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之一  姐妹

   風很猛,被烈風颳起來的沙,在半空之中互相傾軋,發出一種能鑽入心肺之中的尖銳聲音,那種聲音,幾乎是只能感覺到,而並不可能聽得到,當你仔細傾聽的時候,根本不覺得這種聲音的存在。但是當你在烈風之中,吃力地踏著地上鬆軟的沙土,彎著腰,向前一寸一寸挪移著身子之際,就可以感到這種聲音的壓力,在剉刮著你身上的每一根神經,使你感到自己的身子,可以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爆散,全身化為無數的細沙,消失於一望無際的沙漠之中。

   這時,天還沒有黑,所以在一片黃濛濛的境地之中,就快西下的太陽,看來就只是一個棕色的圓圈,一切全是黃色的,只不過深淺略有不同而已。

   良辰美景互相攙扶,頂著風,一步一步,在向前移動著,每當她們提起腳來,深深的腳印,立時就被捲過來的細沙,完全淹沒。

   這是她們進入沙漠的第十五天。

   這個沙漠的名稱,叫作塔克拉瑪干。

   塔克拉瑪干當然是音譯,據說,它真正的意思是『進去出不來』!

  *  *  *

   十多年來,良辰美景這對孿生姐妹花,雖然足跡踏遍全球五大洲,可是對於嚴寒和酷暑之地,兩人總是敬而遠之。

   原因說來十分好笑,在極端氣候下,兩人自然無法再穿著一襲飄逸的紅衣。

   因此半年前,如果有人說,她們將在中國最大的沙漠,有一場出生入死的經歷,兩人一定當作天大的笑話。

   事實上,半年前,良辰美景正整裝待發,準備前往十幾座古墓,取出許多無價的稀世奇珍,但可想而知,這些古墓沒有任何一座,位於甚至接近沙漠地帶。

   這就代表,她倆在選定目標之際,刻意放棄了所有的埃及法老墓。反正可供選擇的古墓超過一百座,當然不差那幾座金字塔。

   回憶錄第六冊曾經提到,當時我們手邊,有一份齊白留下的秘密檔案,裡面不但詳細記錄了他所發掘的一百三十七座古墓,還分門別類列出他在其中所發現的陪葬物品。

   為了替溫寶裕籌募『天算獎』基金,我們大家決定,在不違背齊白囑託(也就是不令那些古墓提早曝光)的前提下,從每座古墓中,取出幾件價值連城的珍寶或古物,當作募款晚會的主要拍賣品。

   當下,良辰美景便自告奮勇,我們也一致認為,這對身材嬌小、輕功絕頂的孿生姐妹,是取寶的不二人選。

   可能有人仍然記得,紅綾因為落選,還當場生了一小頓悶氣。

   不過,那只是個小插曲,或許大家印象不深,但相信老朋友們,應該都沒忘記,我曾不只一次強調,良辰美景的取寶行動,非但沒有想像中那麼順利,甚至還導致計畫中的盛大募款晚會,因而胎死腹中。

   這一切,在當時看來,只能說人算不如天算,可是如今回顧,卻又顯得冥冥之中,似乎自有定數。

   太過曲折複雜的故事,實在很難找到巧妙的切入點,索性反璞歸真,從頭說起吧。

   且說不出三天,良辰美景已經根據齊白的檔案,選定了十幾座古墓,其中十之八九,都位於歐亞大陸。

   她們在一張世界地圖上,將這些古墓的位置,一一標示出來,然後依照遠近順序,畫出一條取寶路線。

   這條路線的第一站,是中國的陝西省。

   雖然在近代,無論就政治或經濟而言,陝西都處於接近邊陲的地位,然而,凡是熟悉中國歷史的人,都瞭解陝西這個地區,有著輝煌的過去,說它是中國古代文化的第一重鎮,也絕不為過。

   其實,連小學生都知道,黃河流域是中華民族的重要發祥地,而陝西正位於黃河中游,因此可想而知,傳說中的所謂三皇五帝,包括大家所熟悉的炎帝和黃帝,據說都是生於斯、葬於斯。可是,千萬不要以為,在齊白發掘的一百多座古墓中,包括了『黃帝陵』在內,因為身為一位頂尖盜墓人,齊白很早就瞭解,所謂的三皇五帝,都只是神話傳說中的人物,其真實性不會超過開天闢地的盤古,或是煉石補天的女媧。

   至於陝西最重要的一座古墓,自然是舉世皆知、早已列為世界文化遺產的秦始皇陵。

   可惜的是,秦陵也並不在齊白的古墓清單中,而箇中緣由,我早已在《異寶》這個故事,做過詳細的記述。一言以蔽之,秦陵的建築結構,太過鬼斧神工,以致連齊白這位世上最頂尖的盜墓人,竟也不得其門而入,只能利用間接的方法,取得其中一個異寶。(但這也難怪,齊白只是地球上的盜墓冠軍,秦始皇的陵墓卻是外星人幫忙建成的,所以我曾公開說,齊白雖敗猶榮。)

   不過,請大家不必失望,齊白在陝西這個地區,真正發掘成功的古墓,其實也洋洋大觀──時間橫跨近兩千年,包括了好幾個重要的朝代。

   而良辰美景所選定的目標,則包括唐朝、漢朝和西周王陵各一座。

   在齊白的檔案中,對於漢唐那兩座陵墓,有著詳細的記載,包括墓主的身份,以及隨葬物的詳細清單和考據資料。(齊白所做的考據,其詳盡和精確程度,絕不下於任何一篇考古論文──甚至可以說,很少有考古論文,能與之相提並論。)

   可是,想必由於年代越久遠,考據越困難,齊白對於那座周朝陵墓的主人,卻語焉不詳,在每段文字後面,幾乎都打著問號,表示只是他的推論。

   簡單地說,齊白根據墓穴的形制,推論這座古墓所葬之人,是西周早期的某位天子(齊白用詞相當精準,當然不會稱周王為皇帝),甚至也不無可能,墓中的骸骨,就是那位名氣超過歷代周王的周公。

   至於其內的隨葬品,齊白雖然認出了九成,例如什麼鼎、什麼盤、什麼觶、什麼鬲之類的,但仍有幾樣古物,他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第六號不明物』,因為在這個條目後面,齊白寫道:『一九九○年補記,衛斯理推論,此物疑似《太平廣記》所記載之「火齊鏡」,雖有些道理,仍有諸多矛盾之處。』

   必須說明的是,想當年,我從齊白留下的檔案中,讀到這則記載之際,努力回想了好久,才終於想起來,自己的名字,怎麼會在這裡出現。

   原來,一九九○年,齊白尚未成為陰間冥仙,自然並未大徹大悟,所以言談之際,仍語多保留,和後來將一百多座古墓盡數託付給我的灑脫,不可同日而語。

   記得當時,齊白是這麼說的:『我在一座兩三千年前的中國古墓裡,發現一件絕不屬於那個時代的古物。』

   如果換成別人,想必立刻豎起耳朵,我卻故意打了一個呵欠,道:『無論多麼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事件,如果一再重複,也就失去吸引力了。』

   齊白顯然沒聽懂我的意思,追問:『此話怎講?』

   我又伸了一個懶腰:『幾年前,你用探驪得珠法,從秦陵挖出的那個「異寶」,不也是絕不屬於那個時代?後來真相大白,果然不出我所料,又是外星人留下來的。』

   齊白猛力揮了揮手:『不一樣,這回完全不一樣,我敢肯定,這回和外星人絕對沒有關係!』

   我的好奇指數稍微升高一點,道:『為何如此肯定?』

   齊白斬釘截鐵:『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件古物的外型,有著好幾種中亞古文明的特徵──這些特徵經過幾千年的演變,就像遺傳因子一樣獨一無二。』

   我沒好氣地道:『既然這樣,你為何又說,那件古物不屬於那個時代?』

   齊白吁了一口氣:『因為它連著一個容器,那容器雖然同樣古老,可是無論怎麼看,都無異於一具蓄電池!』接著,齊白不容我插嘴,詳細描述了那件古物,原來是個半徑大約四十公分的古鏡。

   當下,我立刻想到了《太平廣記》中,有關火齊鏡的記載:『周靈王二十三年起昆陽台,渠胥國來獻玉駱駝高五尺,琥珀鳳凰高六尺,火齊鏡高三尺,暗中視物如晝,向鏡則聞影應聲,周人見之如神,靈王末,不知所之。』

   我之所以產生這個聯想,是因為從現代角度看來,這面由雲母磨成的鏡子(火齊就是雲母的古稱),活脫一具平面顯示器,所以理當備有電源。

   實際上,不管那面古鏡,到底是不是傳說中的火齊鏡,都十分值得做進一步研究,因此,我才大力向良辰美景推薦,將那座西周古墓,列為取寶目標之一。

   良辰美景欣然接受我的建議,溫寶裕在一旁,半開玩笑道:『你們拿的時候,可千萬要小心,別被電得花容失色!』

   良辰美景嗤之以鼻,一個道:『即使真的有電,隔了三千年,也早就漏光了。』另一個接口道:『就算沒漏光,又有什麼大不了的?』然後,兩人齊聲道:『從來沒聽說,電池裡那點電,也會電人!』

   溫寶裕皺起眉頭:『拜託,你們有點常識好不好?一顆電池電壓太低,當然電不了人,可是足夠多的電池,串聯在一起,同樣能夠發出高壓電。網路上有一篇精采之極的科幻小說,一個盜墓賊,千辛萬苦鑽進了秦始皇陵,最後竟然被水銀電池給電死了!』

   我正想說,這算哪門子科幻小說,突然間豁然開朗,忍不住鼓掌叫好:『果然精采,司馬遷告訴我們,建造秦陵時,曾使用大量水銀,模擬百川江河大海,沒想到那只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製造一組防盜的電網。』

   小寶經我一誇,果然得意忘形,開始言不及義:『還好齊白當初,沒有真的進入秦陵,否則被電得三魂悠悠,七魄蕩蕩,恐怕也當不成冥仙了。』

   閒話到此為止,趕緊回到良辰美景的取寶行。

   幾天後,良辰美景就抵達了陝西(她們擁有好幾家國際通訊社的特派記者頭銜,出入任何地區,自然都十分方便,再加上兩人輕功絕頂,即使闖進『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也如入無人之境)。

   她們根據齊白所繪製的詳細地圖,先後進入了那兩座漢唐古墓,果然有如按圖索驥,順利得難以想像。後來,她倆回憶道:『齊白叔叔的地圖畫得真好,我們在地宮內的行動,簡直就像拿著導覽手冊,參觀一座博物館一樣。』

   雖說良辰美景見多識廣,但那兩座帝陵的地下墓室,仍令她們驚嘆不已,當場大呼不可思議。

   舉例而言,那座漢朝古墓,雖然根據歷史記載,應數西漢帝陵中,實踐『薄葬』最徹底的一座,可是墓室的宏偉程度,以及其中寶物之多,仍足以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列為世界文化遺產。

   (在此插句話,直到今天為止,這些漢唐帝陵,也尚未進行正式的考古開挖,可是歷朝歷代的盜墓人,早已前仆後繼,在每座帝陵附近,挖了不知多少『老鼠洞』。好在真正遭劫的,都是皇親國戚和王公大臣的陪葬墓,至於帝王陵寢,由於機關重重,防範嚴密,也只有齊白這樣的頂尖盜墓人,才能『如入無人之境』。)

   別的不說,光是棺槨的規模和樣式,就令這對孿生姐妹,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嚴格說來,棺和槨其實是兩樣東西,所謂的槨,通常是指套在棺木外面的『外棺』。換句話說,棺和槨一裡一外,對屍體構成了雙重保護。

   但如果讀者諸君,對槨並不熟悉,那也是理所當然,因為有史以來,無論古今中外,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九的平民百姓,身後事都是有棺而無槨,唯有帝王將相的屍骨,才有機會(或有需要)得到多一層的保護。

   雖說『槨』俗稱外棺,實際上形式五花八門,絕不能想像成一具比較大的棺材。例如早在三千多年前的商代,槨就已經演變成了木造的空間,稱為槨室,棺木則擺在正中央。到了西漢,槨室的材料被磚石所取代,但這麼一來,槨室本身就成為墓室,而槨也就名存實亡了。

   唯一的例外,就是帝王的陵寢,在墓室之內,棺木之外,仍舊有一重極其特殊的保護層,那就是使用整齊劃一的方形柏木,一層層密實地堆疊於棺木周圍,直到堆出一個巨大壯觀的『積木』。

   這種木槨不但外型古怪,而且名字更怪,叫作『黃腸題湊』,但為了避免離題太遠,在此就不詳加解釋了,大家若有興趣,反正網路上資料豐富之極。根據我的經驗,凡是看過黃腸題湊照片的人,無不贊成它絕對是自古至今,最特殊也最古怪的一種外棺。

   然而弔詭的是,似乎從來沒有人想到,一旦盜墓人進入墓室,無論外棺造得多麼結實嚴密,對內棺也無法再起任何保護作用,到頭來還是白忙一場!

   幸好在此之前,進入過這個墓室的人,只有『以盜墓之名,行考古之實』的齊白一人,所以這時候,良辰美景所見到的,仍是疊得密密實實的巨大木槨,而不是一堆散落墓室的木頭。

   也幸好如今進入墓室的,是良辰美景這兩位業餘盜墓人,所以這個黃腸題湊木槨,以及其中的主人劉恆,能夠繼續安然無事,等待後世考古學家,以專業手法,令其重見天日。

   換句話說,良辰美景僅僅從墓室內的無數隨葬品中,取走了兩三樣,其他完全秋毫無犯。

   事實上,就連她們出入墓室的甬道,都是齊白早就打通的,根本不勞她們動手。所以我才一再強調,她們的任務,只是去『取寶』而已。

   隨後,她們在唐代古墓中的經歷,也是大同小異,因此一筆帶過即可(不過當然沒有看到另一個黃腸題湊,它早在東漢就失傳了)。

   唯一需要詳加敘述的,是她們最後進入那座西周古墓,所發生的變故。

   至於明明是按圖索驥,為何仍舊發生意料之外的變故,我早就說過了,那是人算不如天算。

   且說齊白在『導覽手冊』中,曾經特別強調,這座西周古墓,有幾處精巧的機關,當年,他花了好幾天的工夫,才終於將之破解──請注意,是破解,而並非拆除。

   這就代表,良辰美景必須一絲不苟,完全依照齊白的說明行事,才能安然進入墓室。

   臨行前,我還特別囑咐她們,古墓中的防盜機關,凶險程度遠非現代人所能想像,萬萬不可仗著輕功絕頂,就等閒視之。若不依照齊白的指示,哪怕走錯一步,都有可能惹來殺身之禍。

   良辰美景表面上唯唯諾諾,但我當然看得出來,兩人心中大大不以為然。

   當我正在考慮,是否該勸她們放棄那座古墓,另選一個比較安全的目標,沒想到這時候,溫寶裕非但不幫忙,竟然還來攪局,誇張地道:『衛斯理顯然是中了還珠樓主的毒,才會這樣說!』

   我立刻怒目相向,小寶吐了吐舌頭,辯解道:『我的意思是,《蜀山劍俠傳》裡面,最厲害的武器,都是上古的神兵利器,好像科技的發展,永遠在倒退一樣。』

   我沒好氣地道:『我以為你從來沒讀過這套書,怎麼突然如數家珍?』

   小寶得意洋洋:『上次聽你說,沒讀過這套書,枉為人也,我立刻找來看了兩遍。』

   我揮了揮手,想要言歸正傳,不料小寶還有話說:『但我最近讀了一篇小說,把上古的神兵利器,好好消遣了一番。故事中的青年俠客,機緣湊巧,找到一把千年古劍,正準備大展身手行俠仗義,沒想到古劍剛剛出鞘,就被惡霸用一把普普通通的鋼刀,劈成了兩半!』

   我斥道:『這是什麼三流武俠小說?』

   溫寶裕正是在等我這句話,手舞足蹈道:『如果故事就在這裡結束,自然是三流,可是最後,作者一句神來之筆,令得這篇小說的價值,瞬間直升兩級!』

   說到這裡,小寶故意吊胃口,喘了一口大氣,才背書似地道:『他沒想到,一千多年來,冶鐵煉鋼的技術,不知進步了多少!』

   良辰美景終於有了借題發揮的著力點:『有道理,我們舉雙手贊成!古墓中的機關再精巧,也是三千年前的產物,沒什麼好怕的。』

   我急中生智:『你們自己看看,齊白明明寫道,他花了好幾天,才終於破解了那些機關,你們又怎麼說?』

   良辰美景一時啞口無言,我正準備乘勝追擊,白素突然正色道:『或許我們應該換個角度思考,齊白花了那麼大的工夫,破解那些機關,也許並非為了避免為機關所傷,而是剛好相反。』

   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我使勁拍了一下手掌,高聲道:『對,一定就是這麼回事。就像同樣是挖個地洞,建築工人只要一天,考古學家卻要花上好幾年,唯有這樣,才能完整保存埋藏地下的古物和遺骸。』

   白素默契十足地接口道:『所以說,如果你們不遵照齊白叔叔的囑咐,很可能無意之間,破壞了已有三千年歷史的科技遺跡。』

   良辰美景終於心悅誠服,用力點了點頭,我心中一塊大石頭,這才放了下來。

   坦白說,我和白素對於墓中機關的推論,是否正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理由足以說服良辰美景,進了古墓之後,不會臨時起意,輕舉妄動。

   我之所以不厭其詳,仔細交代這段經過,不外乎是為了強調,良辰美景在墓中所經歷的變故,真的只能說是人算不如天算。

   對了,她們將這座西周古墓,當作第三站,也是其來有自。因為根據齊白的記載,相較於漢唐帝陵,進入這座古墓的過程比較辛苦,進去之後,活動空間也窄得多。

   原因很簡單,這座古墓的總面積,雖然也不小,可是墓室的高度,幾乎等於零。所以說,墓穴內唯一的活動空間,就是齊白當年,效法土撥鼠,所挖出的密密麻麻的地道。

   齊白是天生的盜墓人,無論多麼小的地道,對他而言都綽綽有餘。記得我剛認識他不久,他為了躲避追殺,在新墨西哥州沙漠中隨便挖一個土坑,就在裡面生活了幾十天。

   可是,在狹窄的地道內鑽來鑽去,絕非良辰美景的專長,更糟的是,一旦鑽入地道,她們的絕頂輕功,再也派不上任何用場。

   若不是她們好勝心極強,在我們計畫之初,兩人看到齊白的記述,想必就早已打退堂鼓了。

   因此可想而知,她們將這座西周古墓,放在第三順位,是理所當然之事。

   幾天後,她們做好了萬全準備,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來到了古墓的入口──嚴格說來,是齊白替這座古墓,所挖鑿的盜洞入口。

   齊白將這個入口,掩飾得十分隱密,良辰美景若非知曉內情,即使來到近前,也一定看不出任何端倪。

   自古以來,盜墓人用來掩飾盜洞的方法,一是利用天然地形當作屏障,二是種植各種農作物來遮掩,甚至有人將古墓附近一株大樹挖空,作為盜洞的入口。

   然而,如果齊白沿用這些方法,也就不配稱為世上頂尖的盜墓人。他掩飾盜洞的妙招,可說五花八門,洋洋大觀,絕不拾人牙慧,拿這座西周古墓當例子,即可看出齊白別出心裁之處。

   他在盜洞之上,豎了一塊墓碑,然後稍加修整,做成一個足以亂真的『土饅頭』。在一般人眼中,保證看不出任何破綻,至於齊白的『同行』,則會一致認為,那只是一座窮苦人家的墳墓,裡面不可能有任何油水。

   所以,即使經過了十幾二十年,那座假墳也算墓木已拱,卻始終沒有任何人,發現其下的大秘密。

   當晚,良辰美景按圖索驥,找到了那塊墓碑(墓碑倒不是假貨,而是齊白就地取材,從附近的墳地移植來的,上面還刻有『清光緒二十八年』等字樣),但兩人在動手開挖之前,仍著實猶豫了一陣子。

   因為齊白將那個墳頭,做得實在太像了,兩人雖然明知裡面沒有屍骨,可是心理上,還是有十分異樣的感覺。

   最後,她們終於克服了恐懼,一起推倒了那塊墓碑……

   進入盜洞之後,根據齊白的記載,必須爬行近百公尺,才能抵達墓穴的所在。這段路程,由於是齊白自己所挖的聯絡通道,當然不必擔心會有任何機關。

   雖然良辰美景身材嬌小,但在僅可容身的地道內匍匐前進,仍舊感到相當吃力。兩人不約而同,都在心中埋怨起齊白叔叔,怪他當初為何不將地道,挖寬一兩尺。(如果齊白聽到她們的埋怨,一定會板起臉孔,訓斥她們一頓。因為挖洞並不算太難,將挖出的泥土運到地表,卻是大工程,當然得能省就省。)

   與此同時,姐妹倆還暗忖,好在沒讓紅綾來,否則她也只有把風的份。

   心理學家早就知道,任何人在封閉空間中,都會不知不覺胡思亂想,這時的良辰美景,自然也不例外。她們甚至還開始後悔,不該拒戈壁沙漠於千里之外,因為在她們出發之前,戈壁沙漠曾自告奮勇,要替她倆打造一套佈滿鋼珠,能夠自動爬行的特製盜墓衣。(不過話說回來,在我提供給她們的應用裝備中,還是有不少戈壁沙漠的產品,只是她們不知道罷了。)

   良辰美景雖然不停胡思亂想,手腳卻始終沒有停下來,終於爬到了墓穴的真正入口,兩人立刻精神為之一振。

   在進入墓穴之前,她們將齊白所寫的路線口訣,又在心中默唸了一遍。因為齊白在檔案裡特別強調,路線順序絕對不能弄錯,否則就有觸動機關之虞。

   雖說墓穴中的地道,也是齊白所挖掘的,但良辰美景一爬進去,就發現和剛才那一百公尺,有著相當大的差異。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說,前面那段連接盜洞和墓穴入口的路徑,幾乎沿著一條直線前進,可是墓穴中的地道,則蜿蜒曲折,甚至忽上忽下,毫無任何規律可言。

   或者應該這樣說,規律只有一個,就是避開墓穴內所有的機關。

   然而,良辰美景做夢也沒想到,她們進入墓穴之後,爬行了不多久,還沒見到半件古物,竟然就觸發了致命的機關!

   事過境遷之後,兩人回憶道:『我們可以對天發誓,絕對沒有亂闖,完全依照齊白叔叔所畫的路線前進,而且順序絕對沒有弄錯。兩次碰到岔路,我們都再三核對……』

   既然這樣,她倆為何還會觸動機關?事後經過我們推理,道理其實簡單之極,但這是後話,暫且表過不提,因為想必大家急著知道,良辰美景到底觸發了什麼致命機關!

   千萬不要猜,從墓穴深處,射出一大篷飛鏢,或是飄來一陣劇毒的氣體,這類的防盜機關,即使並非小說家的幻想,也只可能出現在大型墓室中。

   而這座西周古墓,墓穴內幾乎沒有多餘的空間,要讓盜墓賊進得來出不去,方法再簡單不過,只要將他們挖掘的盜洞,重新填滿即可。

   卻說在出事之前幾秒鐘,良辰美景已經感到大事不妙,因為原本寂靜無聲的地底,突然響起了低沉的隆隆聲。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