,他在想下一個故事要怎麼寫的時候,竟然想到《電王》裡有一位非常不顯眼的人物、一個小角色,他是一個職業殺手。

梅:嗯。

葉:這個職業殺手有一點小尾巴沒有交代清楚。

梅:嗯。

葉:沒想到,這一點尾巴竟然就可以發揮出來,變成《生死鎖》這個故事。他的理由是這樣子的,因為他是職業殺手,刀上舔血,雖然殺人,但是也有很可能會被人家殺死,他自己也過著朝不保夕的生活,所以他對生死之謎特別有興趣,希望知道人死了之後,到底有沒有來世。他留下了一些線索,衛斯理就跟著這個線索一路追尋。後來發現,有一位得道高僧、一位喇嘛圓寂之後,試圖投胎轉世,就逐步抽絲剝繭。

梅:嗯。

葉:細節就不能再講,再講下去就沒意思了。

梅:對,那就不好看了。

葉:嗯。

梅:好,我們再聽一段音樂之後,要聽聽葉李華告訴我們,一些相關的書籍是怎麼寫的?

葉:對。

(音樂)

梅:好了,現在請葉李華告訴我們,還有哪些作家他們也是用這樣子的議題來寫?他們寫的手法跟探討的話題,到底有什麼不同?

葉:我等一下要介紹的這幾本書,和倪匡小說最大的不同就是,倪匡寫的是小說,小說的話,我套用之前我提到過的一句話就是:本書內容不代表作者立場。因為他是說故事,不必完全代表作者所說的話,可以一半真實、一半虛構,尤其是科幻小說更是如此。

梅:所以寫小說的好處就是這個喔。

葉:對,沒錯,可以滿足自己吹牛的欲望。

梅:嗯。

葉:可是我等一下要介紹的這幾本書,卻都是所謂的非小說,也就是論述性的書籍。

梅:嗯。

葉:今天介紹的是輪迴轉世這方面,相關的書籍非常多,我希望作一個比較跟排比,所以我想介紹幾本書,從完全接受輪迴轉世的現象跟概念,到完全不接受,完全用科學來解釋,這樣子一路鋪排下來。

梅:嗯。

葉:我們先從完全、絕對接受的書開始,因為《生死鎖》這個故事裡,衛斯理就是絕對接受了。這幾本書過去幾年滿暢銷的,而且這個作者後來還在電視上面開了一個節目,她的名字叫作蔡伶姬。

梅:嗯。

葉:不過,在此之前,她總是希望別人稱呼她陳太太。

梅:嗯。

葉:她在幾年之前,出了五本書,一口氣出了五本書,我很仔細地看過其中一本,就是第一本,叫作《如來的小百合》。後來,她陸續出了四本,每一本書的書名都滿好玩的,比如說有一本叫作《茉莉花的女兒》;最後一本叫作《通靈姬婆玫瑰心》,因為她叫蔡伶姬。

梅:嗯。

葉:後來她又在電視上面開了一個節目,叫作「心伶姬湯」,不過絕對不是大家想的那幾個字,因為她叫蔡伶姬,所以把伶姬這兩個字嵌到裡邊去了。

梅:嵌到裡邊,嗯。

葉:這五本書目前已經改版了,所以可能市面上買不到我剛剛提到的幾個書名了。現在這五本書,出版社重新改版,重新包裝成了四本書,這四本書書名就比較好記了,叫作《如來世》,世界的「世」,《如來世》一、二、三、四集。

梅:喔。

葉:這位蔡伶姬女士,她就完全認同投胎轉世這個現象,她聲稱她可以看得到每一個人的前世今生。

梅:哇。

葉:她在主持節目的時候,也常常表演出這樣子的功力來。我當初看《如來的小百合》的時候,是有一點點被她說服了,因為她不但講到這些現象,甚至還提出了她自己的理論,那個理論還滿有科學精神的架構。可是,等到我看到她在節目上面幫別人看前世,我就開始有點懷疑了,因為我總覺得,像衛斯理也要經過千辛萬苦,才勉強見證到一次真實的投胎轉世,可是,對於蔡伶姬來說,好像太簡單了,每一個人讓她隨便看一下……

梅:她都行。

葉:對,而且把每一個人的前世,說得頭頭是道,一個非常完整的故事。我們在節目中,只是介紹這幾本書,並不加評斷,我只是說從所謂的「光譜」來說,蔡伶姬的書是屬於光譜最極端、最接近衛斯理這一端的,也就是最接近科幻小說裡,倪匡所認為的輪迴轉世現象。

梅:嗯。

葉:蔡伶姬的五本書出來之後,立刻就有人開始批判。批判的人,也是一個滿有名的作家,對靈異現象研究了很多年,他名字叫作張開基;弓長「張」,開關的「開」,機器的「機」,張開基。張開基出了兩本書,兩本書的書名直接了當地就是《伶姬五書大批判》,還有一本叫作《伶姬五書的迷思》。

梅:喔。

葉:但是,張開基本人也還是認同這一些靈異現象,他只是對於蔡伶姬這幾本書,覺得她寫的,就像我剛剛說的,太輕鬆、太簡單了,太理所當然了。張開基也是認為,靈異現象是很神祕,沒有那麼容易,隨隨便便任何一個人,很快地就可以看到他的前世是如何的,因果是怎麼樣的。好,這就是我說的,從光譜來說比較趨近於批判這一端。另外兩本書,我覺得更嚴謹一點。

梅:嗯。

葉:因為作者本人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她曾經在幾年前出過四本書,駁斥各種算命的手法。

梅:是。

葉:那就是我非常敬佩的施寄青老師。很可惜就是,直到目前為止,我還從來沒有跟施寄青老師碰過面,但是我們兩個通過幾次電話。

梅:是。

葉:我曾經在《科學月刊》負責籌畫一個談算命的專輯,因為那個時候,她說她曾到台灣各地的算命館去踢館,就是要看那些算命算得多麼不靈,她把它通通寫出來,她正在出類似的書目,我就跟她邀過稿子,請她能不能夠從她的角度來批判一下各種的算命。

梅:嗯。

葉:我跟她通電話的時候,她告訴我說,她覺得所有的算命都不準、都沒有根據,唯獨通靈這件事情,比較有可能是真的。那個時候她是比較抱著懷疑的精神,她就朝著這個方面去發展,後來,二○○四年她出了一本書叫作《看神聽鬼》,二○○六年又出了一本書,就是今年,叫作《通靈者說》。

梅:嗯。

葉:這兩本書她就完全認同這方面了。也就是說,她認為根據你的八字、根據你的姓名、星座來排、來算的話,這些都不準,因為這些都是套公式而已,可是,如果說真的有一個人具有通靈能力,來看你的靈界瓜葛,或者前世今生姻緣,卻是能夠看得滿準的。

梅:嗯。

葉:我非常佩服施寄青老師這種科學驗證精神。她說她去研究這些通靈現象的時候,仍然是抱著她當年去踢館的精神,如果某人說哪一個靈媒很靈驗,她就發動她所有的親朋好友,一個一個去給他看,看完之後做一下統計,看到底準不準。

梅:嗯。

葉:最後一本書,可說是光譜的另外一端,也就是說,完全以科學,尤其是心理學的現象或者原理,來解釋這些現象,完全不承認有靈異或者前世今生的,那位作家我們之前也介紹過,就是王溢嘉醫生。

梅:是。

葉:溢是滿溢的「溢」,三點水,就是溢出來的「溢」,嘉是嘉義的「嘉」。

梅:嗯。

葉:我從王溢嘉醫師那邊學到很多東西,他寫的每一本書都是引經據典、頭頭是道。他自己也承認,對於這一些超自然現象,他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經著迷過一陣子,中年以後就看得很透澈了。

梅:是。

葉:差不多十年前,有一本書叫作《前世今生》,是一本翻譯的書,非常暢銷。那個時候,王溢嘉醫師就寫了一本書,叫作《前世今生的謎與惑》,副標題是「對生命神祕之旅作全方位思考」。這本書我特別推薦給我們的聽眾朋友,因為堶惕馴就是王溢嘉醫師他自己收集了各種的資料,融會貫通之後,對於所有的靈異現象,尤其是輪迴轉世,所作的科學性批判。

梅:好,你把那個書名再說一次。

葉:《前世今生的謎與惑》。因為那個時候,差不多十多年前,有一本書就叫《前世今生》。

梅:嗯。

葉:那陣子這方面議題大家特別有興趣,甚至還有一本非常古老的經典,叫作《西藏生死書》。

梅:是。

葉:其實是叫作《西藏度亡經》。

梅:是。

葉:也翻譯出來了。

梅:是的。

葉:大家都琅琅上口,什麼中陰身之類的。

梅:好,限於時間的關係,我們就趕快預報下一回的吧。

葉:下一回我很興奮,因為終於等到了我最想講的一個故事。

梅:喔?

葉:什麼故事呢?《黃金故事》。

梅:《黃金故事》,好,我們期待下回同一時間,再聽葉李華、葉教授跟我們分享,謝謝您。

葉:謝謝梅姊,也謝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