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聲電台「文藝橋」節目──衛斯理書齋單元
播出時間:2005年7月31日(日)早上8:00∼8:30
主持人:梅少文
主講人:葉李華教授
文字紀錄:吳雅芳

梅:各位愛好文藝的朋友,您早!真是迫不及待地歡迎聽眾朋友跟我一塊兒進入葉李華老師為我們開闢的「衛斯理書齋」,葉李華您好……。

葉:梅姊好,各位聽眾大家好!

梅:嗯……其實現在葉李華是在你自己的書齋囉?

葉:對。

梅:嗯,那這個虛擬的書齋事實上很快就可以落實在這文本上了,那就是《衛斯理回憶錄》,嗯,葉李華教授你應皇冠之邀吧?

葉:皇冠出版社,對。

梅:嗯,現在正是緊鑼密鼓的階段,那麼在你這個創作的過程當中,我們真是何其有幸能夠登堂入室一起來分享這個過程啊。

葉:這也是我的榮幸。

梅:嗯,好,其實呢,因為這個書齋在空中的開闢,讓好多好多的聽眾朋友、喜愛倪匡作品的這些讀者們,又喚起了好多過往的快樂的經驗。

葉:嗯,太好了。

梅:好,那我們趕快,因為時間有限啊,要趕快進入主題,不過呢,在今天進入主題之前,我必須還得要嘮叨幾句,因為聽眾的反映你必須馬上回應,對不對?

葉:當然,當然。

梅:嗯,好像聽說我們彼此都有聽眾的反映喔?

葉:對,我也收到了那個算是很重要的聽眾的來信。

梅:是,他的意思是什麼呢?

葉:喔,他特別問我一件事情,其實也是我們的老朋友了,他說,我在寫《衛斯理回憶錄》到底有沒有新東西?嗯……我想這可能也是很多聽眾所關心的,就是《衛斯理回憶錄》是不是只是把衛斯理的一百四十幾個故事加以濃縮,然後把它集中在一起?答案是……絕對不是這樣,因為兩年前我跟倪匡討論的時候,倪匡就說了,如果這樣做的話,雖然也算是很重要一件事情,不過讀起來可能會有點沉悶無聊,尤其是對老讀者來說,可能缺乏了新鮮感,所以倪匡說一定要加新的東西,而這個新的東西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難題跟挑戰,所以我記得我們做第一集節目預錄的時候,梅姊跟我討論,我說,我已經把所有衛斯理的故事通通複習完了,但是新東西怎麼加進去,我還沒有想到,那時梅姊鼓勵我說,我們一邊做節目、你一邊想,或許就可以想出來了。

梅:對呀!然後在我們做節目的過程中,這種激盪,說不定你就會有更多的新點子出現,對不對?

葉:真的,真的,現在是越做越順利。我記得我們在做第二集的時候梅姐還問我說,會不會有一些因為寫不出來的焦慮感,呵……我說其實真的是有的,那個就有點像是黎明前的黑暗,還有生產前的陣痛一樣,現在這些都一掃而空了,這對我來說是一個好消息,所以我很願意跟大家分享,就是現在的進展非常非常地順利。

梅:目前很順利喔,好,太好了!

葉:對,新東西源源不絕地出來,或許以前都在我的潛意識裡邊,噯,但是經過這一、兩個月,嗯,現在終於都通通挖掘出來了。所以說,新東西跟舊東西的比例,我不敢說是一比一,但是呢,在整個《衛斯理回憶錄》裡邊,新東西應該會占大概三分之一吧。

梅:嗯嗯嗯,好,這是好消息喔,你這種潛意識的東西應該是被喚醒了,它本來就存在著,我想應該是這樣子喔?是,那麼這個喚醒也包括嗯……聽眾朋友的參與跟加入喔。那麼在這裡呢,我這裡收到的這個聽眾的回應喔,最多的是覺得好像這個節目怎麼六十分鐘腰斬,只有三十分鐘就要硬生生地結束,覺得非常不過癮哪。

葉:我們總不能把「文藝橋」通通占掉吧。

梅:呵……因為這個議題……既然是搭橋的工作,畢竟還有很多需要搭橋的喔?好,那麼其實我自己喔,經過這段時間,好像每個禮拜有一個固定的東西督促著你非去做不可,這是快樂的負擔,對我來說,平常我們因為忙於很多別的事情,拉拉雜雜,真正能夠靜下心來看書的時間並不是很多,總要有些督促的力量。我覺得可能現在很多希望能夠在空中的「衛斯理書齋」裡一起分享的朋友們也跟我一樣,趁著這個機會,我們也就再複習,或者重新再去閱讀這樣的作品,對不對?

葉:對,而且是有固定的進度的,就像我上個星期結尾的時候說的,我們現在開始講的是衛斯理的最早期的故事,而越早期的故事寫得就越長。

梅:對呀,你說的這個長呀,哎唷喂呀!呵……可以這樣說嗎?其實對於現代人來說,真的是有這個必要把它濃縮,對於現代的年輕的讀者來說喔;可是對於老讀者來說,我想很多過往有過這種經驗的人喔,那是一種嗯……那是一種有的時候會捨不得看完的那種心情耶。因為它描述得很精彩,精彩是在它的過程,你又想很快地知道結果,又怕馬上知道結果,就希望在那個中間迴旋反覆,跟著它一起去經驗他經驗的、他探索的部分,對不對?

葉:對,但是其實我可以嗯……跟大家分享一下倪匡的經驗,比如說倪匡非常喜歡看金庸的小說,但是他絕對不會怕一口氣看完後,沒什麼書看了,因為他覺得金庸的小說值得一看、再看、三看、四看,其實上個星期我也稍微提到過。倪匡這一輩子看金庸的小說,每一本至少目前都看過三十遍以上,有幾本大概已經超過四十遍了。

梅:我想葉李華老師你一定同意倪匡的說法,至少在這個倪匡的作品裡邊,你的確是如此,而且是百看不厭,對不對?

葉:對,其實我自己在整理倪匡作品的時候,也會有這種感覺,因為每一次看,甚至用不同的速度來看都會有不同的體認。

梅:效果會不同,嗯嗯嗯。我想你應該讓太太在旁邊,作另外一種細微的觀察,就是當你在閱讀的時候,你的眼神,可以從眼神讀出你投入的心情,還有當時緊張的氣氛,那快慢節奏是可以從你的眼神裡看出來的。

葉:好主意,或許我們可以用攝影機偷偷地把自己拍下來,呵……。

梅:呵……只拍你的眼神,就可以猜測你看到的情境是到哪個階段了喔?

葉:好主意。

梅:呵……好,我們趕快進入主題了喔,今天我們要講的是《地底奇人》。

葉:《地底奇人》,顧名思義其實應該算是地底下一個奇怪的人物,但是,絕對不能夠直接這樣子顧名思義,所以說,我一再強調倪匡取的這些書名,其實都是別有用心,別出心裁地想一些讓你乍看之下有一點點感覺熟悉,卻有一點點陌生,到最後才覺得說,嗯,真是一個非常非常巧妙的書名。

梅:是的,好,我們就來看看為什麼他會取這個名字囉!

葉:因為《地底奇人》當初一開始倪匡寫的時候,是準備寫一群在中國算是比較傳統幫會裡一些神奇的人物,那為什麼叫「地底」呢?因為這個幫會在中國歷史上其實已經算是淵遠流長,但是幫會始終都算是一種所謂的祕密結社,不像我們現在有「人團法」的法律可以規範,因此這些民間團體都是光明正大的,在古代是沒有這回事情,古代所有的這些幫會都是祕密結社。但是呢,幫會絕對不等於是黑社會,這是倪匡甚至在《地底奇人》這本書裡邊(梅:括弧特別註明。)對,特別註明了。這個從古代一直到民國初年的這一些幫會,都比較像是一些工會的結構,但是,加上了這個祕密集會的色彩,這兩者的結合,裡邊能夠寫的故事就非常非常地多。倪匡當初是因為要轉型所以寫「現代武俠」,他就想到,或許以幫會的結構跟幫會的組織,來寫一些江湖上的奇人異事,會很有意思。不過,倪匡後來在一九八○年代重新整理他的部份作品時,他在序裡邊講到其實這個目的沒有完全達到,因為他說,到最後的結果還是寫成了一個很傳奇的故事。我覺得這是因為倪匡太喜歡說故事了,所以,開始的時候,他可能想要全面性地關照幫會裡邊的各個的架構,可是寫著寫著,越寫越過癮就特別凸顯了其中的幾個人物。

梅:就是嗯……好像那個心念是跟著這個手走的喔?跟著筆走的?

葉:對,也是剛才我們提到的潛意識,其實很多作家在寫作的時候,潛意識都發揮了非常大的作用。在這本書裡邊,最重要的幾個人物,其實也是幫會裡邊的人物,嗯……其實上次我們也稍微預告過了,那就是衛斯理後來的妻子白素,其實在很多讀者的心目中,白素甚至比衛斯理更受歡迎,而且更重要,這點是連倪匡自己都承認的,是在這本書裡邊才正式地出現。

梅:是是,可能倪匡當初在塑造這個白素的時候,連自己都沒想到,最後她會喧賓奪主喔,比衛斯理受歡迎喔?

葉:真的是這樣子。

梅:好,好像葉老師特別提到就是,在前兩部的著作裡邊,有更多的是武俠這方面的描述,對不對?

葉:對,上禮拜我們就提到過,因為在倪匡那個時代,一九六三年的時候,他最主要寫的還是武俠小說。而在他寫武俠小說之前呢,其實他從小就是一個武俠小說迷,讀了很多很多的武俠小說,上次我提過,他小的時候受到最大的影響是還珠樓主,那段時間他到了香港之後,他最癡迷的一個小說作家就是金庸,所以我剛剛也提過,金庸的小說他一輩子看超過三十到四十遍,所以我總覺得他的小說裡邊,有還珠樓主跟金庸的影子。呵……比如說它裡邊很多的科幻情節,事實上倪匡自己都承認,是脫胎換骨於《蜀山劍俠傳》,也就是還珠樓主的那些想像,而還珠樓主的想像,算是比較是神怪式的,倪匡是把它改頭換面之後,用科幻來加以包裝。他筆下的這些人物,多多少少有金庸的影子,比如說我就曾經跟倪匡討論過,白素這麼可愛的一個女主角,到底在金庸的小說裡邊能不能找到一個對照組?

梅:耶……這是好問題。

葉:我自己得到的答案是,其實白素有黃蓉的影子,嗯,就是《射鵰英雄傳》跟《神鵰俠侶》裡邊的黃蓉,其實連名字都有一點點配對,一個是白、一個是黃,呵……。

梅:呵……有趣得很。

葉:可是倪匡很反對我這個說法,那我就跟倪匡解釋說,你會反對的原因是因為黃蓉到了中年之後就越來越不可愛了,通常一般讀者喜歡的都是《射鵰英雄傳》裡面的黃蓉,而不是《神鵰俠侶》。

梅:呵……可是在倪匡筆下的這個白素一直都是很可愛的。

葉:越來越可愛,而且人格、性格越來越成熟,甚至她當了母親之後,仍然表現得那種感覺,深深抓住讀者的心,嗯……所以說呢,我們幾乎可以講倪匡在整個衛斯理系列裡邊,塑造了男人心目中最完美的妻子的形象,那就是白素。其實整理了一下倪匡筆下白素的優點,第一個美麗那是沒話說的,而且非常有智慧,不是聰明喔,是真的有智慧,噯,而且是能夠獨當一面,她武功當然是很高強,才能跟衛斯理速配,更重要的是,她的性格是非常地冷靜、非常地穩重,這點剛好可以補足這個衛斯理最大的缺點,噯。倪匡其實是刻意的,把衛斯理塑造成雖然也是很完美,但是,他卻有一個最大的缺點,就是脾氣相當暴躁、缺乏耐性,所以衛斯理後來的故事,很多都是一開始的時候,有人把一個很神祕的事件拿去找衛斯理,請衛斯理聽聽看或者能不能幫忙,衛斯理呢就嗤之以鼻,說這種事情我早就碰過,一點都不神祕,可是白素很細心地從裡邊抽絲剝繭發現說,嗯……還有一些更神祕的現象藏在裡面,衛斯理才慢慢地轉變態度,所以常常會變成前車後攻。

梅:嗯,所以她就占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互補角色了。

葉:對,「互補」這兩個字用得非常非常好。所以說,如果我們把這個衛斯理跟白素的性格比較一下的話,我們會覺得說,倪匡雖然很想把衛斯理塑造成相當地完美,其實之前我們也說過很多了,但是呢,衛斯理的完美顯得有點點硬梆梆的,而白素的那個完美卻是活生生的,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後來讀者會更喜歡白素的原因。

梅:是的,不過常常這個理想就是在書本裡喔?好,那既然這樣的話,我想這是白素第一次出現,她的身家背景在這裡也很自然地就把它作了一些描述,那就是白家幾個重要的人物囉?

葉:對,他們都可以說是幫會的人物,其實裡邊最重要的是白素的爸爸,而白素這個爸爸很有意思(梅:白老大),對,白老大。我們從來不知道他的真實名字,因為在任何一本書裡邊都沒有透露過,所以我們都只是以白老大來稱呼他,從頭到尾都是這樣子。倪匡其實花了非常多的筆墨在描述白老大這號人物,把他描述成一個非常非常傳奇的幫會人物,但是他絕對不是一個傳統的幫會人物,事實上他是留過學,而且受過非常現代的教育,可是呢……。

梅:我覺得不可思議耶!這個白老大,什麼學問都有啊?

葉:呵……對。

梅:呵……這是我們對於知識追求的理想吧!

葉:當然有一點點誇張啦,倪匡有一句話我是不敢認同的,就是他常常要描寫一個人,就是說這個人擁有好幾個博士學位。

梅:對呀,怎麼可能!一個博士學位都修死人了,呵……。

葉:所以我就私下把它寫成這個人擁有好幾個榮譽博士學位。

梅:這還差不多,呵……同意,同意。

葉:根據倪匡的書裡邊寫的白老大是青幫,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幫會裡邊最後一個龍頭老大,這個白老大當年年輕的時候有一個雄心壯志,就是希望把中國所有的幫會通通都串連起來,由他來當這個總舵主,希望能夠做一番事業來。但是倪匡從來沒有說希望能夠做起什麼樣的事業來,不過我們當然可以猜,應該是一個革命的事業,因為倪匡在這個《地底奇人》這本書裡邊其實也講過一件事件,我相信這是真的,雖然我沒有非常仔細地考據,這段其實很精彩,我可以稍微唸一下:

  這個七幫十八會,就是全中國最重要的二十五個幫會,分成七幫跟十八會,那這個人物呢,絕對不是像一般人所想像的那樣子,不時地會互相地爭鬥、會流血,而是,通常會和平相處,而且是互助互利的,因為這就是中國的幫會組織第一個最重要的宗旨,就是彼此要扶持。當年國父孫中山先生,曾經在美洲出任過全美洲洪門的大龍頭,來鼓吹革命,因為這就是孫中山先生看到了中國幫會的團結和行俠仗義本質的緣故。

葉:所以,據我所知,在推翻滿清革命之中,其實幫會也出了很大的一份力量,倪匡是覺得類似這樣的故事,或許在民國之後,還是可以再繼續再發生的。所以後來我們從衛斯理後面的書裡邊也陸陸續續知道,白老大當年花了多麼大的心力來串連這個七幫十八會,可是呢,功敗垂成,所以其實白老大在《地底奇人》裡邊剛剛出現的時候,是一個隱居了多年,甚至是生死未卜的一個人物,很多人都以為他已經消失了,從人間蒸發了,沒想到,他卻又另起爐灶,準備重出江湖,來做一番大事業。當然做一番大事業最重要的就是,除了有人之外、還要有錢,所以《地底奇人》這個故事的一個核心故事,就是尋找寶藏。其實這點跟《鑽石花》滿接近的,不一樣的是《鑽石花》的寶藏是二次大戰的時候納粹德軍所埋葬的寶藏,而《地底奇人》的寶藏是七幫十八會把所有的財物集中起來,要從大陸撤離,這點倪匡寫得有點隱晦,但是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他說因為時勢變了,所以大家都覺得這個老家待不下去了,老家當然指的是大陸,所以要通通撤離,而且要把這些錢都帶出來。

梅:帶出來。

葉:嗯,所以這個七幫十八會,二十五個全中國最重要的幫會的錢財,通通都埋在同一個地方,經過了一、二十年之後,大家準備把它取出來,再做另外一番大事業的時候,卻引起了一場寶藏的爭奪戰。

梅:是的,所以基本上這是個尋寶,看怎麼尋哪?

葉:對,因為故事寫得非常非常地長,所以倪匡當時好整以暇地安排了很多很多的插曲,到最後才發現這個寶藏是藏在菲律賓,所以衛斯理又到了菲律賓,然後大戰菲律賓當地最重要的一個黑社會叫作「虎克黨」,據我所知真的有虎克黨這種黑社會的結構,就好像當時在前面一部小說《鑽石花》裡邊,衛斯理曾經大鬥這個黑手黨一樣。所以前面兩本書其實滿有意思的,第一本書《鑽石花》衛斯理大敗了義大利的黑手黨,然後在這本《地底奇人》裡邊的結尾,衛斯理又把這個虎克黨的巢穴通通都剿清了,這個安排,我不敢說當時是刻意的,不過呢,這兩個安排種下了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種子。

梅:怎麼說?

葉:從此以後,國際刑警對衛斯理就刮目相看,以後衛斯理不管是到哪裡去,跟國際警方合作,都無往不利。甚至在下禮拜我們要談的那本書裡邊,衛斯理因此就要求國際刑警核發一個非常非常特別的全世界通行的一個證件給他,結果一拍即合,從此以後衛斯理不管出入哪一個國家,都非常非常地順利了。

梅:其實這個部分也是關鍵耶,他以後就不會在這個地方,讓我們覺得其實跟事實是脫離很多的,辦護照沒這回事兒,不必!通行無阻。

葉:對,但倪匡在寫系列小說時,其實有一個很大的優點,就是他絕對不會憑空捏造一、兩個過去的那些歷史,也就是說,比如在第三本、第四本書裡邊,他說他已經取得了這個國際刑警組織發的證照,是因為他之前曾經大鬥過黑手黨跟虎克黨,而這件事情,剛好他在前面一、兩本書裡邊都已經寫過了,這樣子就給讀者一個非常非常強大的一個信心。

梅:對,相信的確是可以的,也可以自圓其說。

葉:對,或許我們可以跟倪匡的另外一位好朋友古龍來比較一下,古龍在這點就做得算是比較誇張,比如說他筆下的一些重要的主角,像「楚留香」,他常常就會無緣無故地誇一下楚留香說,哇!楚留香多麼偉大,然後之前做過什麼事情,而這件事情是他從來沒有寫過的,這種手法、這種筆法如果用多了之後,讀者的信心就會越來越喪失了。

梅:是是是,所以他的伏筆幾乎有的時候根本就是用一部作品來證明。

葉:對對對,彼此互相牽制、互相影響,然後互相為伏筆。

梅:是是是,這樣的伏筆來、伏筆去以後,你就覺得它是活生生地,的確有這麼回事。

葉:是,然後讀者就會隨著這個故事中的主角慢慢慢慢地成長,慢慢慢慢地經歷各種事情,所以我後來有一個滿誇張、甚至可以說是有點肉麻的比喻,就是在很多很多讀者的心目中,這些角色都變成了不但是活生生的人物,甚至感覺起來像是自己的朋友、甚至是自己的親人的那種感覺。

梅:你說的一點都不錯,真的就是這樣!因為你很清楚他的來龍去脈。

葉:對呀,你很關心他,而且你定期地都會知道他一些近況。

梅:對對對對對對對,都有所本喔!呵……。

葉:這就是連載小說,而且是系列連載小說的魅力,更何況是連載了整整地四十年。

梅:我覺得真的不可思議耶!通常你要構思一個作品,可能這些人物啊、中間的複雜性啊或彼此的關係,都要有一個架構,然後再一一地鋪陳。我記得我在看紅樓的時候,我還要看前面的索引,要搞清楚誰跟誰是什麼關係,剛剛第一遍看的時候,對不對?那像這個的話,真不曉得倪匡當初在寫的時候是不知不覺就長出一個人了嗎?

葉:其實他有一些非常粗略的架構,然後一邊寫再一邊再補充它的血肉。倪匡曾經跟我講過一些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當我們在寫作的時候,千萬不要擔心有些東西還沒有寫進去,因為他說他有本事任何的新東西他都可以在後面再補充進去。

梅:呵……真厲害,包括衛斯理年輕的時候,他可以在最後把它補上去喔。

葉:甚至以後我們會提到,包括衛斯理的女兒,在衛斯理中年,甚至在白素都不可能懷孕的時候,竟然會憑空冒出一個女兒來,而且卻做得天衣無縫。

梅:嗯嗯嗯,這就是他高竿的地方了喔?

葉:對,這是我們非常非常佩服的地方,也是非常值得我學習的地方,現在我正在努力學習,呵……。

梅:是,你說學習,其實是挑戰哪?

葉:對,是挑戰沒錯。

梅:是不是?這是另外一個方式。你看通常像我們聽音樂什麼的也是,都覺得原版是最過癮的喔?所以你要再重新改版的時候、重新再創作的時候,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你就先要打破一般讀者先入為主的觀念,對不對?

葉:對,所以我可以稍微透露一點,我跟倪匡其實也透露過了,就是《衛斯理回憶錄》的架構是非常古怪的,衛斯理絕對不是好整以暇地坐在搖椅上面,不管是跟一個記者啦,或者說一個作家,或者他的兒孫在那邊回憶他過去的一生,絕對沒有那回事,衛斯理是在一個非常非常特殊的情境之下在作他的回憶。

梅:葉李華啊,我發現這個部分你一直在賣關子,這是最重要的部分喔!我想你應該是……

葉:這是學自倪匡的,一開始要先疑雲重重……。

梅:對對對對,我們就被你講得真的是心癢癢,都好想看看你到底會怎麼樣來呈現這個《衛斯理回憶錄》喔!

葉:大概再過半年吧!

梅:再半年喔?

葉:對,因為皇冠是說我必須在今年先至少寫出一、兩本,他們才敢陸續地出。

梅:沒錯,我覺得他也給了你一些時間的壓力。

葉:當然應該這樣子!

梅:嗯,所以這個是良性的壓力,你應該接受,對不對?

葉:絕對接受,所以我非常樂在其中,整個七月份我開始享受一個職業作家的生活,我跟很多人說,我七月份都在閉關的階段,當然啦,梅姊的節目例外……。

梅:謝謝你,我們也要拜科技之賜,透過這個電話連線,否則的話也不可能的啊。

葉:對,這是我唯一要跟聽眾朋友抱歉的地方,實在是現在沒有辦法做現場。

梅:噯,是啊,不過還好,我覺得這幾次的聲音,因為這個內容太精彩了,所以音質呢,大家也就稍微可以包容一下了喔。

葉:感謝,感謝。

梅:最主要就是內容精彩,這個是很重要的喔。我記得這部著作開始的時候,作者倪匡也曾經講,他說本來想要再重新把它調整一下,太長了,後來發現呢,左看右看好像難以切割,所以我在想喔,原作者往往會有這樣子的問題,就是你自己想到的東西,你捨不得放掉。

葉:對,不忍割捨。

梅:不忍割捨,噯!那麼換一個手啊,就比較容易了。

葉:其實我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知道該怎麼樣割捨的,因為對我來說,這些人物其實都是一些活生生的親人一樣。

梅:是,那這麼說起來,有的時候可能有些人物就被你塑幫捸H

葉:大概都是一些小配角吧,可有可無的小配角,在回憶錄裡邊可能沒辦法提,但重要的人物,或者是有關鍵地位的人物都一定會提到的。

梅:是的,好,我們最後要講幾個關鍵人物,白素是非常關鍵的人物,所以除了她的爸爸之外,她還有一個哥哥對不對?

葉:對,她的哥哥叫白奇偉,一開始在《地底奇人》裡邊,白奇偉算是一個很不孝的兒子,所以他幾乎已經變成了一個反派的角色,不過後來因為倪匡決定讓衛斯理跟白素成為夫妻,而白奇偉變成大舅子了,因此他就不能變反派,所以他就慢慢地改邪歸正了。這裡邊還出現了一、兩個人物是後來越來越重要的,其中有一個是衛斯理的老僕人,姓蔡,我們只知道他叫老蔡,跟了衛斯理一輩子的老僕人,忠心耿耿,我甚至曾經有一度懷疑他是不是就是衛斯理的爸爸?後來還是推翻了這個假設。另外還有一個人物,本來在這本書裡邊也是一個小人物,但是後來變成了一個響噹噹的大偵探,他叫小郭,姓郭,郭子儀的「郭」,倪匡都叫他小郭,他本來是衛斯理開的一個貿易公司,上次我們提過,他本來是小職員,但是因為他對偵探這些事情非常有興趣,他就曾經扮演了一個業餘的偵探角色,結果被人家打得鼻青臉腫的,後來他就辭職了,自己開了一家偵探事務所,當然衛斯理也一直在幫他的忙,所以他的偵探事務所的業務就蒸蒸日上,以後就幫了倪匡,應該說是衛斯理非常非常多的忙。

梅:是的,好,那麼我們可不可以再用一分鐘的時間作一些補充呢?

葉:預報下禮拜,第三本書,堂堂進入了真正的科幻的一本小說叫作《妖火》,妖就是妖怪的「妖」,你可以講說是妖怪噴出來的火叫「妖火」。這本書裡邊還是有濃濃的武俠味,不過那個時候,倪匡已經真的決心寫成科幻了,所以裡邊科幻的味道會更濃。

梅:是的,好,科幻的味道怎麼濃?那麼開始他是怎麼來鋪陳的呢?怎麼在這兩者之間作一個轉換呢?請聽眾朋友鎖定我們下個星期天的「文藝橋」節目時段,那麼交通大學科幻中心的主任葉李華、葉教授就要跟您話說從頭。如果您想要更深刻地參與我們這樣子的空中的書齋的話呢,您也可以利用這一個星期的時間,給自己一個讀書計畫,把這部作品先看一看。

葉:好,新版的《妖火》分成兩本,上冊叫《妖火》,下冊叫《真菌之毀滅》;舊版的話是一本書,就是《妖火》,大家其實很容易找得到。

梅:好的,可能是上下的兩本,那麼也可能就是一本。

葉:對,看哪一個出版社出的。

梅:那你說一下。

葉:嗯……如果是遠景出版社出的是一本;如果是風雲時代出版社出的就是兩本。

梅:喔,好的,那今天我們就暫時到這裡告一個段落,謝謝葉李華。

葉:謝謝梅姊,謝謝各位聽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