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七二∼七七

  前一章提到,我曾有過一趟時間減速五萬倍的天堂之旅,如果說得更明確些,我匆匆一去一返,地球上的時間,已經從一九七二年初,躍進到了一九七七年底。

  將近六年的時間,我的肉體處於停滯狀態,自然不可能再有任何奇遇,這正是我在《明報》副刊上的連載,中斷了五年多的原因。

  等到我『回來』之後,自然第一時間,將這段離奇經歷整理出來,以便向廣大讀者,做個明確交代。或許大家還記得,我將那個故事,命名為《頭髮》。

  在《頭髮》的最後,我曾經提到,那六年間,最苦的人就是白素,她始終待在尼泊爾,守在我的『透明棺材』旁邊,以免我的身體,遭到任何意外,因為她堅決相信,總有一天,我會回來!

  她就是靠著這個堅定的信念,在喜馬拉雅山麓一處神秘的石室,獨自一人撐了六年。

  如果她事先知道,六年之後,就能和我重逢,那麼這漫長的兩千多天,還不至於那麼難熬,可是實際上,對當時的她而言,整整五萬個小時,分分秒秒都是無窮無盡的等待。

  每當想到這裡,我心中都有無比的不忍,不忍心再繼續想下去,正因為如此,我在《頭髮》這個故事裡,對於白素如何度過那六年,幾乎可說一筆帶過。

  後來,曾有不少朋友問我,白素在尼泊爾『獨守寒窯』六個寒暑,難道沒有任何值得記述的事蹟?我卻總是笑而不答。

  如今撰寫回憶錄,在徵得白素同意後,我終於可以公佈一個小秘密。

  事實上,在回憶錄第五冊,我已針對這個秘密,稍微提了一下。在那裡,我是這麼說的:『信不信,白素因為另有奇遇,竟然比我更加青春永駐,以致比她小三十幾歲的小丫頭,也毫不猶豫地稱她「白姐姐」。』

  (所謂的小丫頭,當然是指良辰美景這對孿生女。)

  (老實說,對於愛妻歲月不留痕這個事實,我自然十分驕傲,雖然白素不願張揚,但在過去的記述中,我還是不著痕跡,提過不只一次。除了上述良辰美景的例子之外,我還曾在某本書中,記述過白奇偉對自己妹妹的讚美:『時間在你身上,好像一點也不見作用。』)

  白素這樁奇遇,正是發生在我前往天堂那段時間。

  不過,這樁奇遇的本質,匪夷所思之至,甚至能否稱為奇遇,都大有問題,所以,千萬不要以為白素有了什麼仙緣,或是遇到好心的外星人,或是由於地緣關係,習得什麼密宗大法。

  在此,我想勸告喜歡動腦的朋友,這回不要浪費時間,設法自己猜出答案。因為我敢保證,即使找來一百個衛斯理專家(包括溫寶裕在內),每人允許猜上一百次,也不可能有任何猜測,和正確答案沾上一點邊。

  正確答案是,白素在那段日子,養成了一個古怪無比的習慣,其後數十年,又一直保持了下來──她能夠令時間在自己身上減速無數倍(生命配額的流失也因此減緩無數倍),正是拜這個習慣之賜!

  然而,到底是什麼古怪習慣,具有如此神奇的力量?還是那句老話,信不信由你──

  白素的作息,三十年如一日,以二十五小時,當作一個週期。換句話說,她的『一天』要比我們的一天,多了整整一小時。

  請注意,這並不代表,她的睡眠時間,每天多一小時。事實上,白素和我的睡眠,都比平常人少得多,這當然是自小接受嚴格中國武術訓練的結果。

  勉強比喻的話,可以說白素將就寢和起床時間,每天推遲一小時,二十四天之後,才又回到原點。

  如果有人質疑,這樣一來,我們夫妻的生活,如何能夠同步,那就代表發問的人,對於我和白素的相處模式,實在太不瞭解,根本不值得理會。

  至於白素是如何養成這個習慣的,就必須從頭說起了。

  在《頭髮》這本書中,我曾詳述自己怎樣陰錯陽差,前往天堂的經過。用最簡單的方式來說,我和白素在尼泊爾,發現了一個神秘的地下石室,在石室的最底層,藏有一具『接引裝置』。我一個不小心,掉進了那個裝置,靈魂和肉體隨即分離──在我自己的感覺中,彷彿瞬間被轉移到另一個世界,但在白素看來,我卻成了進入冬眠狀態的活死人,被封在一個透明玻璃罩內。

  從那天起,白素幾乎沒有離開過地下石室,根據她自己的說法:『這裡就是我的家,國王一直在照顧我。不知多少次,我已經想放棄了,但是我記得你答應過,一定要回來的!』

  在那段悠悠歲月中,時間對白素而言,完全沒有任何意義,絕大多數的時候,她都守在那個玻璃罩旁,望著無異於木乃伊的我,盼望奇蹟早日出現。

  她根本沒有注意到,自己的生理時鐘,正在悄悄發生變化,也就是前面所說的,她的『一天』逐漸拉長為二十五小時。這個事實,是直到我們離開尼泊爾,回到自己家中,才逐漸浮現的。

  起初,我和白素都不以為意,認為只是長期身心煎熬,所導致的後遺症,只要她好好休養,假以時日,自然能夠恢復正常。沒想到幾星期後,情況依舊沒有改變,我們終於決定,向精神科醫生求助。

  經過朋友的熱心介紹,我們來到一家私人診所,這家診所的主持人簡雲醫生,是治療睡眠障礙的專家。

  (為什麼不找梁若水醫生?原因很簡單,那時我們彼此還不認識。)

  簡雲給我的第一印象,是個既斯文又沉穩的專業人士,可是沒想到,當他聽完白素的敘述,竟然激動萬分,大呼不可思議!

  我對他的敬意瞬間急轉直下,以嚴厲的口吻,要他趕緊給我說個明白,簡雲毫不介意我的態度,興奮地道:『尊夫人根本沒病,嚴格說來,她比任何人都要正常!』

  我沒好氣地追問:『此話怎講?』

  簡雲稍微恢復了鎮定,改用比較專業的口吻,道:『醫學界早就發現,人類的生理時鐘,和日月星辰的運行,並不是完全同步,兩者相差大約一小時。這話也可以反過來說,我們的日常作息,以一天二十四小時為週期,其實有違我們體內真正的生理時鐘。』

  在此之前,我從未聽過這種怪異理論,自然半信半疑:『我怎麼從來不覺得?』

  簡雲咧嘴笑了笑:『那是因為你從小到大,每天受到日出日落的影響,硬生生將你的生理時鐘,強行撥快一小時。』

  這時,白素也加入了討論,問道:『難道說,這有什麼不好嗎?』

  簡雲立即借題發揮:『如今,有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這件事實和人體的老化,有直接的關聯,否則,根據人體的先天條件,任何人都有機會,無病無痛活到一百五十歲。所以我奉勸衛夫人,這個好習慣,千萬要保持下去……』

  *  *  *

  這個呼應自然節律的『駐顏術』,是標準的知易行難,白素曾透露給幾位密友,輾轉流傳到最需要駐顏有術的影藝圈,但據我所知,目前為止,只有兩位女星勉強做到,但已功效卓著,有目共睹。

  至於這個二十五小時的自然節律,到底從何而來?當然不是因為地球以前自轉比較慢(事實上剛好相反),所以只剩一個答案,那一定是天堂星的自轉週期。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