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大限

  從二○○七年三月底,我在南極出事那一刻算起,直到我再度安坐在書房中,其間(很難說到底過了多少時間)可說絕無冷場,充滿了無數值得記述的經歷。正所謂一支筆不能寫兩樁事,面對這些千頭萬緒的事端,如果不用『時空交錯』,我真不曉得還有什麼方法,能從中逐漸理出一個頭緒。

  事實上,第九冊一半以上的篇幅,以及本冊到目前為止,都是在記述這些經歷,加起來,已有八萬餘字,足以編成一本書了。

  不過,當我進行口述之際,講到這裡,只花了十幾小時的時間。

  我之所以和時間賽跑,自然是因為情況緊急,所以分秒必爭。

  一看到『情況緊急,分秒必爭』這幾個字,大家或許不禁聯想到,當初在未來世界,畫中人冷若冰一而再、再而三催促我,要我盡快還陽,以拯救未來世界。但我必須強調,嚴格說來,兩者並沒有關係,至少沒有直接的關係!

  冷若冰所說的情況緊急,是指未來世界即將遭到時震摧毀,唯有我立即採取行動,才有可能重建新的因果關係,改變未來世界覆亡的命運。否則,當我和冷若冰,隨著未來世界一起消失之後,再也沒有什麼人,能夠改變這段歷史了。

  (我知道,這種『扭轉乾坤』的可能性,並不容易理解,甚至很難令人接受,目前我唯一能夠想到的比喻,就是如果有人一不小心,踢斷了電腦的電源,旁邊若有一個超人,在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內,將電源恢復,實際上等於並沒有斷電,而超人的見義勇為,對於電腦中的虛擬世界而言,就是『重建了新的因果關係,改變了覆亡的命運』。)

  可是另一方面,既然冷若冰當時,仍有能力將我送回二十一世紀,那麼依照時光旅行的邏輯,理論上,我想爭取多少時間,就能爭取多少時間。換句話說,等回到自己的時代之後,無論我想採取什麼行動,都能好整以暇,不必拚老命和時間賽跑。

  我之所以強調『理論上』三個字,當然是因為,事實並非如此。例如之前已經提到,為了避免我的靈魂鬧雙胞,我絕不能抵達比二○○七年更早的地球(早於一九三三年又另當別論,但那是抬槓了),因此為了保險起見,冷若冰將我的『著陸點』,設定為南極事件整整兩年後,也就是公元二○○九年春,誤差範圍在一年之內。

  由於長老所引發的末日毀滅,確定發生於二○一二年底,就算我是在二○一○年最後一天,才出現在這個世界上,也還有將近兩年的時間,來調查並糾正這段歷史。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我雖然如期(在誤差範圍內)回到這個時代,卻成為嚴重的失憶症患者。等到我的記憶,勉強『調養』好了,這才猛然驚覺,大限即將來臨!

  如果我無法在兩三個月之內,消除那個蝴蝶效應,可怕的連鎖反應,勢必無法避免,而最後的結果,則是地球表面發生毀天滅地的大爆炸,使得人類以及許許多多的生物,從地球上完全消失!

  俗語說,兩害相權取其輕,想當初,我之所以答應冷若冰,重返二十一世紀的陽世,這個可怕的因果推論,正是說服我的主因。

  話又說回來,在我做出這個決定之前,內心著實經歷了一番掙扎,因為正如我所說,當時自己所面對的,是個標準的兩難困境。

  還好,我忽然靈光一閃,想到了自己在還陽之後,還有充分的時間,可以設法跳脫這個困境。直到那個時候,我才故意以萬般無奈的口吻,答應了冷若冰的請求。

  萬分諷刺的是,等到我的記憶大致復元了,『充分的時間』早已成為歷史名詞!面對大限將至,我能否及時扭轉乾坤都是未知數,那個如意算盤,更是沒有實現的可能了。

  說得更明白些,就是當我將記憶中,所有的因果關係,首度串聯起來之際,立時驚覺大勢已去。當下我所感受到的震驚和懊喪,勉強可比喻為一覺醒來,想起當天早上,有重要之極的事,必須處理完畢,但睜開眼睛,竟發現已經日上三竿!

  但我還來不及捶胸頓足,便突發奇想,想要挽回局面,唯有再做一次時光旅行!

  然而,奇想終歸只是奇想,因為──

  ──雖然二十一世紀,人類科技突飛猛進,但距離實現時光旅行,仍遙遙無期。

  ──同理,我所熟識的外星朋友,無論康維也好,亮聲也罷,在這件事情上,一樣是愛莫能助。

  ──未來世界雖然擁有時光旅行的能力,可是『此時此刻』正處於苟延殘喘狀態,不可能再替我製造一座時空螺旋梯(自從我『回來』之後,它們從未以任何方式和我聯絡,我甚至再也沒有在夢中遇到冷若冰)。

  ──就算我能及時找到王居風和高彩虹(雖然機會渺茫之極),恐怕也沒有多大幫助,因為他們兩人,只是自己能夠穿梭時光,卻無法帶著我同行。

  於是,我收回天馬行空的思緒,第一時間求助於紅綾,希望她的大腦資料庫,能夠提供有用的建議。但因為實在說來話長,我索性將之當成假設性問題,提出來和她討論。

  由於過去兩年多來,我為了刺激記憶重生,經常找機會和紅綾閒聊,天南地北無所不談,所以無論任何話題,她都早已見怪不怪,因而我劈頭就問:『如果有個作家,明天必須完成一部長篇小說,可是目前為止,一個字也沒寫出來,該怎麼辦?』

  紅綾照例眼珠轉了幾轉,道:『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要求延期,不過,這當然不是爸想聽到的答案!』

  我苦笑著搖了搖頭,鼓勵她繼續說下去,紅綾又道:『或許,他可以求助於電腦──先花一兩個鐘頭,寫出一個大綱或短篇,然後命令寫作程式,替它添加血肉,填補細節。問題是,目前這方面的人工智慧,還有好些瓶頸尚待突破,這樣寫出來的作品,根本令人不忍卒睹,所以說,比較實際的做法,還是找真人代勞……』

  我忍不住打岔:『這不等於又將問題,帶回了原點?』

  紅綾咧嘴一笑,竟答非所問:『唉,沒有單複數之分,果然是中文的一大缺點!』

  所謂知女莫若父,紅綾的言外之意,我當然一聽就懂,道:『你的意思是,多找些人幫他的忙?』紅綾用力點了點頭,我立即又質問:『這樣能算比較實際的做法嗎?』

  紅綾突然顯得相當興奮:『爸有所不知,如今已有許許多多、各式各樣的虛擬互助組織,透過網路聯絡,彼此截長補短,搬有運無。那位走投無路的作家,一旦將小說大綱,公佈在網路上,很快就會有人認養。只要他將分工方式,訂得一清二楚,不愁一夜之間,無法完成一部長篇小說。』

  我忍不住感嘆:『真是網路之大,無奇不有!』

  但我隨即醒悟,紅綾提出的解決方案,雖然令我心悅誠服,可是對於目前真正面對的問題,無論如何並不適用。於是,我決定升高問題的難度,道:『如果說,一定要由他自己完成這部作品,你又有什麼好辦法?』不等紅綾有任何反應,我又補了一句:『只要理論上可行,不太實際也無妨!』

  結果卻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紅綾第一個想到的,竟然不是時光旅行,只聽她胸有成竹道:『這位作家若能聯絡到其他宇宙的自己,就能做到既分工合作,又不假手他人!已經有不少科學家懷疑,在特殊情況下,平行宇宙彼此可以互通……』

  雖然我明知,這個答案同樣沒有什麼幫助,還是誠心誠意誇了她兩句。然後,我再也憋不住了,試探地問道:『你怎麼沒想到時光旅行?』

  紅綾立刻哈哈大笑:『其實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可是我知道,爸一定嫌了無新意,毫無想像力可言,所以直接在心中刪去了。』

  聽到紅綾如此回答,我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架,一方面感動於她的貼心,另一方面,卻也難免有些失望,看來就連學貫天人的紅綾,也提不出什麼好對策了。

  沒想到,不出十秒鐘,她又有驚人之語:『話說回來,理論上,操弄時間的方法,絕對不只時光旅行一種而已!』

  這句話有如醍醐灌頂,一眨眼間,我已有了聯想:『如果他令自己,變成雙程奇人,那麼距離交稿時限,只會越來越遠。』

  紅綾眉飛色舞接口道:『不,那樣太難了!根本不必令時間轉向,只要讓時間停止,或是放慢腳步,問題就自動解決了。』

  我不禁感染了她的興奮情緒,半開玩笑道:『有道理,一天等於二十年,還有什麼稿子寫不完的!』

  這時,紅綾的態度,竟一下子急轉直下,一本正經道:『我怎麼突然覺得,這並不是一個假設性問題?』

  紅綾既然這麼問,我自然不該再有所隱瞞,但我正準備開口,轉念一想,若要將真正的問題,完整講述一遍,至少需要兩個鐘頭,如今卻是分秒必爭,不容浪費任何時間。

  想到這裡,我已有了兩全齊美的好辦法,一面點頭,一面道:『沒錯,非但不是假設性問題,而且茲事體大,所以你……』

  不料紅綾猛然拍手:『我果然沒猜錯,爸終於要繼續寫回憶錄了!』

  我在心中暗嘆一聲『傻丫頭想到哪兒去了』,嘴巴則逕自說下去:『你能不能在最短時間內,替爸多找幾個朋友,大家集思廣益?』

  紅綾豪氣干雲道:『沒問題,包在我身上,爸只要負責請媽上樓即可。』

  不到半小時,我的書房裡,已經擠滿了親朋好友和故舊,個個毫無例外,都是以光速趕來的。請注意,在此所謂的光速,並不是文學上的修辭,所以眾人才有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便齊聚一堂。

  換句話說,這些親友都是以『遠距現身』的方式,利用他們的數據化身,出席這場臨時召開的會議。真正置身現場的血肉之軀,只有我們一家三口而已。

  若非如此,十幾二十個成年人,外加兩三個小朋友,絕對擠不進我的書房(我早已說過,這間書房面積有限)。另一方面,數據化身自然另當別論,不但尺寸可以隨意調整,甚至重疊些許也無妨。

  由於人數實在太多,當天到底有哪些人與會,我不想詳列名單了。但大家不妨先在心中猜一猜,等到他們發言的時候,立刻就能得到驗證,豈不快哉!

  剛才大致提過,我之所以決定,等大家到齊了,才宣佈那個『非假設性問題』,一來是為了節省時間,二來更是為了集思廣益。所以,我在正式開口之前,刻意和在場眾人,先做了一個約定──讓我先一口氣,將前因後果敘述完畢,然後再請大家發表高見。

  我做完這項聲明之後,故意微微抬起頭,將目光鎖定在『溫寶裕』身上,他老兄來得較遲,找不到好位置,靈機一動,將自己掛在天花板上,兩條腿還在半空中晃來晃去。(溫寶裕的雙腿,當然早已長好了,他所接受的『斷肢再生術』,五年前雖說是空前創舉,如今則已越來越普遍。)

  小寶自然明白我的意思,毫不遲疑地點了點頭。然後,他又轉過頭去,向身旁一位三、四歲大的小男生,做了一個將嘴巴封起來的動作。

  接下來,我便言歸正傳,從頭說起。但因為在場絕大多數人,對於我的靈魂之旅,早已知之甚詳,所以,我只做了最簡單的回顧,隨即進入真正的主題,也就是『大限將至』這個空前緊急狀況。

  我說得非常仔細,不但將一兩個小時之前,才終於想通的一切,鉅細靡遺地講述了一遍,而且,還提到了剛才我和紅綾所做的腦力激盪,以及稍後冒出的一些聯想。

  等到我終於講完了,果然不出所料,眾人的表情,從不敢置信到面色凝重,可說五花八門,不一而足。唯一的共通點──這點頗出乎我意料之外──就是一時之間,並沒有任何人搶著開口。

  不過,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當我終於聽到有人開口回應,竟然是個稚嫩的童音:『表姨丈,你怎麼忘了六度理論?』

  溫寶裕立刻怪叫一聲:『哈,一語驚醒夢中人!小小寶,真有你的!』他摸了摸小男孩的頭,繼續道:『想當年,紅綾妹子失蹤,正是拜六度理論之賜,你和表姐才能在最短時間內,號召千八百人,幾乎將整個地球翻了一遍。』

  沉默維持了幾秒鐘之後,書房的另一角,傳來一個相當熟悉的聲音:『話說回來,那次的全球大搜索,衛斯理夫婦頂多動用到了三度朋友。如今,透過全球偵探聯絡網,我的事務所能輕而易舉,接觸到世界上每一個角落的偵探。』此人不是小郭還是誰!

  小郭說完後,另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隨即接口:『我也可以動用老關係,說服幾個國家的特務組織,加入緊急調查的陣容。』

  聽到這句話,小郭忍不住鼓起掌來,興奮地道:『太好了,納爾遜二世登高一呼,全球四大特務組織,一定共襄盛舉……』

  小郭似乎還沒說完,溫寶裕已經搶過話頭:『別忘了,還有巫術世界的奇才異能之士!事不宜遲,小小寶,趕緊聯絡媽媽……不不不,先用衛星定位,實在找不到的話,再動用降頭術不遲!』

  我暗嘆了一聲後生可畏,忽然想到,康維一家三口今天也在場,可是直到目前為止,大鬍子康維始終一語不發。

  康維接觸到我的目光,立刻明白我的心意,語重心長道:『我自然義不容辭,但只怕人單勢孤──』說到這裡,他意有所指地緩緩轉頭,望向一位頭髮半禿的中年男士。

  我當然瞭解康維的潛台詞,自從他歸化地球之後,越來越不喜歡和外星人打交道,別說遠在天邊的觀察地帶,即使同在歐洲的勒曼醫院,他也幾乎從不來往。最近幾年,他更是息交絕遊,將自己關在柳絮古堡,以研究尖端科技自娛。

  於是,我替康維說了下去:『勒曼醫院方面──』

  這時,那位禿頭中年男士(他當然就是亮聲)刻意站了起來,鄭重其事道:『此事關乎全人類的生死存亡,勒曼醫院當然不會袖手旁觀,幾分鐘前,決策小組已經火速做出決議,全力配合這次的調查行動!』

  接下來發言的,竟是坐在我身邊的白素:『這等義舉,非人協會也一向不落人後,我已經獲得授權,在這件任務上,全權調度非人協會所有的資源。』

  白素這番話,更是令我精神一振。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個當兒,又有一個投影,猛然平空出現!紅綾定睛一看,立時歡呼一聲:『萬歲,乾媽趕到了!』

  這位身材健美的女性,正是紅綾的乾媽──東方三俠之一的穆秀珍。

  穆秀珍一現身,便語出驚人,道:『若說世上還有什麼事,能令我姐姐和姐夫再度出山,我看非此事莫屬!』

  此言一出,果然引起一陣此起彼落的驚嘆。因為許多年前,江湖上便有傳言,木蘭花和夫婿高翔,已經退隱山林,不問世事,專心從事一項『開人類歷史未有之奇』的重要研究,可是十幾二十年過去了,再也沒有進一步的消息,我曾經猜想,恐怕是他們的研究工作,遭遇到了極大的困難,始終無法突破……

  但無論傳言是否屬實,也不管我的猜想正不正確,如今,既然穆秀珍斬釘截鐵地說,木蘭花願意重出江湖,就一定假不了!

  沒想到,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在場最興奮的兩個人,竟然是戈壁沙漠。沙漠甚至樂昏了頭,忘了自己只是遠距現身,快步衝到穆秀珍面前,要給她一個熱情的擁抱,結果當然是撲了個空(在我看來,則是兩個數據化身,彼此互穿而過)。

  穆秀珍個性爽朗,絲毫不以為意,笑道:『兩位大顧問別心急,二十多年都等了,還差這幾天不成?』

  這句話的背後,當然有個故事──後來我才知道,戈壁沙漠自擔任雲氏工業高級顧問第一天起,就一直殷殷期盼,希望有朝一日,見到木蘭花的廬山真面目,不料二十幾年下來,這個心願始終沒有實現!

且說穆秀珍的發言,要算是這場聚會的最高潮,固然在高潮之後,照例還會多少有些餘波,不過相較之下,就不值得浪費篇幅一一記述了。所以接下來,我只打算做幾點簡單的補充。

  一、後來根據電腦紀錄,這場臨時召開的緊急會議,出席者高達三十人。由此可知,上面那番記述,只能算是簡略之極的會議實錄。

  二、大家一致決議,危機既然已迫在眉睫,散會之後,第一時間展開調查行動,即使真的必須將地球翻上一遍,也得查出到底是什麼因素,刺激長老鋌而走險。

  三、我被公推為這項行動的總負責人,由於情況特殊,我一口答應,完全沒有推辭或謙讓,於是從那一刻起,我的書房順理成章,成了臨時指揮中心(戈壁沙漠替我裝設的通訊裝置,足以應付這項任務有餘)。

  *     *     *

  寫到這裡,請容我再感嘆一次,人生的際遇,實在太難料了!

  兩年多前,我能起死回生,已屬奇蹟中的奇蹟,而我的受損記憶,能夠逐漸自行復元,更是僥倖中的僥倖!

  可是,我做夢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一夕之間,從一名勉強痊癒的失憶症患者,成了十萬大軍的總指揮──在此的『十萬』非但不是虛數,而且只能算最保守的估計。更重要的是,這十萬大軍,個個是萬中選一的精英,沒有任何濫竽充數之輩。

  然而,人算似乎永遠不如天算──

  兩個多月的時間,匆匆過去了,這項空前絕後的龐大調查行動,雖說有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可是對於解決真正的問題,居然沒有任何具體幫助!

  這就代表,那個蝴蝶效應,仍在悄悄運作之中,誰也不知道該如何阻止,不出十天半個月(總之絕對在今年結束前),就會孕育出一個影響深遠的因果震波──長老出關!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