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形式的改變

  我對生命形式可以轉變當然持肯定的態度。

  任何生命形式都由生命密碼決定。

  科學家對生命密碼的研究,早已開始,而且也有了初步成績。生命密碼藏在細胞內的脫氧核糖核酸(DNA)之中,人有人的生命密碼,蟋蟀有蟋蟀的生命密碼。或者說,正因為有了人的生命密碼,所以生命形式才是人;因為有了蟋蟀的生命密碼,所以生命形式才是蟋蟀。

  生命密碼可以視作為一組數字──這組數字由多少位數組成,還甚至沒有概念,不過在想像之中,位數一定極多。因為生命密碼和生命密碼之間,有極少的差別,生命形式就截然不同了。人和黑猩猩的生命密碼有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相同,就是零點一的差別而已,可是這零點一的差別,反映在生命形式上,就是人和黑猩猩的差別了!

  明白了這一點,就可以假設理論上只要能改變生命密碼,就可以改變生命形式。

  也就是說,只要把黑猩猩的生命密碼改動百分之零點一,改得和人的生命密碼一樣,黑猩猩的生命形式就會隨之改變,變成了人。

  理論上這樣的說法,完全可以成立。

  可是在實際上,人類現在的科學水平,即使在理論上,稍為缺乏想像力的人,也無法接受,更不用說付諸實現了。

  然而我相信,地球人做不到這一點,並不代表宇宙之間沒有別的力量可以做到。而且我相信,就算在地球上,也有許多生命形式轉變的例子,這些實例,都由地球之外的力量形成。

  地球之外的力量用什麼方法達到生命密碼改動之目的,當然非我所能知道,因為我是地球人,所知的一切,不能脫離地球人知識的範圍,無法在實際上超越。可是任何人的想像力,卻不一定受他所生活的星球的影響,可以無限制地擴展。所以我可以(大家都可以)使自己的想像力離開地球範圍,去想像宇宙中自有能力可以改動生命密碼,使生命形式也隨之改變,而且這種情形,在地球上發生過許多許多次。

  這種生命形式改變的情形,有的甚至於有相當正式的記載,在中國這種記載特別多。只可惜這種記載在沒有起碼的想像力的一些所謂科學家的眼中,只是荒誕不經的神話,而絕不去想一想它們所記述的情形,正是生命形式改變的實例!

  在那些古代典籍的記載中,所記述的生命形式改變的實例,可以分成四類。

  第一類是人改變成比人的生命形式更高層的生命形式。

  我一直認為比地球人層次更高的生命形式是各種外星人的生命形式。

  這一種改變,稱之為:『成仙』。

  在成仙的過程中,地球人是『凡人』,外星人是『神仙』。成仙的過程,就是地球人轉變為外星人的過程。

  由於外星人有許多種,所以成仙的過程也有許多種,種種不同,不能一概而論。

  在我的經歷之中,至少已經有兩種不同的成仙過程,一種記述在『神仙』這個故事之中,另一個則甚至於是我的親人──白素的母親陳大小姐。而原振俠醫生的好友,身份特殊的海棠,也變成了外星人。

  古代記載中,成仙的故事極多,任何人都可以非常容易地接觸這些記載,這些記載並非什麼秘本,有專門的神仙列傳之類的著作。

  第二類生命形式的改變,是除了人之外的任何動物,改變成為人的生命形式。也就是說,任何動物,譬如說狐狸、青蛙、蛇……等等,通過了生命密碼的改動,而得到了人的生命密碼,牠就變成了人。

  這樣的改變,稱之為『成精』。

  成精的過程也形形色色,有許多種。舉例來說,其中有一種是靠動物本身修練,而方法是『吸收日月精華』──這種方法,在古籍中也有很多記載,可惜語焉不詳,無法知道具體內容,不過既然提到『日』和『月』,可知必然和地球以外的星球有關。

  這一點和我假設外星人早已掌握生命密碼改變的方法,相當吻合,當非偶然。

  很有趣的是,雖然任何動物都可以成精,但是在所有動物之中,在記載中成精最多的動物是狐狸,以至於『狐狸精』成為一個專門名詞。

  而在某些有很多狐狸成了精的地區,狐狸精甚至於和人在同一個建築物之中生活,而被尊稱為『狐仙』──我在少年時期,頗有些和狐狸精打交道的經歷。

  第三類生命形式的改變,猜想其轉變過程,一定更加複雜,因為這一類是從植物的生命形式變成人的生命形式。

  植物當然也有生命密碼,也由生命密碼決定它的生命形式。

  植物的生命密碼和動物的生命密碼,差別一定很大,所以從植物變成人,當然過程更加神秘和複雜。

  從植物的生命形式變成人的生命形式的例子,在古籍中也有很多記載,有趣的是各種花卉,變成的總是美麗的女子,而柳樹則大多數變成老嫗,不知道是不是受生命密碼轉變的極限所限制的結果。

  第四類生命形式的改變,更加複雜。

  在這一類改變之中,改變的一方是沒有生命的(一般看來如此),譬如說,掃帚,從一般的觀點來看,當然是沒有生命的東西。然而掃帚也可以成精。再譬如說,玉石琵琶,是石頭製成的一件樂器,當然也不應該有生命,然而玉石琵琶也可以成精,成為玉石琵琶精,這個玉石琵琶精在《封神榜》中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由此可以證明在無限的想像境界之中,任何東西都可以成精,可以通過一定的過程轉變為人的形式。

  深一層來想,這種遼闊無際的想像,也不是完全沒有根據。自從我發現在地球上,有三種異樣的生命存在之後,就更可以瞭解何以玉石琵琶也可以成精。

  這三種異類生命是:山、氣、水。

  山包括一切石頭,玉石是山的一個組成部分,山是生命,玉石當然也是生命。任何一塊石頭、一塊玉,和大山的關係,就如同一個人體細胞和整個人體一樣。

  (古代人,甚至許多現代人,都相信玉有生命,他們未必可以接受地球上的山是一個生命體的這種觀念,他們對玉有生命的這種認知,當然是從實際體驗所產生的。也就是說,玉真的有生命,在某種情形下,被人所覺察,所以才有『玉有生命』之說。)

  既然是生命,就理所當然有生命基因,有生命密碼,可以通過過程改變,改變成人的生命密碼,所以玉石琵琶可以成精,變人。

  至於掃帚成精,就更容易理解。掃帚看來沒有生命,可是它是用植物製成的,植物是生命,雖然在製成掃帚的時候,植物已經枯萎,可是生命基因還是存在的,自然可以通過過程改變,變成和人一樣,於是掃帚也就成了掃帚精。

  以此類推,地球上不論任何生物和東西,不管看起來是有生命或者沒有生命,都可以進行基因密碼的改變,而轉變成人的生命形式。

──摘自《真實幻境》第一章──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