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移心》、《嵌合》和《天算》看「衛斯理回憶錄」的跳躍生命 龍俊榮

  閱讀葉李華的「衛斯理回憶錄」至今,都是在收到書後第一時間看完的。我自問相當熟悉倪匡先生的寫作手法,而葉李華仿衛斯理的著作也都已看過幾部了,但每次讀完新的一冊「衛斯理回憶錄」,都有點嘆為觀止的感覺。

  在讀過第三冊回憶錄《蓋世》後,見作者都已把時空寫到《鑽石花》前的一年了,以為接著下來的內容,將會與「衛斯理正傳」接軌,依著時間線舖排情節,按序拆解其餘「正傳」中的矛盾及謎團。誰知不然。原來《移心》的故事,仍然是憑空虛構為主的,而且時間上也不是發生於《鑽石花》事件的那年,而是在《妖火》之後,《原子空間》之前,可見葉李華在「盡解衛斯理故事中不通之處」這一最大目的下,並沒有自困於死資料之中,而是以目標為本,把不同部件在有限空間內靈活調度。──能下這樣的決定,無論讀者是否認同,已經不容易了。

  (看《移心》書中附錄的「大事紀」所記,先寫成的《地底奇人》和《妖火》居然發生後於《藍血人》、《透明光》、《地心洪爐》、《蜂雲》等,而《奇玉》之事更是比《鑽石花》之事還要早一年,作者敢如此編排,便知其膽大心細之至。)

  《嵌合》一書,是以「嵌合體」衛紅綾作主軸,又補充了許多「衛斯理正傳」中的空白,其中包括一些涉及紅綾多於涉及衛斯理者,例如曹金福的下落等,作者集中在一冊書中交待,是聰明的做法。在眾多衛斯理故事中,紅綾登場相對較晚,以她作重心發展故事,便可知道從《移心》到《嵌合》,中間所交代的故事年度跨越了也不是小數;但也不會比《天算》更甚。《天算》一書,寫的竟然是最後一本衛斯理故事《只限老友》之後所發生的事!

  以內容論,《移心》、《嵌合》和《天算》每一冊書所寫的情節主線都甚簡單,各以一書來講述,則篇幅方面絕對不成問題,足夠讓作者細膩地把意念寫成「一個個引人入勝的故事」(《嵌合》書中言)。而亦由於這幾本書的情節都不複雜,我便不在此交代太多了,以免影響到尚未閱讀的朋友屆時之雅興。

  在《嵌合》的開始,作者交代了前一本書《移心》結尾時的一些枝節。這做法在衛斯理故事中十分常見,在這裡不知是作者刻意施為,還是真的因應讀者查詢而把內容附加上去,不過應該盡量避免。在《移心》一書中,曾出現過多次作者在某一章節結尾時留一條尾巴,之後翻不到幾頁紙,便已在下一章節中「解謎」之情況;作者明顯是刻意這樣做的,原因不明,但個人以為是過於故弄玄虛了,反而減低了故事的俐落感覺。

  三本書中,《天算》的編排最像一部典型的衛斯理小說(說的當然是後期階段的典型),情節亦頗有豐富變化,不過故事設計上,把「正傳」所營造「衛斯理一家可能舉家移民外星」的印象一下子打破了,把他們拉回「人間」,並轉而描寫一個超級籌款活動的細節,對老讀者來說,不可謂不突兀。這一冊書是成是敗,可能並不能單獨評論,而要視乎它在整個「衛斯理回憶錄」系統中所發揮的作用了。

  個人以為這幾本書中,最有趣是《嵌合》中的兩篇附錄。那「三大系列關係圖解」,串連起跨越「苗疆系列」、「陰間系列」和「思想儀系列」的多個故事,令讀者可以一目了然那些故事的先後關係,也還罷了,那四張「『放我出來』波形圖」才真叫人拍案叫絕!當日《木炭/黑靈魂》中說什麼「考慮到製版之類手續的麻煩所以省略了」云云,自然只是小說家言,今日葉李華居然念念不忘而且更使之兌現。真是服了。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