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齋•蜀山•衛斯理──倪匡談華文奇幻文學  訪談◎葉李華教授  整理◎鄭君仲

  「奇幻」在文學世界裡,其實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在許多的神話傳說、童話故事或是暢銷小說中,都可以看到人類想像力馳騁的痕跡。綜觀華語地區,倪匡一直是此種文類的第一把交椅,以下就是他對中文奇幻文學的一些看法,希望能讓讀者對中文奇幻文學的世界有進一步的認識。

華文奇幻文學自成一套神仙系統

  談到華文奇幻文學的起源,倪匡表示其歷史可以一直追溯到戰國時代的《山海經》或晉朝的《搜神記》,還有各朝各代的筆記小說,都可算是奇幻文學。而像《莊子》這樣的經典,裡面也有奇幻文學,他指出:「比如像<逍遙遊>裡北冥有魚的故事,可說是奇幻到了極點。」這顯示華文奇幻文學由來已久,和國外來比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

  根據倪匡的看法,在華文奇幻文學中有一套完整的系統,就是所謂的「神仙系統」。像《穆天子傳》這本書裡談到西王母,可能就是最早的神仙系統。這套神仙系統主要來自道家,並摻雜了一些佛家與三教九流的概念,正邪兼備,「幾乎所有的華文奇幻文學,都是根據這套系統寫出來的。」倪匡表示。

  倪匡以著名的幻想小說《聊齋》為例,「《聊齋》裡面有些東西就和這套神仙系統有關。例如<閻羅殿>整個地獄的架構,主要就是來自道家的神仙系統,而像《聊齋》裡面狐狸修煉成精變人,也跟道家的修煉有關。」還有像《西遊記》或是《封神榜》的內容,他也認為和這個神仙系統淵源極深。

  他指出,「中國這套神仙系統長久以來,已經成為所有創作者使用的慣例,而且好像只有中國文化有如此完整的幻想而來的神仙系統。」如果要比較的話,倪匡覺得只有希臘神話比較有系統,問題是希臘神話只有在希臘時代流傳,後來並沒有延續,不像中國的奇幻文學是一代一代延續下去,一直不斷有人根據這套系統推陳出新。

  不過,這樣豐沛的想像力仍被某些因素所限制。由於中國儒家講求「子不語怪力亂神」,除了不語怪力亂神,還要敬鬼神而遠之,所以倪匡認為在儒家的文獻裡是沒有奇幻文學的,充分顯示儒家對奇幻文學相當感冒,這大大影響了整個華文奇幻文學的發展。「否則的話,華文奇幻文學經過了兩三千年,一定非常蓬勃。」倪匡感嘆。

《蜀山劍俠傳》是華文奇幻文學之大成

  而在華文的奇幻文學裡,倪匡認為《蜀山劍俠傳》可說是集華文奇幻之大成,是近代奇幻小說裡最好的一部。倪匡從十二、三歲就開始看《蜀山》,一直到現在都會偶爾翻一翻。雖然他認為《蜀山》比較沒有小說的結構,是一段一段故事湊起來的,但是每一段故事都很好看。

  在倪匡眼裡,《蜀山》也是從傳統的神仙系統而來的。「《蜀山》裡所有的競爭都可以歸納到佛家跟道家的競爭。因為道家在修煉的過程中會產生魔,佛家要降的就是魔,所以《蜀山》就是佛、道的鬥爭,也就是正邪之戰」。他也指出《蜀山》在最後特別強調心魔,「當你把外界所有的魔降完之後,還要克服自己內心的心魔,這是裡頭比較深刻的探討」。他認為寫心魔的那幾段都好看得不得了,也帶有寓言小說的作用。

  基於對《蜀山》的熱愛,倪匡動了改寫的念頭。「我本身非常非常喜歡這部書,可是它實在是太冗長了,現代人根本沒有那麼多時間看,所以我決心把它改寫。」倪匡原本打算從頭到尾改寫,但是又覺得有一些段落實在是太精采了,所以最後決定用濃縮的方式,只保留其中最精華的部分。

  改寫《蜀山》,前後共花了六年的時間。「如果沒有動力是做不出來的,」倪匡說,「因此那段時間是在明報上連載,每天連載一千五百字,連載了六年。」。倪匡迷都知道,這六年也是衛斯理失蹤的那六年,因為倪匡集中心力在改寫《蜀山》。「後來衛斯理復出江湖的第一本書叫《頭髮》,我還用一個很懸疑的故事,交代衛斯理為什麼消失了六年。」倪匡笑說。

現代華文奇幻文學亟需百花齊放

  對於現在有志從事華文奇幻文學創作的朋友,倪匡建議他們要盡量多看傳統的華文奇幻文學,例如《山海經》或《搜神記》,多多吸收前人的想像。雖然可能只是短短的幾十個字,但是一旦發揮起來卻可以無窮無盡。「漢人的想像力其實非常非常驚人。」倪匡表示。他覺得華文的奇幻文學裡面資料相當豐富,光是一個河圖洛書就不曉得可以衍生多少的故事(例如科幻作家蘇逸平的近作《麥田奇圓》),而像神農嚐百草,也是一個可以好好發揮的奇幻點子。

  「華文奇幻有非常悠久與優良的傳統,所以我們寫奇幻文學應該取法乎上得乎中,就是你學特別好的東西,你自己寫起來就算沒有特別好,也至少有一定的水準。」倪匡幽默地表示,「如果只看近代作家的作品,譬如只看衛斯理,那就是取法乎中得乎下了。」此外,他也覺得如果可以進一步多看一些國外的奇幻文學,多多吸收不同文化裡面奇幻文學的精華,那就再好不過了。

  至於將來華文奇幻的發展,倪匡認為或許會有人另外創出一個有別於神仙系統的體系,但是基本上,他覺得華文奇幻未來發展的方向還是不可預測的。對倪匡而言,有沒有方向其實無所謂,「重要的是可以有好作品不斷出現,這才是最要緊的。」倪匡語重心長地表示。

  倪匡強調,稀奇古怪的想像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天性與本領。看看國外奇幻文學的發展,不僅已自成一格,在銷售上也屢創佳績,都足以驗證這樣的觀點。而當國內《哈利波特》與《魔戒》的熱潮正方興未艾之際,或許也正好提醒我們,除了國外作品的翻譯之外,華文奇幻文學其實還有很多值得我們去研究與發展的空間。

(原載《奇幻魔法總動員》•奇幻基地2002年11月出版)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