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艦奇航記:過去、現在及未來(上) ─ 呂堅平、葉李華

企業號的再出發──從電視到電影 (續完)

Ⅳ搶救未來

  如果我們破壞了現在的地球,就等於毀滅了子孫們的未來。

在遙遠的外太空中:

  一個巨大的外星無人探測器漸漸飛來,不斷發出強力的電波訊號;訊號的功率實在是太強了,連附近的兩艘太空艦都被干擾得癱瘓。根據這個探測器的路徑推算,它最終的目的地是──星聯的重鎮,地球。

在地球的舊金山灣,星球聯邦聽證會會場:

  克林貢帝國駐星聯大使站在會場中央,正咬牙切齒地陳述著寇克在創世星的「罪行」。他向星聯提出強烈抗議,要求將寇克逮捕歸案送審定罪。雖然有瓦肯大使沙瑞克唇槍舌劍地為寇克辯護,主席卻仍然接受了克林貢大使的控訴,下令通緝寇克將軍回地球來接受審判!

在瓦肯星上:

  寇克等人對聽證會的決議毫不知情,仍在努力修復他們的戰利品──克林貢的鳥形太空戰艦。準備等史波克完全調養好了之後,再一起光榮地返回地球。

在地球上空:

  神秘的探測器已經到達地球,卻因為收不到任何回應訊號,竟製造了一大片離子雲包圍住整個地球。這團離子雲中和了全球的電力系統,又造成了空前強烈的暴風雨,使得這個星聯的重鎮遭到前所未有的危機。

在瓦肯星上:

  史波克終於完全康復了,寇克也已經聽到通緝他的消息。由於大家全都自認問心無愧,便決定立刻返回地球,到法庭上去討個公道。於是鐵三角與四大護法再度會齊,登上了克林貢的鳥形艦,準備首途地球……

  當鳥形艦剛剛到達太陽系時,就收到星際艦隊總部的警告與求救信號。經過一番研判,史波克終於發現了真相:這個探測器預設的聯絡對象根本不是人類,它所發出的訊號竟是模擬座頭鯨的叫聲。原來當這個外星探測器出發的時侯,地球上根本還沒有人類;可是現在的情況卻剛好相反──在廿三世紀的地球,座頭鯨反而是早已絕種的動物。

  於是史波克下了結論:拯救地球的唯一辦法,就是回到過去的時代,找一隻座頭鯨帶回現在的地球,讓牠回應這個探測器的訊號,才有可能終止這種高能探測波的危害。一如往常地,麥考伊又與史波克大唱反調;不過這次寇克完全支持史波克的提議,下令立刻準備進行時光旅行,回到廿世紀去尋找座頭鯨。

  利用太陽引力的加速作用,這艘改裝過的鳥形艦順利地達到了時光旅行的曲速,大家經過一段痛苦的加速過程,總算來到了廿世紀八十年代。不過因為超速的負荷,鳥形艦也受到不少損傷,連曲速引擎的燃料鋰晶石都已解離。如果無法修復的話,那就再也沒有可能回到自己的時代了。

  在地球大氣層外的軌道上,通訊官烏乎拉便已追蹤到了座頭鯨的叫聲,正巧也是在舊金山灣附近。於是寇克便下令先將鳥形艦隱形,然後再降落到金門公園內的偏僻地點。

  從鳥形艦出來以後,大家先在舊金山街頭逛了一下,寇克便趕快開始分配任務:自己與史波克去找座頭鯨;麥考伊、史考特與蘇魯設法去訂製一個巨型玻璃箱;烏乎拉與契可夫則負責潛入附近的海軍基地,想辦法吸取一些核子反應爐的高能光子,以便用來重新結晶解離的鋰晶石。

  寇克與史波克經過一番辛苦,又鬧出不少笑話,終於來到了舊金山市郊的鯨類研究所,見到了水池中的兩隻座頭鯨。負責照顧牠們的是美麗的吉琳博士,她正在向來訪的遊客介紹鯨類的生活與習性,呼籲大家支持保護這些瀕臨絕種的動物。

  在吉琳介紹完畢之後,寇克便趁機與她搭訕,希望能爭取到她的支持。可惜因為顧忌暴露身分,講話始終吞吞吐吐,一直沒能獲得吉琳的信任。

  正好這時吉琳又接到通知,說研究所決定明天就要將這兩隻座頭鯨放生,這樣一來牠們很可能就會被捕鯨船獵殺;寇克則很鄭重地告訴她,他能夠把這兩隻稀有的鯨類帶到一個絕對安全的地方,吉琳卻還是不敢輕信。最後寇克只好說出實情,可是卻不願提出任何證據;兩人在餐廳中談到深夜,吉琳仍舊半信半疑。寇克只好請她送自己回到金門公園的隱形鳥形艦旁,告訴她如回心轉意時,可以隨時來此地找他。

  至於麥考伊與史考特的工作倒很順利。他們找到一家玻璃工廠,用透明鋁的秘方交換了廠方趕製巨型玻璃箱的協定。而天才飛行員蘇魯也租到了一架直昇機,並且現學現賣,立刻就出師把直昇機飛了回來。

  第三隊人馬──契可夫與烏乎拉,兩人一路查訪核子反應爐的所在,最後竟然找上了海軍基地的航空母艦──「企業號」。他們用鳥形艦的傳送器,把自己傳到航空母艦的反應爐旁,忙亂了好一陣子總算得手。就在收集完畢準備離開的時侯,卻正好給母艦上的安全人員發現了。烏乎拉及時帶著光子搜集器傳回鳥形艦,但契可夫卻晚了一步被逮住了。

  因為契可夫的俄羅斯血統與腔調,讓安全人員立刻聯想到蘇聯的間諜;契可夫也感覺苗頭不對,在審訊時趁機拔腿就跑。可惜沒跑多遠便不小心摔了一大跤,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第二天一大早,吉琳正想與兩隻座頭鯨話別,卻發現牠們早就不見了。原來她的上司擔心節外生枝,故意把放生的時間提早了一天。吉琳和這兩隻座頭鯨的感情非常深,聽到這個消息簡直氣得說不出話來。在傷人氣憤之餘,卻靈機一動想到了寇克,便馬上駕車直奔金門公園。

  當吉琳到達約定的地點時,正好看到蘇魯也駕著直昇機飛來,然後便開始把巨型玻璃箱吊進隱形的鳥形艦;可是在她眼中看來,卻好像是一下子平空消失一般,這才終於相信寇克所說的一切。忽然間吉琳發現自己也置身艦內,原來是寇克把她傳了上來。在情緒稍微穩定之後,吉琳便趕緊把座頭鯨被放生的消息告訴寇克,希望他能想辦法找到牠們。

  不過寇克說現在他們還不能離開,因為重傷的契可夫仍然被關在醫院中,而且隨時都有生命危險,廿世紀的醫學根本救不了他。於是寇克、麥考伊與吉琳三人又闖進醫院,經過一陣混亂的追逐戰,終於把契可夫安全救回了鳥形艦。

  總算一切都準備妥當,鳥形艦立刻昇空,朝太平洋方向飛去。根據兩隻座頭鯨身上植入的追蹤儀,很快就在大海中發現牠們;但糟糕的是,早已有一艘捕鯨船在進行獵殺的行動。幸好就在魚叉射出去的一刻,鳥形艦也正巧及時趕到,立刻在空中現身,嚇走了捕鯨船;這才能夠從容地把兩隻座頭鯨傳上來,與大量的海水一起放進玻璃箱內,然後立刻駛向下一個目的地──廿三世紀。

  鳥形艦在飛離大氣層之後,便又向太陽直衝過去,與來時一樣利用太陽的引力加速,一下子就跳回了廿三世紀。可是由於那個巨型探測器的干擾,鳥形艦也馬上發生故障,只好迫降在舊金山灣中。好在寇克趕在鳥形艦沈沒之前,及時打開了玻璃水箱,把兩隻座頭鯨搶救了出來。

  在狂風暴雨、波濤洶湧的汪洋中,兩隻座頭鯨快活地結伴游開。牠們的叫聲正好回應了探測器的訊號,不一會兒就完成了溝通,讓探測器滿意地掉頭回去。整個地球總算雨過天晴,一場可怕的危機也終於解除了。

  雖然寇克等人再度立了大功,可是星聯的通緝令卻仍然有效,他們一行七人還是被送到星聯法庭。不過當然法理不外人情,法官當庭便赦免了他們所有的罪責,僅保留一項針對寇克將軍的懲戒──「取消他的將軍頭銜,貶為星艦的艦長,因為這才是他最稱職的工作。」

  因為原來的企業號NCC-1701已被炸毀,星際艦隊特別為寇克又重建了一艘一模一樣的企業號──NCC-1701-A,寇克終於再度成為企業號的真正主人。

Ⅴ終極先鋒

  這裡是銀河系中三大勢力和平共處的唯一空間──天堂城。

在中立區的尼泊斯三號:

  尼泊斯三號是一個位於中立區核心的行星。由於地理位置特殊,遂成了銀河系三大政治集團──星球聯邦、克林貢帝國與羅姆蘭帝國的聯合殖民地。不過設立這個實驗性殖民地的主要宗旨,則是因為三大勢力都想試試彼此和平共處的可能性。

  然而這個行星本身的條件卻很差,到處都是不毛之地的沙漠,天然資源非常貧乏,居民也全都過著困苦的生活。直到有一天,一位名叫賽波克的瓦肯人,像個神秘騎士一般突然出現,才使得一切完全改變了。

  由於賽波克具有超強的精神感應力,可以醫治每一個人心靈最深處的痛苦,因此一下子就成了當地居民公認的救世主。大家都死心塌地、忠心耿耿地追隨著他,準備一同去追尋一個他所謂的終極目標──無上正覺的智慧。

在地球上:

  新建的企業號正在地球軌道做最後的檢驗,三位老戰友──寇克、史波克與麥考伊則利用假期,到昔日的美國國家公園優勝美地(Yosemite)露營。寇克雖然上了年紀又發了福,可是卻一向不服老,兀自赤手空拳攀登絕壁向大自然挑戰。不料在半途中,因為和腳穿噴氣靴的史波克講話,一不留神就從山腰上摔了下來!眼看就要墜地的當兒,幸好被史波克及時抓住,才總算逃過了粉身碎骨的命運。

  晚上三個人圍著營火聊天,寇克說他剛才其實一點兒都不害怕──因為他早就有預感,自己將來會在一個無人之處孤獨地死去。現在既然有兩位老戰友在身邊,那當然是命不該絕啦!

在尼泊斯三號的首都──天堂城:

  賽波克的羽翼漸豐,終於率領了一支雜牌軍向首都推進,不費吹灰之力就攻下天堂城,逮捕了三位殖民地官員──星聯的泰伯先生、克林貢的退休將領柯郝得將軍、以及剛到任的羅姆蘭代表,美麗的凱薩琳小姐。

在地球上:

  天堂城被攻佔的消息很快就傳來了,星際艦隊司令經過仔細的研判,認為最佳的選擇仍是企業號的原班人馬,便立刻命令寇克率領尚未正式出廠的企業號去營救人質。當值的烏乎拉很快就把所有的休假人員召回,寇克艦長再度坐上指揮座,率領企業號從地球出發,首途尼泊斯三號去執行救援任務。

  就在企業號出發的同時,克林貢帝國也派出了一艘鳥形太空戰艦,駛向同一個目標……

在尼泊斯三號上:

  企業號到達尼泊斯三號之後,寇克便親自帶領一個突擊隊傳送下去,趁著月黑風高的深夜發動奇襲,竟然很順利地就奪回了天堂城。不料在最後關頭,三位獲救的殖民官卻對寇克舉槍相向,這才知道天堂城的居民也全都歸順了賽波克。他果然是個厲害角色!

  在寇克的人馬被制服之後,賽波克也立刻出現了。他一下子就認出史波克是他的兄弟──原來賽波克也是沙瑞克的兒子,不過他卻是純種瓦肯人,母親是一位瓦肯女祭司,怪不得他會有那麼強大的精神感應力。

  賽波克完全不把寇克等人當成俘虜,而是很客氣地對待他們,並且還苦口婆心地勸他們歸降。他非常直爽地把自己的歷史全講了出來,說他自從離開瓦肯星後,多年以來一直在銀河系到處流浪,目的就是要找尋那個傳說中的聖地──「夏卡瑞」,也就是克林貢人的「坤毒」,羅姆蘭人的「巫渥」,地球人所謂的「伊甸園」。

  儘管賽波克說得誠懇,寇克等人卻沒一個願意歸降。賽波克只好把所有的人都押上企業號,由他自己接管艦橋,指揮企業號全速向銀河系的中心前進。因為賽波克已經掌握了一些證據,深信他心目中的聖地就在那裡。寇克、史波克與麥考伊三人雖曾一度逃跑,可是卻很快又被抓回來。更糟糕的是,他們向星際艦隊發出的求救電文竟然給克林貢人截收到……

  在航向銀河中心的途中,賽波克仍然沒有放棄勸降的努力。在他強大的心靈力量影響之下,連史波克與麥考伊都動搖了──他們終於答應與賽波克合作,讓他用精神感應力消除自己內心最深的痛苦。到了最後,只有意志堅定的寇克拒絕了這個「最後的誘惑」。他義正辭嚴地告訴賽波克:「我不要抹去那些痛苦的記憶,就是因為經歷了這麼多磨難,我才真正成為一個男子漢的!」

  由於寇克的堅持,喚回了史波克與麥考伊的心智,兩個人又恢復初衷,不願再考慮為賽波克效力。

  這時企業號已經快要到達目的地了,不過還必須先穿過一層巨型的能障,才能進入銀河系真正的核心。由於這個能障非常堅固,從來沒有人敢冒險嘗試,就連寇克都不相信企業號能平安通過。可是賽波克卻對自己信心十足,認為宇宙間絕對沒有不可能的事情!

  賽波克毅然地下達前進命令,所有的人都緊張極了。結果出乎大家的意料,竟然很順利地就穿過了這層黑暗的能障,進入到銀河系的正中核心。在一片光怪陸離的景像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獨立的小行星,難道這就是伊甸園嗎?

  因為已經到達目的地,賽波克倒是很爽快地把企業號交還寇克。而寇克心想既然已經千辛萬苦來到此地,那就無論如何該繼續走下去;於是便與賽波克盡釋前嫌,準備一起登陸那個神秘的行星。

  因為企業號的傳送系統仍然失靈,四人登陸小組──寇克、史波克、麥考伊與賽波克──只好乘坐小型太空梭前往。正當大家目送太空梭離去的時侯,螢光幕上卻出現了警告信號──「克林貢鳥形戰艦向我接近」,不幸的是竟沒有一個人注意到!

  太空梭著陸之後,各人便開始分頭進行探勘。突然之間,附近的地層猛然裂開,一塊塊長條狀的巨石從地底依序豎起,不一會兒便形成了一個原始神殿。接著一道光柱從神殿昇起,裡頭冒出的竟是一尊尊各種神祇的頭像。在連續變換了許多不同的面貌之後,終於固定成為一副古代天神的面容……

  天神的影像接著就開了口,他說這是第一次有人找到此地,現在他正好可以借用企業號脫出能障,到宇宙各處去發揚他的「神力」……

  聽了這番話,賽波克不禁大吃一驚,不敢相信自己心目中的上帝竟有這種旨意!可是寇克卻仍能保持鎮定,還不卑不亢地與這個影像辯論起來。結果天神的影像說不過寇克,便惱羞成怒地用高能光束將他擊倒。這時賽波克終於明白自己被騙了,眼前的影像根本不是自己所找尋的上帝;在悲憤之餘,便不顧一切地衝上去。這時天神的影像卻變成了另一個賽波克,與真的賽波克扭打成一團,最後竟然同時消失在一大片耀眼的光芒中。

  寇克心知不妙,趕緊命令企業號發射光雷摧毀神殿,可是卻未能傷到那個假天神。他仍然躲藏在地底,並且已經決心要消滅寇克等人。一轉眼間他就把太空梭擊毀,然後又製造了一場天崩地裂的大地震……

  這時史考特勉強修復了傳送器,但卻暫時只能負荷兩個人,寇克便馬上命令史波克與麥考伊先回去。等到兩人平安地返回企業號,正準備再傳送寇克時,尾隨而來的克林貢戰艦卻開始發動偷襲。企業號不得不立刻昇起防護罩,可是卻也因此無法使用傳送裝置,只好把寇克暫時留在小行星上。

  現在寇克變成了假天神的囊中物,已經被他製造的地震逼到山頭,再也無處可逃了!這時克林貢的鳥形艦又突然在上方出現,似乎有隨時發動攻擊的態勢!兩方都是寇克的死敵,而他現在又是單獨一人困在此地,似乎死亡的條件都俱備了,問題只剩下命喪誰手而己……

  忽然間,鳥形艦射出一道青光,搶先將寇克傳了進去。當他在鳥形艦中成形之後,立刻就被克林貢的士兵架走,寇克心想這回是死定了!可是沒想到卻被送到艦橋上,又看到坐在指揮座的竟是史波克!還有殖民地的代表柯郝得將軍也在一旁。原來克林貢的軍事強人柯郝得名義上雖已退休,其實卻仍在軍中掌握大權,他答應了史波克的請求,接收了這艘鳥形艦,便趕快飛下來營救寇克……

  這件驚險萬分的任務總算是以喜劇收場。在企業號所舉行的慶功宴上,大家把酒言歡,化敵為友,體驗了前所未有的祥和氣氛。三位殖民地代表從這個事件中也得到了許多啟示,準備馬上返回尼泊斯三號,繼續為銀河系,的和平盡最大的努力。

  任務圓滿結束,大家便回到地球繼續未完的假期。寇克、史波克與麥考伊又來到優勝美地,享受一個寧靜安詳的三人營火晚會。

第二代企業號的巡弋奇航

  在螢光幕上,寇克等第一代企業號成員早已退休多時;但,薪火相傳,下一代接下了他們的棒子,繼續在浩瀚無邊的宇宙中從事無盡的探索。

  在寇克艦長等人終於退休之後,時間又過去七十多年;根據地球傳統的曆法,已經是廿四世紀的初葉了。在銀河系中,各種勢力此消彼長,又再重新分配了好幾回;此外更有許多新興勢力加入星際舞台的爭霸之戰。而科技的驚人進步,也大大改良了宇宙航行和星際戰爭的方式與面貌。在這種瞬息萬變的星際社會中,星聯為了自我的生存發展,特別又建造了一艘超級星艦,再度擬定新的探險計畫。因為要紀念當年企業號立下的偉大功勛,這艘星艦仍舊命名為企業號,番號是NCC-1701-D。新企業號的探險任務,完全承繼了上一代的精神與使命──探索奇異的新世界,尋找新的生命形式及文明,勇敢地航向人類前所未至的宇宙洪荒……

銀河勢力的重新分配

  廿三、四世紀銀河系中各個政治集團,也像廿世紀的地球一樣,都在不停地勾心鬥角,互相傾軋,擴張勢力,爭取霸權;彼此之間時而結盟,時而統戰,或攻伐,或媾和,使得整個星際政治舞台仍是一片風雲詭譎、變幻萬千的局面。當年誓不兩立的星際聯邦與克林貢帝國,在〈終極先鋒〉那段事件之後,雙方都能深切地記取教訓;經過半個多世紀的努力,終於締結了友好條約,達成最低限度的和平共存。可是另外一個龐大勢力──羅姆蘭帝國,卻在這些年間不斷地向外擴張,成為星聯與克林貢帝國的共同頭號敵人。正與地球上幾千年的歷史無異──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

  此外另有一個新興勢力在銀河系中漸漸崛起,那就是長於星際貿易的「福郎磯」(Ferengi)族群。福郎磯人長得醜陋無比,每個都身材短小,一副豬八戒的招風大耳加上老鼠特有的尖牙。言行之間更是縮頭縮腦,動作猥瑣,簡直就是一隻獐頭鼠目的大老鼠精。他們凶殘好戰,卻又不能像克林貢或羅姆蘭人那樣具有崇高的武德和軍人本色;而是人人心胸狹窄,陰險毒辣,不講道義,重利忘義,並且性好漁色,言語輕薄,真是下流卑鄙無恥之極!

  不過福郎磯人的科技倒是非常進步,才得以在軍事、政治與經濟上都能與銀河三大勢力抗衡。他們的隨身武器非常詭異,是一種可以發射能束的光鞭;新企業號的成員第一次與他們接觸時,就因為這種奇怪武器而吃了很大的苦頭。

新企業號的硬體設備

  為了緬懷第一代企業號的精神,第二代企業號在外形上儘可能保留原來的風格;然而由於科技的進步與現實的需要,新企業號的硬體仍然做了很大的改良。它的艦身比原始企業號大了七倍,人員乘載量則超過千人。外殼的材質改用最新的合成材料,武器當然也更為精良。而且在新企業號上,還特別設計了主艦身與副艦身的分離裝置,可以在緊急狀況或從事危險任務時,將所有人員集中於飛碟狀的主艦身,僅留少數人員在副艦身的臨時艦橋中進行任務。

  此外在新企業號上還有兩種別出心裁的創新裝備。其一是食物合成器,配備在各艙房的牆壁旁,內有資料豐富的電腦菜單,包括各種各類食物、飲料、酒類,甚至連克林貢人怪里怪氣的大菜都有詳細的資料。它可以直接經由口述命令控制,將能量在瞬間轉化成各種精美的飲食,是一種非常實用的新發明。

  另外一個裝置也是利用質能互換的原理,那就是休閒娛樂的最佳去處「全像幻影艙」──可算是廿四世紀一種亂真的超級立體電動玩具。新企業號上面設有好幾個「全像艙」,本來只是純粹當作船員們的休閒娛樂設備,沒想到後來卻在裡面發生了好多好多奇妙的故事。

  全像艙的操作方法,是由使用者先在外面向電腦下達口述命令;依照自己的心意,在艙中模擬出一個完全亂真的環境,包括各種真實或幻想世界的背景與人物,全部都是由能量暫時合成的物質組成。雖然一個全像艙並沒有多大,可是因為周圍的背景能夠隨著使用者的相對運動而變化,所以幾乎可說沒有空間的限制。在新企業號的全像艙裡,各人依照自己的喜好,曾經創造了小橋流水、鄉間牧場、十九世紀的倫敦、廿世紀的舊金山與紐奧良、廿四世紀的巴黎;甚至還有羅姆蘭母星,以及克林貢人的宗祠和神話世界等等。真是上窮碧落下黃泉,全像艙成了古往今來大千世界的小縮影;使每個人的夢想成真,為寂寞的星際旅行提供了最好的精神調劑。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