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 同步律

  過去十幾年來,我由於因緣巧合,對大唐盛世的歷史文化,特別情有獨鍾。不但對於帝王將相的生前事蹟,以及死後的埋骨之所,幾乎如數家珍,而且每有閒情逸致,還會常常翻閱《全唐詩》,或是朗誦幾篇《古文觀止》裡的唐朝古文。

  正因為如此,我對所謂的唐十八陵,算是小有研究,至少知道在那些陵寢中,絕對沒有早已失傳的『黃腸題湊』木槨。也正因為如此,幾年前,在破解『財神寶庫』的字謎之際,我不但猜得津津有味,還或多或少做了些貢獻。

  所以想當然耳,我對底下這段文字,同樣相當熟悉:

  ……利鏃穿骨,驚沙入面。主客相搏,山川震眩。聲析江河,勢崩雷電。至若窮陰凝閉,凜冽海隅。積雪沒脛,堅冰在鬚。鷙鳥休巢,征馬踟躕。繒纊無溫,墮指裂膚。當此苦寒,天假強胡。憑陵殺氣,以相剪屠。徑截輜重,橫攻士卒。都尉新降,將軍覆沒。屍填巨港之岸,血滿長城之窟。無貴無賤,同為枯骨,可勝言哉……

  老一輩的讀者,想必有不少人像我一樣,曾背誦過這篇千古奇文;年輕的朋友,如果感到陌生,不妨花幾秒鐘,上網查一查。應該很容易查到,這段文字,出自唐朝散文家李華的<弔古戰場文>。

  古戰場,顧名思義即古代的戰場,例如赤壁,就是中國歷史上最有名的古戰場。

  但是嚴格說來,誰也沒有參觀過真正的古戰場,因為無論任何戰爭,總有結束的一天,即使當時真的屍橫遍野、血流成河,甚至天崩地裂,經過幾十載的風吹日曬雨打,再怎麼轟轟烈烈的戰場,也會逐漸恢復舊有面貌,再也見不到戰爭所留下的傷痕。有人認為,這就是地球擁有『自癒力』的最佳例證。

  (由此可見,那位李華先生,和蘇東坡一樣,想像力著實不凡!)

  不過,正如我常說的,凡事總有例外──

  例外之一,就是不久前,羅開和溫寶裕無意間回到了過去,親眼目睹了一場『已成歷史的土星環戰役』。

  例外之二,則是在地球歷史上,至少曾有一場史前戰爭,被封存在『時光膠囊』之中,一直保存至今。更令人驚訝的是,那顯然是一場高科技戰爭,雙方(或至少有一方)甚至動用了核子武器!

  *  *  *

  冰棚和冰山,雖然都是由固態水組成的龐然大物,但兩者最大的不同,在於冰山獨立漂浮於海中,冰棚則必定附著於陸地,成為陸地的一種延伸(根據這個定義,北極自然沒有任何冰棚)。

  冰棚的形成,用最簡單的比喻,就是冰河從陸地慢慢流向海洋,阻塞在出海口所致。由此可知,在冰河時期,地球各大洲的周圍,都有機會形成冰棚。只不過,當冰河期結束之後,絕大多數的冰棚都隨之融化,其中無論夾雜任何物質,都盡數沉到海底。

  冰棚和陸地的交界,並不是一個垂直的接面,這就代表,冰棚的結構,主要分為兩部分,一部分覆蓋在陸地之上,另一部分的底端才是海水。

  南極的布朗特冰棚,當然也不例外,所以不難想像,當它受到超音波撞擊,裂成兩半之際,正是上述的兩部分彼此分離,而最後形成的斷層,也差不多就是陸地的邊緣。

  因此之故,這個斷層並不像斷崖那麼險峻,比方說,當初張堅和小寶等人,甚至沒有動用什麼特殊裝備,便安然抵達斷層的底部,隨即有了那個重大發現。

  而我自己,則是搭乘張堅安排的直升機,直接從空中縋下來。當我仍在半空之際,斷層的剖面已經能夠一覽無遺,那是十分難以形容的景象,在一大片白得刺眼的陡坡底部,有著一團黑漆漆、彷彿露天煤礦的部分。

  當然,那並非什麼露天煤礦,而是一場史前核子戰爭,所造成的大片焦土。

  *  *  *

  上一冊回憶錄,在提到溫寶裕和張堅有了重大發現之後,便戛然而止,完全沒有說明他們發現了什麼。雖然招致不少抱怨,但也有少數細心的讀者,從文末的《奇門》引文中,大致猜到了正確答案。

  沒錯,他們在南極布朗特冰棚的斷層之下,發現了一個冰封的核子戰爭現場!

  記得那天,當張堅在電話中,一定要我趕去現場,自己看個究竟,我還相當不以為然,回了一句:『要是沒什麼看頭,當心我一手一個,將你們拎到瘋人院去!』

  可是,等到我親眼見到了那個保存完好的遺址,我的態度立刻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原因很簡單,張堅和小寶的發現,實在太驚人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常常有人批評我,對於許多事的態度,總是前倨後恭,雖然我一向懶得辯解,並不代表虛心接受。但這一次,我心甘情願承認,自己的態度,是標準的前倨後恭。)

  置身於那樣的場景,我第一時間,想到了一九四五年的廣島和長崎。尤其是後者,因為我曾經做過詳細調查,印象特別深刻──死亡人數 逾 十萬,市中心建築物無一倖免,事後,可怕的放射性還久久不散。

  如今這個核爆現場,範圍或許小於廣島和長崎,但是滿目瘡痍的程度,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例如,在我們紮營處附近,聳立著一座又一座黑黝黝、亮晶晶的『小山』,根據我的估計,這群建築物,原本至少都有四、五十層之高,卻在爆炸瞬間一一崩解,緊接著,又被隨之而生的高溫,融合成了一堆堆玻璃化的殘骸。

  一時之間,我腦海中一片空白,不知怔了多久,才突然靈光一閃,開口問道:『有沒有挖出些樣本,做碳十四定年?』

  張堅聽我這樣問,不禁揚了揚眉,道:『你和小寶還真有默契,昨天下午,小寶第一時間的反應,也是要我做碳十四定年。』

  我連忙追問:『結果怎樣?』

  小寶搶著回答:『二十萬八千八百年前,誤差在一百年之內!這是將核爆的輻射考慮在內,做了修正之後的結果。』

  張堅則補充道:『我們在廢墟中,總共做了五處採樣,結果都相當一致!』

  聽到這個答案,我毫不考慮地斷言:『所以,這個遺跡最貼切的名稱,應該是「上一代戰場」!』

  小寶用力拍了一下手:『哈哈,英雄所見略同!有了這個鐵證如山的大發現,我就再也不愁死無對證了!』

  我們這段沒頭沒腦的對話,令張堅聽得一頭霧水,我感到有些過意不去,問小寶道:『那本《環》的袖珍本,還在你身上嗎?』

  小寶果然默契十足,立刻將之掏出來,高聲朗讀:『當時,我們的祖先是三千人,他們全是愛好和平的人,與其他幾十萬萬的人不同,他們看出了地球人的劣根性一天天發展下去,總有一天,會全部毀滅,所以他們離開了地球,他們離開了地球之後,被他們預見到的不幸,終於發生了!』

  想必過去這一個月,張堅對小寶的土星之旅,早已聽得耳朵長繭,因此他立即會意,猛吸了一口氣:『怎麼會那麼巧?』

  我也受到了感染,忍不住附和:『是啊,怎麼會那麼巧?』

  聽到我們的感嘆,溫寶裕眉飛色舞道:『我不是早就說過嗎,只要和衛斯理在一起,一定能夠一輩子巧合萬千,不絕如縷!』

  *  *  *

  溫寶裕所謂的『巧合萬千,不絕如縷』,自然又是再次引用七叔信中那句話,全文是:『一言蔽之,吾姪一生,巧合萬千,不絕如縷,遠非因果律能規範焉。』

  在回憶錄第五冊,我曾經詳細討論過這句話的微言大義,結論是,七叔是在向我暗示,我一生的無數奇遇,很可能受到了神秘的同步律所主宰,因為,在同步律發揮作用的情況下,越是巧合的事件,越容易同步發生。

  這種說法,乍聽之下匪夷所思至於極點,但據我所知,其實古今中外,都不乏這樣的奇人奇事。舉例而言,有一位諾貝爾級的理論物理學家,凡是他出現的地方,儀器經常會無故失靈,最有名的例證,是德國哥廷根大學的物理實驗室,曾經發生一次大爆炸,事後調查,當時那位物理學家正搭乘火車,經過哥廷根車站。

  事實上,這位物理學家不是別人,正是和心理學家榮格一起提出同步律的那位仁兄,大家如果有興趣,不妨上網找找他的生平資料。

  而我在撰寫回憶錄的過程中,對自己的一生,做了鉅細靡遺的回顧,也不禁越來越覺得,自己和同步律確有不解之緣,因為這方面的例子,在我的記述中俯拾皆是。

  我這麼說,一點也不誇張,不信的話,且讓我來做個示範:這篇開場白,目前為止只寫了兩三千字,有關我自己的記述,只提到了《環》和《奇門》這兩本書,可是,在這兩個故事中,同步律都發生了驚人的作用。

  有關《環》的部分,張堅剛才已經感嘆過怎麼那麼巧了,所以直接來講《奇門》這樁經歷吧。

  長話短說,《奇門》這個事件的主角,是一對神秘的時空旅人──米倫夫婦。想當年(公元一九六七),我對他們的真實身份,做過許多猜測,甚至懷疑他們也是某種『上一代人』,直到整整十年後,我才終於確定,他們的母星,竟然是所謂的『鏡像地球』,正因為如此,他們和我們唯一的不同,就是左右恰恰相反(例如他們的心臟長在右邊,他們的左腦負責圖像思考等等)。

  這時我才猛然驚覺,事實上,早在我接觸奇門之謎的整整十年前(而且同樣是在中南美洲),已經先找到了鏡像地球的堅實證據──這個證據,就是導致利達教授在亞馬遜雨林,住了半輩子的那棵『外星植物』!

  你當然可以說,這是無巧不成書,但在我看來,那正是同步律的一種通俗說法。

  至於最近也是最現成的例子,則是在上一冊回憶錄中,所敘述的三個故事。

  這三件事,原本看似八竿子打不著,可是一步步發展的結果,彼此卻逐漸有了交集,而更妙的是,甚至聚焦在同一個時間點──真是名副其實的同步!

  我將上一冊,命名為《乍現》,正是指這三件事,和我的精神失常之謎曙光乍現,有著千絲萬縷的牽連。不過由於篇幅的關係,在《乍現》一書中,我始終沒有找到機會,直接討論三者間的關聯。

  但正如我所說,第八冊的未盡之處,將在最後兩冊,做出完整和清楚的交代,所以不妨就在這裡,做一個簡單的整理。

  故事一(良辰美景為主角)和故事二(小寶為主角)的關聯,自然是兩者發展到最後,都跟上一代人和未來世界的鬥爭有關。

  故事一和故事三(天工大王倫三德為主角)雖然表面上毫無交集,但至少都牽扯到了『天工大王』一脈相承的世系。

  故事二和故事三之間的關聯,則是最為迂迴曲折,因為小寶冒著九死一生,去了一趟土星,卻在最後關頭功敗垂成,未能帶回上一代人的任何具體證據,因此捶胸頓足不已。沒想到,正是由於天工大王的失敗,令小寶在回到地球一個月後,在無心插柳的情況下,撞見了夢寐以求的鐵證!

  *  *  *

  在確定了這個古戰場的來歷之後,我立刻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原來,二十萬年前,那些留在地球上,未曾移民土星的上一代人,真的是在一場世界大戰中,盡數滅絕的。

  這場史前的世界大戰,由於年代久遠,逐漸成了我們『這一代人』的神話。例如我曾經提到,在最古老的印度梵文史詩之中,就有這方面的翔實記載。而《聖經•啟示錄》裡面,不約而同也有類似描述核戰的文字。此外,某些研究中國神話的學者,也早已懷疑,所謂的女媧補天,其實是一位好心的女性外星人(來自愛神星的那位愛神?),掃除了大氣層的濃厚輻射雲,重新開啟了地球的生機。

  然而,在此之前,從來沒有任何考古學家,在地球上任何一個角落,發掘過這場史前大戰的真憑實據,又是什麼原因呢?

  這個問題其實不難回答,我稍加思考,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當天稍後,我將自己想到的答案,提出來向張堅求證,張堅緩緩點了點頭:『對,這應該是唯一的解釋了。鋪天蓋地的輻射雲,導致了核子冬天的來臨,令地球提前進入另一個冰河期。等到冰河消退之後,上一代文明所有的遺跡,都被沖刷到了深海,只有這裡例外──』他伸出右手,指著面前這一大片廢墟,激動地道:『我做夢也想不到,在退休前夕,居然還能有這麼重大的發現!』

  不料,溫寶裕卻接口道:『所謂飲水思源,這個發現應該歸功於天工大王才對!要不要將他老人家也找來,大家共同研究,說不定……』

  張堅聽到『天工大王』四字,立刻繃起了臉孔,小寶察言觀色功夫一流,連忙改口:『不對不對,是我一時沒想清楚。嗯,如果沒有張博士你號召群雄,兄弟姐妹號就不會被迫騰空;兄弟姐妹號若不騰空二、三十公尺,天工大王的超音波,也就不可能將這座冰棚震裂!所以歸根究柢,還是要感謝張博士你的高瞻遠矚。我在此正式提議,將這個斷層命名為張堅斷層,這個遺址,命名為張堅古戰場!』

  俗語說,千穿萬穿,馬屁不穿,聽了小寶這番夾纏,張堅雖然啐聲連連,臉上的笑容卻久久未曾散去。

  所以,當張堅的心臟,停止跳動的時候,臉上兀自帶著這個笑容!不過,千萬不要猜,張堅是由於興奮過度,心臟病突發,那是三流電影或九流小說,才會出現的情節。

  *  *  *

  在解釋張堅的死因之前,得先對當時的場景,做一點補充說明。

  由於已經確定,那場核子戰爭發生於二十萬年前,再強烈的放射性,也早已衰退到無害的程度,因此,張堅和小寶的探險隊,在斷層遺址旁挖了一個冰窟,就地紮營。剛才那番對話,正是我們在營地中進行的。

  事發當時,已經是『深夜』,但因為南極正值夏末,所以陽光依舊耀眼,我們的精神也分外抖擻。

  當張堅正陶醉在小寶的恭維中,說時遲,那時快,從核子廢墟裡面,突然射出一道強光,不偏不倚,正中張堅的左胸!根據我的估計,張堅的心臟,瞬間停止了跳動,所以他才能帶著笑容死去,沒有顯露絲毫痛苦。

  這個變故,著實來得太突然,況且光速又是宇宙間最快的速度,我就算有再大的能耐,也來不及出手相救。

  面對這個突如其來,而且完全出乎意料的襲擊,雖說我身經百戰,一時之間也險些慌了手腳。好在,拜多年冒險生涯之賜,我的身體已搶先大腦一步,施展九滾十八跌的身法,滾開了兩三丈。

  不料,正當我準備開口,警告大家就地掩蔽,耳際竟響起溫寶裕的聲音,驚慌失措道:『張博士,張博士,你醒醒啊!』

  我抬頭一望,溫寶裕居然不知死活,正在替張堅做心肺復甦術!

  我眼見情況緊急,毫不考慮便撲上前去,還不確定有沒有推開小寶,眼前已閃起一片灼熱之極的光芒!我立時感到全身麻痺,隨即和張堅一樣,碰地一聲,仆倒在雪地上。

  但不一樣的是,我並沒有一下子就失去意識。我忍著胸口劇痛,拚命抬起頭來,無論如何也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下的毒手!

  我勉強放眼望去,看到不遠處,廢墟的某個角落,果然有些動靜,彷彿有什麼東西,即將破土而出。

  不知過了多久(也可能還不到一秒鐘),當我的視線,已經逐漸模糊之際,終於看到從廢墟之中,飄出了兩三個人影,迅速飛到我面前。

  下一刻,我全身的血液,瞬間降到了冰點!

  我見到了一生之中,最可怕的宿敵!

  雖然此時,我整個人趴在地上,仍然能將這幾個可怕的敵人,看得一清二楚。因為,對方的身高,只有大約二十公分!

  沒錯,沒錯,它們正是來自未來世界、幾乎無所不能的小機器人。

  據說,人在死前迴光返照之際,會有很短暫的一段時間,頭腦特別清楚敏銳。例如,愛因斯坦臨終前,忽然想通了困擾他三十多年的難題,就是歷史上最有名的例子。

  我當時的情況,也庶幾近矣,電光石火間,我完全想通了!

  ──二十萬年前,上一代地球人的世界大戰,真正的始作俑者,其實也是那個未來世界,目的當然是要消滅這批『對機器人已有警覺』的地球人。

  ──未來世界照例派出一批小機器人,它們的任務,不外是引爆那場世界大戰,以及事後負責清理戰場。

  ──核子大戰結束後,由於核冬效應遮蔽了陽光,令那些小機器人失去動力,進入了冬眠狀態,久而久之,也成了核戰廢墟的一部分。

  ──直到冰棚意外崩裂,那些埋在廢墟之下,長達二十萬年的小機器人,才終於再度接觸到太陽能,逐漸活了過來。

  ──活過來的小機器人,立即繼續執行命令,利用致命的光線武器,開始消滅周遭『殘存』的人類!

  *  *  *

  真巧──或許仍是同步律作祟──當我想通了所有的關節,我的心臟也完成了最後一次跳動。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