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人類【2】  現代機器人故事之父


  他是無所不寫的通俗作家,是全能的科學推廣者,更是廿世紀三大科幻小說家之一……


  長久以來,好萊塢凡是處理機器人的題材,總是會落入兩種刻板模式:一是機器人迫害人類(例如「魔鬼終結者」系列、「駭客任務」系列),二是人類欺壓機器人(例如【變人】、【AI人工智慧】)。而最有趣的例子,應屬【駭客任務動畫版】(Animatrix,2003)中的兩集短片:The Second Renaissance, 1 & 2,第一集是標準的人類欺壓機器人,第二集則是機器人反撲,展開對人類的迫害與奴隸。究其原因,不外是商業電影必須靠衝突來營造張力,而在這類科幻電影中,「人機二元對立」是最現成、最方便且最符合西方文化的衝突模式。
  然而早在六十年前,西方科幻文壇便已超越這種對立關係,改採多元的開放心態,想像與預測機器人出現後的未來世界。這個歷史性的轉捩點,毫無疑問發生於西元1942年。因為這一年的三月,美國有位二十出頭、正在哥倫比亞大學攻讀化學博士的業餘作家發表了「機器人學三大法則」(The Three Laws of Robotics),為機器人科幻小說開創一個新紀元。這位科幻新秀,便是後來成為世紀級科幻大師的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

一、機器人不得傷害人類,或袖手旁觀坐視人類受到傷害。

  艾西莫夫是個傳奇人物,但受限於篇幅,在此只能對他做個素描:天生的寫作機器、不可思議的博學之士、無所不寫的通俗作家、無藥可救的自戀狂、全能的科學推廣者、理性主義的代言人、廿世紀三大科幻小說家之一……

  根據艾西莫夫的自述,還不滿二十歲,他已經是堅定不移的科幻迷。他讀過許多機器人小說,發現它們可歸納為兩大類:佔絕大多數的是第一類「威脅人類的機器人」(Robot-as-Menace),而第二類「引人同情的機器人」(Robot-as-Pathos)則極為罕見。前者幾乎千篇一律,很快便令他生厭;至於後者,「在這類故事中,機器人是可愛的角色,常常遭到人類的殘酷奴役。它們讓我著迷。」值得注意的是,艾西莫夫將那個時代的機器人小說分成「威脅人類」與「引人同情」兩種,與上述「機器人迫害人類」、「人類欺壓機器人」兩大類型剛好不謀而合。

  雖然艾西莫夫對「引人同情的機器人」情有獨衷,但身為理性主義者,當他自己創作機器人故事的時候,卻隱隱瞥見另一種機器人的影子。他逐漸將機器人想成是由工程師製造的工業產品,它們具有內建的安全機制,不會對主人構成「威脅」;又因為是用來執行特定工作,所以跟「同情」更沾不上邊。

  經過一段時間的醞釀與摸索,艾西莫夫終於在<轉圈圈>這篇小說中,逐字寫下「機器人學三大法則」的內容,還因此發明了robotics(機器人學)這個名詞。不久之後,西方科幻作家筆下的機器人紛紛改頭換面;上述兩類窠臼正式走入歷史,服從三大法則的「實用型機器人」成為新的典範。艾西莫夫因此十分得意,一直大言不慚地承認自己是「現代機器人故事之父」。當然,這也是科幻文壇公認的事實。

  其後四十餘年,艾西莫夫以三大法則為經緯,寫成近四十個短篇與四部長篇,巨細靡遺地勾勒出一個「人機共處」的未來世界。曾幾何時,他的影響力開始溢出科幻文壇,逐漸滲入學術界與科技圈。例如在《機器人短篇全集》(The Complete Robot)序言中,艾西莫夫特別提到「鑽研人工智慧這個領域的人,有時會趁機告訴我,他們認為三大法則是很好的指導原則。」

  更有甚者,西方有許多機器人專家,正是受到艾氏機器人小說的啟發與影響,才決心踏入這個充滿挑戰的科技處女地。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享有「機器人學之父」美譽的恩格柏格(Joseph F. Engelberger/father of robotics)。根據恩格柏格自己的說法,早在一九四○年代就讀哥倫比亞大學工學院時,他便對機器人產生濃厚的興趣,原因則是讀到艾西莫夫這位學長的機器人故事。這一點,艾氏和「原子小金剛」的創造者手塚治蟲有異曲同工之妙,兩者皆以無心插柳的方式,藉著筆下的幻想催生出真正的機器人。巧合的是,目前最接近原子小金剛的日本機器人竟然叫ASIMO。美國人一口咬定這是向艾氏致敬,不過日本人當然另有解釋。

  半個世紀以來,艾氏機器人小說從未遭到時間考驗,始終保有一大群忠實讀者。不過由於個性使然,艾西莫夫一向不跟好萊塢打交道,因此在有生之年,他幾乎沒有任何作品搬上大銀幕。第一部大製作的艾氏科幻電影,是在他逝世七年後才推出的【變人】。這部電影改編自《機器人短篇全集》的壓軸之作,是一部既叫好又叫座、對得起艾氏在天之靈的作品(請參見上期本專欄)。而今年暑假即將推出的科幻大片【機械公敵】(I, Robot),則衍生自他的機器人代表作《我,機器人》(英文書名與電影同名)。雖然劇本改寫幅度頗大,【機械公敵】並未折損艾西莫夫的基本精神,「三大法則」與「人機共處」兩大特點皆能忠實保存與呈現。尤其為了突顯後者,本片特別透過高科技特效,精心打造一個機器人無所不在的未來世界。

二、除非違背第一法則,機器人必須服從人類的命令。

  像艾西莫夫這樣的科幻大師,西方學界不乏以他為研究對象的論文與專書。然而這些研究多屬文學範疇,鮮有從機器人學與人工智慧的角度,探討艾氏機器人小說對真實科技的啟發與啟示。事實上,真實機器人可能帶來的利弊得失,幾乎都能在艾西莫夫的豐富設想中找到蛛絲馬跡。

  例一、未雨綢繆是科幻作家的天性,艾西莫夫也不例外,他的機器人短篇多以「問題機器人」為主軸。在那個虛構的未來世界裡,雖有三大法則的嚴格規範,機器人仍然狀況頻傳,衍生出許多匪夷所思的故事。難道這代表嚴謹的三大法則還有漏洞?答案絕對是肯定的。例如第一法則並未明定「傷害」的意義,第二法則中的「人類」則太過籠統;又如三大法則皆未禁止機器人說謊,也沒有限制機器人加害同類。話說回來,這其實是艾西莫夫故意放水,為小說預留發揮的空間。他曾經驕傲地說:「從三大法則的寥寥數十字中,我總是能設法變出新花樣。」這無異於提醒機器人專家,世上並沒有萬能的安全機制,在打造智慧型機器人的過程中,一定要小心謹慎步步為營,以免無意間製造出「威脅人類的機器人」。

  例二、一旦機器人充斥世界,在人類的心理層面、道德層面、法律層面、社會層面以及文化層面會引發多少問題?舉例而言,當它們在智力上超越人類時,我們還能將它們視為奴僕嗎?等到它們不只擁有人工智慧,同時還有「人工意志」與「人工意識」的時候,隨之而來的「機器人權」問題(包括財產權、公民權甚至通婚權)又該如何解決?這些都是【變人】這部電影與其原著所探討的主題。再舉另一個極端的例子,原因稍後說明,在「人機共處」的未來社會中,倘若發生兇殺案,案情一定比現在複雜許多。因為機器人不但能扮演警探或兇手,甚至有機會成為受害者──這三種可能性,剛好分別出現於艾氏的三部長篇科幻小說。

  例三、無論在科幻小說或科普文章中,艾西莫夫都曾主張目前各種器械(諸如廚具、家電、汽車、電腦)都還距離全自動化十分遙遠。不如集中整個科技界的力量,設法製造一種萬能的全自動機器,也就是俗稱的機器人,來操縱現成的機械與電子裝置──這正是艾氏「人機共處社會」的理論基礎。

  上述觀點早已贏得兩三代讀者的廣泛認同,但在機器人學蓬勃發展的今天,它卻不是科技界的主流共識。我們不禁要問,究竟是艾西莫夫的願景不切實際,還是各領域的工程師基於本位主義,打心底不願接受這樣的遠見?

三、在不違背第一及第二法則的情況下,機器人必須保護自己。

  在另一套科幻巨著「基地三部曲」中,艾西莫夫創造了一位比他自己更傳奇的人物──「心理史學發明人」謝頓。然而三部曲的故事卻是從謝頓死後五十年講起,換句話說這位主角竟然是個死人。原來「基地」未來一千年的發展,都在心理史學的算計之中與規劃之內。謝頓雖死猶生,仍然藉由類似錦囊妙計的全像錄影,指導著未來數十世代的子民。

  耐人尋味的是,已故的艾西莫夫同樣扮演起這樣的角色,在機器人逐漸夢想成真的廿一世紀,他的文化遺產勢必為我們提供一個又一個錦囊妙計。

【延伸閱讀】
●《I, Robot》by Isaac Asimov, Gnome Press(1950)
●《The Complete Robot》by Isaac Asimov, Doubleday(1982)
●《Robot Visions》by Isaac Asimov, Byron Preiss(1990)
●《正子人》艾西莫夫著,葉李華譯,天下文化出版(2000年)
●《你要不要被複製》艾西莫夫著,蔡承志譯,貓頭鷹出版(2001年)
●機器人的科與幻,葉李華著,《科技時代》2004年6月號
艾西莫夫傳奇,葉李華著,交大科幻網(http://sf.nctu.edu.tw/yeh/asimov.htm)
艾西莫夫權威網站 http://www.asimovonline.com/
機械公敵電影官方網站 http://www.irobotmovie.com/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