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聲電台「好的梅話說」節目──衛斯理書齋單元
播出時間:2007年5月24日(四)晚上10:00∼11:00
主持人:梅少文
主講人:葉李華教授
文字記錄:魏嘉華

梅:我是梅少文,在這美好的時刻,很高興又能夠在空中,跟交通大學科幻中心的主任葉李華、葉教授電話連線。葉李華您好!

葉:梅姐好!各位聽眾大家晚安!

梅:這陣子實在很忙,我想你也很忙喔!忙得反而淡化了離情依依的情緒。有一些聽眾朋友陸續跟我們連絡上,問說:「怎麼回事啊?怎麼這麼就叫停了?」其實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事實上,在書齋裡的工作,葉李華是孜孜不倦、按部就班繼續進行著,是吧?

葉:可以這樣子說。比如說《衛斯理回憶錄》系列跟讀者有約平均四個月一本,真的是用日積月累的方式,一直不斷在進行,總是希望每四個月就能夠讓我們的讀者,盼著盼著,就可以盼到一本新書。

梅:是,總是有盼頭嘛!

葉:對。至於我們這個空中衛斯理書齋,實在因為一來是我自己,二來是梅姐非常忙,每次我們要敲時間錄音,之前我們兩個都還比較能夠勻得出時間來,現在我們兩個甚至連電話連線的時間都越來越難湊在一起。

梅:對,要湊在一起都很不容易,而且葉李華一向時間是分秒必爭的,所以他的彈性空間可能從半個鐘頭到十分鐘、五分鐘,甚至整點,是幾點就是幾點。哇!我的天啊!可見得他平常就是一個這麼嚴謹的人,每一個時間都不希望有任何閃失,因為他要善加利用,是不是啊?

葉:對,害得梅姐也跟著我一起緊張,我也一直很過意不去。

梅:真的好緊張喔!我說你平常生活都是這樣子嗎?你太太怎麼受得了啊?

葉:習慣就好了!不過我有一個好處,我都會先把計畫做什麼事,大概什麼時間都先跟她講,絕對不會臨時出個狀況,這樣她跟我配合起來,也很方便。比如說,之前就有人問她,我在寫作的時候,會不會把自己關在書房裡邊,叫我吃飯也硬是不下去!她就跟別人說,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情,我下樓到飯廳吃飯的時間比她更準時,呵呵呵!

梅:呵呵……怎麼可能?

葉:因為我每天早上都會和她約一下中午、或者中午的時候約一下晚上,大概什麼時候吃飯,她有個心理準備,我也有個心理準備,到那個時候我就把工作告一段落了。

梅:是。我想對家庭主婦來講,最怕就是到底這餐飯幾個人會來吃?什麼時候回來吃?胃口好不好?會發生什麼樣的狀況你都不曉得,因為有很多的變數。跟你配合,從這個角度來說是很好的,因為她非常清楚什麼時候要做什麼事情;可能還有一點就是,你是一個言而有信、守時守信的人。

葉:對!所以我們這個空中衛斯理書齋,我覺得在今天告一段落,也是蠻有意義的,因為根據我的紀錄,今天剛好是一百集!

梅:一百集,可是有沒有一百分呢?

葉:希望有。一百集總是一個階段性的任務,我希望做事能夠貫徹始終,如果真的不得不暫時休息一下,也要到一個階段、一個比較特殊的時間點,才不會有半途而廢的感覺。

梅:對,這是絕對不允許的。事實上,我們到後期真的都有一點勉強,但是總覺得叫停也要找到一個時機,所以前幾次葉李華已經提醒我,現在距離一百集還有幾回,大概是時候了。你看剛好喔!總算給自己找到一個藉口,是一個小小的段落。要講段落的話,今天衛斯理書齋倪匡這個系列,事實上,也是一個段落的起始。

葉:可以這樣說。我們上星期預報過,今天要講一本很有趣的書,叫做《將來》。這個《將來》不是一個獨立的故事,我最近在整理時,發現有一個很明確的系列,可以把它訂一個名字,雖然之前從來沒有人訂過這個名字,等一下我會仔細介紹。這個系列雖然比不上苗疆系列氣勢那麼宏偉,但是也對衛斯理故事前因後果,有一個很重要的承先啟後作用。這個系列至少有四本書,《將來》是其中第一本,等一下我們會仔細做個介紹。

梅:好的。不過在沒有介紹之前,我想今天葉李華應該可以容許我們在告一段落、最後一次的播出,談一些需要回味的事情吧!我們經過了這麼長一段時間,有好多的階段,也有很多聽眾朋友是中途加入我們這個陣營的;而這整個過程當中,已經集結成冊、成書好幾本了。我們電台有一個你的忠實讀者、我們的同事,每一次你集結成冊的書,他都一定要再看一遍。

葉:真的啊?

梅:而且他速讀到嚇人,我才給他,過兩天他就給我了,他看完了,我真嚇壞了。

葉:梅姊可以請他幫你做一個心得報告,這樣子你就可以省一點時間。

梅:不行,我覺得這種事情非得自己親自去做不可,沒有人可以代勞的,是不是?每個人的心情可以分享,但是讀書絕對不能代勞。就像這個工作,葉李華你以前雖然讀過,但是現在你在寫的時候,沒有辦法靠任何人幫助,得自己去完成它。

葉:總是應該完成的嘛!

梅:是的。好,我想我們就在一首歌之後,開始進入《將來》!

葉:對,我們今天的主題叫《將來》。

(音樂)

梅:漢聲電台「好的梅話說」,我是節目製作主持人梅少文。您現在聽到的是長久以來,每逢星期四,由於交通大學科幻中心主任葉李華、葉教授的相助,在空中為我們開闢的衛斯理書齋。這節目今天進入第一百集,也是階段性的最後一次播出,非常高興有聽眾朋友您的參與,要跟聽眾朋友一起分享的是,倪匡科幻其中一個著作──《將來》。在回想曲歌聲之後來談《將來》,蠻有意思的!

葉:這個題目非常有意思,倪匡也說,他自己最不喜歡寫西方老套故事,比如說太空旅行、或者時光旅行,所以在衛斯理一百四十幾個故事裡邊,時光旅行的確是有,不過真的居於次要。當初我看到《將來》這本書的時候,就想到,欸?是不是一個談時光旅行的科幻小說?看完之後得到的答案是:也是、也不是。它談到了一些時光旅行的概念,但是並沒有真正談到時光旅行,等一下我們會仔細講,因為它裡面講到一些比較深奧的時間概念。我先介紹一下,剛才我們提到《將來》這本書是衛斯理故事裡邊另外一個小系列的開頭,我說它幾乎可以自成一個系列,我還把它訂了一個名字,不過這個名字大概目前還沒有通用,我把它叫作「思想儀系列」。思想儀是什麼意思?「儀」就是「儀器」的「儀」,「思想」當然大家都知道。倪匡在書裡邊一直提到這個思想儀到底有些什麼功用,根據倪匡的說法,它是有一個非常可怕的功用,而且這是倪匡在小說裡邊,幾十年來如一日,一向都是口誅筆伐的一種科技的濫用。什麼濫用呢?竟然利用思想儀來偵測別人的思想,甚至影響別人的思想,他認為這是很可怕的事情,目前為止當然地球人還做不到,所以這個思想儀當然又是外星人帶到地球來的!

梅:是。

葉:根據我們的慣例,我先介紹一下這個系列到底有哪幾本書;《將來》是第一本;接下來有一本書叫做《改變》,這是第二本;《改變》之後不久是《闖禍》,「闖禍」這兩個字大家也立刻可以想得到。這三本書幾乎可以說是思想儀系列的主軸,到了《闖禍》,思想儀故事幾乎已經是完整了,我本來也以為結束了,沒想到倪匡即將封筆的時候,在他的最後一本書,我的編號第一百四十五號,《只限老友》,思想儀又出現了!所以嚴格說來「思想儀系列」總共有三本書,不過倪匡在《只限老友》裡邊提過思想儀,所以可以再包括《只限老友》這本書。我們再複習一下:「思想儀系列」總共有四本書,前面三本寫作時間都非常接近,是《將來》、《改變》、《闖禍》,到最後,也就是倪匡的封筆之作《只限老友》也是。

梅:也是思想儀的。

葉:對,也是「思想儀系列」。這個「思想儀系列」最有趣的地方是,倪匡當初寫的時候,在一九九零年代初期時候,竟然有一個企圖,要利用所謂的思想儀,把他在此之前的著作儘可能做一個整理跟貫穿。這一點在倪匡之前跟之後故事裡邊都是非常罕見,也就是說他竟然試圖用一個主題來貫穿他很多其他的故事。

梅:是。

葉:我大概在兩年前,為了要寫《衛斯理回憶錄》,開始用放大鏡的方式來讀倪匡小說,每一本書都讀得很仔細,而且做了很多筆記。那個時候我恍然大悟,原來在我寫《衛斯理回憶錄》十幾年前,倪匡就曾經有類似的企圖。我一再強調,寫《衛斯理回憶錄》就是要找一些主軸,把倪匡所寫的舊衛斯理故事貫穿,同時主線還必須要進行它自己的新故事,而倪匡在「思想儀系列」裡邊竟然已經做到了非常類似的事情。

梅:是。

葉:很有意思。

梅:你們倆真好玩。

葉:呵呵……既然要這樣,當然一本書是不夠的,所以緊接著,他就開始寫《改變》,不久又寫了...

梅:又寫了《闖禍》!

葉:對!利用這三本書就貫穿了蠻多的故事。至於用這個思想儀能夠貫穿多少故事呢?等一下我們會仔細分析一下!

梅:好的。

葉:我想休息之前,再講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們上次講「轉世系列」是把倪匡的寫作順序稍微跳了一下,我想就利用一點點時間把倪匡在一九九零年代初那幾本書的正確寫作順序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個也很好玩,也要從一百開始,雖然我們今天是做衛斯理書齋第一百集,可是我們所介紹的這本書《將來》已經超過編號一百號了!因為我們之前的慣例是,如果碰到上下兩冊,我們會合起來用一個小時的時間把它講完,所以我們前幾個禮拜講的《開心》,幫大山來開心,是真正倪匡衛斯理著作第一百號,一零一號是《轉世暗號》、一零二號是《將來》、一零三號是《改變》、一零四號是《暗號之二》。我們上次把《轉世暗號》跟《暗號之二》擺在一塊兒來講,等於說是跳過了《將來》跟《改變》。緊接著,一零五號是《闖禍》、一零六號是《在數難逃》,就是上次我們講的「轉世系列」第三本書。等於說,從《開心》以後,倪匡開始寫兩個系列,小系列啦!一個是「轉世系列」,另一個是「思想儀系列」,但是他是寫了一本,跳到另外兩本,再寫,再跳,好像下跳棋,交互寫,從一零一號到一零六號,把這兩個系列都告一段落了!

梅:是。講到寫作跳來跳去,我也聽別的作家提過,倪框是多產作家,他寫的時候也是同時開幾個主題。

葉:連載的時候也是。

梅:對,這個寫了以後,等一下他又寫另外一個,他的腦袋就是跳來跳去的,他不要在一個領域一直鑽進去。

葉:這個絕對有好處,因為人的思想也是會疲乏,疲乏的時候如果換另外一個主題,雖然同樣是在絞盡腦汁,但是主題變了,腦部就有新奇的感覺。在做第一件事情的時候,潛意識其實慢慢在想第二件事情,而正式做第二件事情的時候,潛意識又開始回去想第一件事情,做準備工作。這樣跳來跳去,時間就能充分利用。

梅:充分利用,是,這是經驗談喔!葉李華你能這樣肯定地說,所以你也是如此這般嗎?

葉:真的是這樣子,我在美國讀研究所的時候,就有過類似的經驗。那個時候要參加張系國科幻小說獎比賽,最後一天晚上我其實已經寫好稿子了,也校對過很多遍了,但是我還是想再校對兩遍才把它寄出去,可是挍對完第一遍之後,我想如果直接再校對第二遍,大概看不出什麼東西來。

梅:沒錯!要停一停。

葉:所以我就中間空了一、兩個鐘頭時間。做什麼事呢?校對我的物理課作業!

梅:完全不相干的!

葉:完全不相干的,雖然同樣是用腦,但是用腦的方式就不太一樣,等於說是一個晚上做了兩件不同的事情,幾乎沒有停頓,沒有休息,但是無形中,有停頓,也有休息。

梅:沒錯!這就是時間的善加利用!非常有效率!

葉:可以這樣說。

梅:這麼說起來我們節目也應該做一些跳接的工作。怪不得中間得要放點音樂!

葉:沒錯!這代表有停頓、也有休息,雖然是既沒停頓、又沒休息。

梅:是。

(音樂)

梅:葉李華,實在是對不起喔!總是難免有點離情依依,就從這個歌曲感受一下!聽了這首「留戀」之後,不知道有沒有一點點那樣的感覺喔?好,我們回頭再來說。

葉:接下來,就是要把「思想儀系列」裡邊到底能夠貫穿多少東西,好好講一講。不過還是要做一個準備工作,說說為什麼這個外星來的思想儀能夠貫穿衛斯理那麼多個舊故事?答案很簡單,倪匡做了個設定,設定這個思想儀是外星一個非常強有力的儀器,但是在宇宙飛行過程中竟然損壞了,所以他們到了地球之後,思想儀就四分五裂,散落各處了。可是因為這個思想儀實在是太精密了,即使四分五裂,各個裂開的部份竟然還是能夠單獨運作。這點實在是太神奇了,我們都知道,電腦只要有一個晶體出了問題,可能就完全當機了。但是這個思想儀拆開來之後,竟然還各有各的功用;反過來說,如果真的組合起來的話,那還得了!可以控制跟偵測宇宙中所有生物的思想。所以倪匡就開始好整以暇地整理一下他的舊作,說衛斯理從年輕到中年幾十年之間所碰到的這一些奇奇怪怪的,不是人物,而是外星寶物,搞不好是屬於這個思想儀所散落的零件。結果被他找到了很多很多,比如說我們不久前才介紹的「陰間系列」五本書中的「陰間三寶」,我們再複習一下:「許願寶鏡」、「催命環」,還有裝「催命環」的「盒子」,三個統稱為「陰間三寶」。再提醒一下,這個「陰間」不是我們一般傳說或者神話中的「陰間」,而是一批外星人所製造的一個,我把它稱為,「人造的陰間」。

梅:是。

葉:這個「人造的陰間」前前後後倪匡寫了五本書,多多少少做了一個完整的交代,可是在「思想儀系列」堶情A他又做了發揮。等一下有時間我們可以再講一下。

梅:好。

葉:可以想像得到,既然這個外星人所製造的「人造的陰間」裡面的三樣寶物──「許願寶鏡」、「催命環」跟「催命環」的盒子──跟思想儀有關係,是思想儀原來的三個部份,那麼這個「人造的陰間」一定跟思想儀有密切的關係;再向上推的話,製造這個「人造的陰間」的外星人很可能就是跟製造思想儀同一族的外星人,這是很合情合理的推論。還有一個東西,跟「許願寶鏡」非常像,之前倪匡也稍微透露了一點它們兩者的關係,就是差不多在倪匡寫「陰間系列」的同時,他寫了另外一本書,叫作《少年衛斯理》,在《少年衛斯理》裡邊有一個很神奇的寶物,叫作「鬼竹」,「鬼」就是「魔鬼」的「鬼」。這個竹子並不那麼靈異,只是功用很特殊,感覺起來好像是一個很有靈性的寶物,倪匡故意把它寫得神祕一點,把它叫做「鬼竹」,看起來像是從一段很粗的竹子割下來的一段,也許像是竹撲滿。它也是一個精密儀器,是思想儀其中一個零件。根據《少年衛斯理》的說法,你只要抓著這個「鬼竹」,很用力去想,去思念某一個人,一直想這個人,不久之後,你就會在「鬼竹」上面看到這個人的樣子,栩栩如生。這個當然立刻讓我們想到跟思想儀一定有關係,因為這個「鬼竹」精密儀器一定是能夠偵測到那個人的思想,把那個人的思想再化成一個具體形象,呈現在「鬼竹」表面上。這樣一說,就合情合理了。緊接著,還有根據倪匡寫作順序更早的兩本書,我們都介紹過了,一本叫做《聚寶盆》,另外一本叫做《叢林之神》。後來我們才知道,竟然「聚寶盆」跟「叢林之神」也是思想儀的零件之一。倪匡寫《聚寶盆》完全是根據中國神話傳說來寫的,寫說在明朝的時候有一個沈萬三,他有一個聚寶盆,只要丟下金屬,不管是金元寶、銀元寶,它都一定能複製出很多很多來。倪匡當初就在猜想這個東西一定是外星來的,因為在明朝的時候,人類還沒有高科技可以做出所謂的「太陽能立體金屬複製儀」,這是倪匡從科技的角度把聚寶盆重新命名。到了「思想儀系列」,我們才知道聚寶盆竟然也是!「叢林之神」也跟思想儀有關係,但是這個就比較特殊了。在「叢林之神」裡面,我們知道所謂的「叢林」是亞馬遜河叢林,為什麼叫「叢林之神」呢?因為它是亞馬遜河叢林裡面某一族土著所崇拜的一個神。故事是說有一個文明人到了那邊後,發現怎麼會有人崇拜這樣子的神,因為如果是用木刻或者石刻的神像,絕對不會是那個樣子,他們所崇拜的「叢林之神」竟然是一個非常光滑、長條型的圓柱體,而且發出銀色的光輝,這絕對不可能是那些土人自己彫刻出來的,因為即使是用金屬雕刻,他們也一定會畫上一些臉的形象,絕對不會讓它是一個光滑的圓柱,所以這個東西一定也是外星來的。至於「叢林之神」有什麼用呢?它的用處可大了,你只要把你自己的腦袋貼近這個「叢林之神」圓柱體,不久之後你就有了預測未來的能力!

梅:哎呀!真是有想像力!

葉:這是倪匡非常早期的著作,我們很早以前就討論過了,後來才知道,原來這個「叢林之神」也是思想儀其中一個零件。

梅:所以,說起來是其來有自。

葉:更好玩的是,倪匡告訴我們說,思想儀因為四分五裂,裂成很多部份,剛才提到的這些,有一個零件特別重要,它在碎裂過程中,竟然本身又裂成兩半,其中一半叫做「叢林之神」,另外一半暫時沒有名字。根據那些外星人的說法,這個零件他們編號叫做一零九號,這當然是倪匡隨便取的一個名字,所以剛才我們提到的「叢林之神」竟然只是一零九B, 既然有一零九B,想當然爾有一零九A,這個一零九A甚至比一零九B「叢林之神」更有用、更強而有力,只是倪匡之前從來沒有寫過,他的目的就是用「叢林之神」一零九B來烘托一零九A,幫一零九A製造一些出場氣勢,只是整個倒過來寫,在《將來》、《改變》、《闖禍》這三本書裡邊,才對一零九A多所著墨。既然一零九B「叢林之神」可以幫助人家預測未來,想必一零九A也有類似的功用,而且功用更強,它曾經至少幫助過中國歷史上兩個非常重要的人物完成所謂的統一大業。既然要統一,當然要去各方征戰,要打很多場戰役,才能夠把整個中國地區統一,這兩個人物,根據倪匡的說法,竟然好像從來沒有打過敗仗,都是「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當然歷史上各自有評價,但是根據倪匡的說法就是,他們都利用了一零九A,在打仗之前做了一些預測,所以就知己知彼。

梅:百戰百勝!

葉:呵呵!這兩個人是誰呢?第一個是成吉思汗,成吉思汗本來只是蒙古一個小小部落的領袖,後來竟然能夠統一全蒙古,甚至建立了一個大汗國,他的後代還統一中原。成吉思汗真的幾乎沒有吃過敗仗,所以倪匡說他一定是受了這一零九A的影響。接著就講到非常近代了!

梅:誰?

葉:就是毛澤東主席!倪匡對於中共黨史跟國共內戰戰史非常熟悉,他說有幾場戰役毛澤東是根本逃也逃不掉、躲也躲不過,竟然就逃過了、躲過了。這些事情倪匡在跟我們聊天的時候還特別都講過,根據倪匡的猜測,一定是毛主席繼承了成吉思汗這個一零九A儀器,所以也有預測能力。倪匡有一次跟我聊天的時候就講,那個時候中共已經被追得退無可退了,到底要不要渡江完全要聽毛主席一句話了,毛主席思考了很久,竟然說了一句話:「有沒有菸?我要抽菸!」天氣非常不好,下著大雨,一個部下在身上勉強藏了一根乾的菸,他抽完菸之後,就有了靈感,說:「不能渡江!渡了江一定死無葬身之地!」所以他們就真的沒有渡江,到最後就逃過一劫了。所以你看,倪匡把這些資料讀得多麼透徹。

梅:通透以後,把它合理化!

葉:對啊!就變成小說堶悸漫_材。以上介紹的就是倪匡用思想儀這個主題,把他自己之前所寫的那麼多書、那麼多故事貫穿起來,再加以延伸,從一零九B延伸到新的故事一零九A!

梅:唉呀!這真是有意思!所以人家說三國志、三國演義的差別是,三國演義雖然是歷史,但是中間過程可以盡可能演義,只要最後不要脫離歷史事實就好了!

葉:中間是可以自由發揮的。

梅:自由發揮可就看各家本事了!好,我們再休息一下!

葉:好的!

(音樂)

梅:親愛的朋友,您現在聽到的是漢聲電台每逢星期一到星期五,晚上十點到十一點,由我梅少文為您服務的「好的梅話說」。在空中藉著電話連線的方式,能夠跟交通大學科幻中心主任葉李華、葉教授做聯繫,進入他為大家在空中所架起的「衛斯理書齋」,的確是好的沒話說!說著說著,也已經進入第一百集了!整整一百集,真是回首前程,好長好長的路喔!

葉:對,差不多兩年的時間。

梅:可是葉李華在這條路上還要繼續走,感覺上你是終生無悔,越做越開心!

葉:當然是這樣子。

梅:好,我們趕快爭取後面的時間再聽聽葉李華怎麼說。

葉:最後就要提「思想儀系列」裡面一些人物。剛才提到《將來》這本書多多少少提到了一些時光旅行,但是又有別於我們通常的時光旅行。比如說在《將來》這本書第三章,回目叫做「時間的單向式和多向式」。這有一點點玄,因為倪匡很少討論到這麼玄的物理概念,我真的不知道倪匡當時是參考了什麼樣子的資料才寫出來的,他講到物理所講到的「彎曲的時空」:如果時空彎曲到了一個極致,就會出現一種很特殊的情況,時間不再是我們所想像的從過去、一直到現在、到未來這種「直線式」了,而是會出現各種「彎曲式的時間」、或者說是「週而復始的時間」、或者像倪匡所謂的「多向式的時間」,也就是時間的箭頭不只是從過去指向未來,也可能會有各種不同的箭頭走向。有點遺憾的是,在《將來》這本書以及「思想儀系列」後面幾本書,「單向式」或是「多向式」的時間倪匡都沒有好好發揮,可能是倪匡對這些東西不太有興趣,稍微提了一下,釣釣讀者的胃口,就到此為止了。可是他在這邊提了一下,也是挺有意思的,因為之前我們提到過,倪匡在這段時間,剛剛把原振俠系列結束掉,不管是他自己也好,或是讀者也好,還是很懷念原振俠,所以他在這一個時期的書裡面就會時不時提一下原振俠。在《將來》裡,他就提到原振俠,提得非常有技巧,說原振俠在宇宙之中流浪,不只是脫離了我們的世界,脫離了我們的空間,甚至脫離了我們的時間。並不是說他到了古代,或者到了未來,而是說他很可能脫離了我們的時間走向,他的時間已經不再是一個單向的時間,變成了一個多向的時間。所以原振俠的下落就變得更神秘了,也就是因為更神祕,他就更能夠提供一些神秘的線索,用間接的方式給衛斯理,比如說上次我們提到的《在數難逃》裡邊那個八千多個字的密碼,聽說也是原振俠提供的,諸如此類的,很有意思。可是從此以後原振俠的信息就越來越微弱了,也就是說在「衛斯理系列」後期越來就越少出現原振俠了,這是很多讀者都無法接受的事情。我昨天在台北演講,竟然還有一位小姐問我這個問題,她說到底倪匡自己心裡面是怎麼想的,他即使沒有寫出來,難道他心裡面沒有一個答案?我說下次我幫你去好好問問他!

梅:還是葉李華你來給他一個答案?有沒有可能?

葉:再說吧!《衛斯理回憶錄》的第九冊、第十冊搞不好會...

梅:說不定喔!

葉:我在《衛斯理回憶錄》第一冊已經提到過一下原振俠了,但是有點仿照倪匡,讓他「神龍見首不見尾」,還抄了《將來》裡面的一段話。我自己覺得抄得很巧妙,因為在《將來》裡面有一段話,倪匡真的用的是我剛剛講的「神龍見首不見尾」,讓人家有無窮無盡的聯想,只有十六個字。

梅:唸來聽聽!

葉:原振俠說的話,不知道怎麼樣,傳到衛斯理的耳朵裡面去了,他說:「天地之間真有她們?天地之間真曾有我?」「她們」是女生的「她們」,是他的三個女朋友,很有禪意的一句話,很有意境!

梅:嗯...有意境!有意境!

葉:也就是說,原振俠根本已經到了一個英文叫做「never never land」的虛無飄渺空間了,甚至連他自己曾不曾經存在在天地之間...

梅:他都開始懷疑了!

葉:對!把讀者的胃口給吊到十足。我們再介紹其他幾個人物,有三個人物非常非常重要。我們之前在「陰間系列」裡邊,基本上已經知道這個陰間是假的,不是我們傳說中的陰曹地府,但是它還是有吸收跟儲藏人類靈魂的能力,所以很類似傳說中的陰間,但是它是在最近由外星人所創造的。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外星人來創造的呢?在「思想儀系列」裡邊終於有了答案,終於知道到底是誰創造的,答案是:三個外星人一起創造的。他們的名字非常有意思,如果從來沒有看過書的話,大家絕對意想不到,他們的名字竟然叫作「一號」、「二號」和「三號」!為什麼呢?因為衛斯理在跟他們溝通的時候,完全沒有見過他們的外型,只是聽過他們的聲音,嚴格說來也不是真的用聽的,而是用感應到的。他只能根據聲音的差別來編號,叫作「一號」、「二號」、「三號」。除了一、二、三號之外,還有一個四號。四號跟一、二、三號本來是一組人馬,一起從事宇宙航行,但是四號後來脫隊了。四號脫隊這個故事就延伸到後面《改變》跟《闖禍》,兩個非常精采的故事,跟四號的脫隊有關係。倪匡就是能夠在主軸上再節外生枝,再生出新的故事來,不斷開枝散葉。

梅:枝繁葉茂!

葉:我們順便再介紹一下,剛才提到過,思想儀這個零件裡面有一個叫作「叢林之神」,根據倪匡在小說裡邊的說法,很早很早以前衛斯理已經把這個「叢林之神」丟到深海裡面去了,後來他才知道,竟然被某一個人給撈起來了,撈起來的這個人在整個倪匡所創造的虛構世界裡,也是一個鼎鼎有名的大俠,名字就叫「俠」,不過不是原振俠,是叫做「游俠」──我們都說什麼什麼遊俠,但是這位「遊俠」真的是姓「游」名「俠」,「游」是三點水的「游」──他有一天好像是受到了一個特殊感召,福至心靈,或者說是受到天啟,竟然就把「叢林之神」從深海裡邊撈出來,而且因為水壓太高了,自己還得了潛水夫症,所以雖然東西撈起來,但是自己性命垂危。問題是他怎麼會突然福至心靈要去撈那個東西,結果弄得自己九死一生呢?答案是他間接受到了外星人的影響!因為這些外星人很希望把思想儀的零件一個一個找回去,只好借重他的力量。這個游俠,我剛說過,在倪匡所創造的虛構世界裡邊,是一位鼎鼎大名的人物,倪匡在其他書裡邊也提過,這個遊俠並不是獨行俠,是一個行俠仗義的人物,他不是獨行俠的原因,是因為他總是跟另外一個人搭檔,好像我們之前講過「戈壁、沙漠」是搭檔一樣的道理,這個游俠他的搭檔很好玩,姓「列」,「列子」的「列」,名什麼呢?名「傳」,「傳」是哪個傳呢?「劉銘傳」的「傳」,姓「列」名「傳」。

梅:列傳。

葉:直接看的話,會把它看成列傳(ㄓㄨㄢˋ)。

梅:對啊!一點都不錯。

葉:把這兩個名字擺在一起,很有趣,叫作「游俠、列傳」。

梅:啊?哈哈哈!

葉:所以一開始的時候,還以為是一篇文章的名字。

梅:對!

葉:這個游俠跟列傳,倪匡很早的時候寫過,但是在他最早的故事裡面,目前為止,我跟其他幾個倪匡迷很用力找還沒有找到。差不多在一九九零年代,倪匡又寫了一個獨立的游俠、列傳的故事,叫作《太虛幻境》。《太虛幻境》不難找,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找一找。所以在「思想儀系列」裡邊蠻熱鬧的,舊人物、新人物出場緊湊,而且都能夠用這些故事貫穿。最後還有一點時間,還要再介紹另外一對情侶,也跟「陰間系列」有關係,他們是盜墓專家齊白、還有古代大美人李宣宣,李宣宣就是我們之前「陰間系列」裡面講到的陰間使者。他們兩個竟然在「思想儀系列」裡邊被倪匡送作堆,更好玩的是,倪匡最後寫《只限老友》的時候,因為《只限老友》也是「思想儀系列」的故事,所以倪匡還想要再講一講他們兩個的故事。可是倪匡忘記了在那裡寫過,所以他寫了個e-mail給我,那時候我已經在台灣,這段我寫在《倪匡與我》裡邊了!他的e-mail很好玩,寫著:「李華:有事請教,齊白和李宣宣的一段情在哪一個故事中?若能告知,不勝感激!」

梅:他的事兒要來問你?

葉:他就是問我比較方便,我特別喜歡這種差事,因為每次能夠幫他查到的話,都感覺到非常榮幸。

梅:厲害!

葉:答案是什麼呢?答案是他們的一段情是在《改變》這個故事中,就是《將來》的續集《改變》。所以整個「思想儀系列」非常熱鬧,但是這些人物的出場都合情合理、都安排得絲絲入扣。

梅:是,所以對於倪匡作品來說,葉李華是如數家珍、倒背如流,而且又重新整理再演繹,讓它枝繁葉茂。你現在是可以變成大樹,也可以變成小盆景!你很厲害欸!

葉:哈哈哈!

梅:我想我們節目最後的時間,今天就多囉唆幾句,因為暫時,在空中,可能就不太容易聽到葉李華老師的聲音了。

葉:對,我要退隱一段時間。

梅:不過他的工作還是在他的書房裡繼續不斷進行。

葉:如果大家對我的近況有興趣的話,歡迎隨時上我的個人網站。我個人網站的首頁一定都會有最新的資料,比如說是《衛斯理回憶錄》又出版了什麼新書,諸如此類的。

梅:相關的訊息只要打「葉李華」三個字就可以了。唉唷!有時會找到一大堆欸!

葉:不會!因為我的個人網站如果在GOOGLE裡邊一定是第一項。

梅:不是,我是說,光是進入你的網站裡邊也是一大堆啊!

葉:還好!我會把最重要的東西都擺在首頁。

梅:這就很有效率,很有組織,把它做得讓我們在搜尋的時候很方便。

葉:現在在我的個人網站上面已經有《衛斯理回憶錄》一、二、三、四冊的詳細資料。順便跟大家分享一個我自己很高興的好消息:就是第四冊《移心》雖然才剛剛出了一個星期,但是已經上了金石堂排行榜了!

梅:喔?恭喜恭喜!

葉:我昨天看到的,第一周就進了第十七名,蠻高興的!

梅:這麼快喔?這個《移心》可不是「疑心病」的疑心,是把心到從甲地移到乙地的「移」喔!

葉:對,而且有好幾個讀者看完之後已經寫信給我,有蠻大的迴響了!

梅:你越寫越順喔?越寫越有自己的一些想法和創見。

葉:我總是希望每一本都不太一樣,呵呵!

梅:就像倪匡,在他的作品裡邊,他也不希望完全一樣,但是彼此又有一些關聯。

葉:對,有一些變化,但是,又萬變不離其宗。

梅:是的,我們用最後一分鐘的時間,談談你或者是倪匡的心願吧!

葉:倪匡的心願,我覺得他一生中的心願大概已經都了了,所以他現在真的無欲無求,快樂似神仙。

梅:閒雲野鶴!都交給你了。

葉:我的心願呢?當然第一個就是《衛斯理回憶錄》。對我而言,這是一個階段性的任務,有人問我是不是會一直寫下去,我說不會,最多不會超過十二本,目前預計還是十本。

梅:好的。

葉:可是另外一件事情希望能夠一直不斷、繼續下去,那就是倪匡科幻獎!

梅:是的!

葉:今年已經是第七年了!

梅:好,相關的資訊,聽眾朋友你心動不如行動,去了解、去認識,說不定你也可以自己動手來寫。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結束了,「好的梅話說」,葉李華,我們跟聽眾朋友說再見了。

葉:謝謝梅姊!謝謝大家!

梅: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