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人的永恆主題


喜愛科幻小說的人都有幾項特色,喜愛到動筆而寫的人更是把這些特色表露無遺。第一個特色是想像力豐富(否則根本看不懂科幻小說,更遑論創作),第二個特色是憤世嫉俗(對現實不滿是閱讀與創作科幻的一大動力),第三個特色是天生內向(後天雖然可能改造,但基本上科幻迷先天都很內向),第四個特色是言行多少有些離經叛道(因為科幻小說本來就是離經叛道的文學)。

具有這些特色的科幻作家,無論古今中外,都喜歡探討幾個超越時空的典型主題。「生年不滿百,常懷千歲憂」,正是科幻作家的最佳寫照。

一、機械人:大多數科幻作家都寫過機械人的故事,不過艾西莫夫卻是公認的「現代機械人小說之父」。他於一九四二年所創立的「機械人三大法則」,幾年間讓科幻中的機械人紛紛改頭換面。

在三大法則出現之前,科幻作家筆下的機械人只有兩種:「威脅人類的機械人」與「引人同情的機械人」。可是艾西莫夫堅信,未來世代的機械人是實事求是的工程師製造的工業產品,具有內建的安全機制,不會對主人構成威脅;又因為它們是造來執行某些特定工作,所以跟同情自然也沾不上邊。

這組已經成為金科玉律的法則,具體內容如下:

(一)機械人不得傷害人類,或坐視人類受到傷害而袖手旁觀。

(二)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械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三)在不違背第一法則及第二法則的情況下,機械人必須保護自己。

二、未來史:歷史是過去事件的紀錄,然而有些科幻作家卻喜歡以史家的筆法,將發生在未來的故事寫成波瀾壯闊的史詩。

例如艾西莫夫的不朽名作、全套七冊的「基地系列」,便是一部標準的「未來史」。這個系列不但模仿《羅馬帝國衰亡史》的架構,更以歷史哲學家湯恩比的「挑戰與回應」理論貫穿其間,因此從頭到尾「史感」十足。撇開其中的科幻機關佈景,這七本書簡直就是一套精采的歷史小說。

張系國教授的「城」三部曲:《五玉碟》、《龍城飛將》與《一羽毛》,也是一部史詩型的科幻小說。張系國自幼嗜讀戰史,更愛幻想如何改寫歷史,因此在這個三部曲中,隨處可見作者自家的史識與史觀。

三、星際探險:外太空始終是科幻的熱門舞台,為科幻作家提供了無限的想像空間。過去一百多年來,描寫外星世界與外星人的作品不計其數,為讀者勾勒出一幅想像中的宇宙藍圖。

科幻大師克拉克一生都在提倡征服太空,科幻小說正是他傳播「太空福音」的重要工具。他的不朽名作「太空漫遊」系列,將星際旅行描述得栩栩如生,多年來震撼了全球無數的讀者,更在無形中培養出一批太空時代的尖兵。

四、內心探險:科幻小說所探討的主題,不一定都是科技產物或外星世界,「人性」也是眾多科幻作家的最愛。雖然任何小說都能探觸到人類的亙古難題,例如生老病死、愛恨情仇,但科幻小說卻具有最自由、最遼闊的舞台。在科幻手法所創造的極端情境中,最適合檢驗人性最虛偽、最醜陋、最黑暗的一面。

倪匡的科幻小說,無論是「衛斯理系列」或「原振俠系列」,主角雖然每每上天下海,經歷一件又一件匪夷所思的神秘事件,可是在每本書的字裡行間,倪匡真正想探討的還是人性,尤其是人性的黑暗面。因此就「內心探險」這個層次而言,倪匡的作品絕對是「軟科幻」中的佼佼者。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