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一位物理學家的來信

  這個故事記述完畢之後,我卻遲遲沒有發表,原因是有個關鍵一直困擾著我。今天接到了一位物理學家的回信,才終於令我茅塞頓開。(這位物理學家舉世聞名,是個殘而不廢的奇人,我也是不久前才和他結識。由於那段經過太過匪夷所思,而且有些疑點尚未解決,所以我至今未曾整理出來。)

  因此,我決定將這封信作為這個故事的後記,以下就是信的內容。

親愛的衛君:

  來信收到,您所敘述的確實是個罕見現象,不過我要強調,它在理論上絕對成立。

  根據量子力學,一切物理量都是量子化的結構,換句話說全都擁有最小的單位,甚至時間、空間亦然。我們通常感到的連續性,其實只是一種巨觀的錯覺。因此之故,正向和反向時間軸的「交點」,並非真正一個沒有大小的點,而應該是一個區間。若將兩個時間軸想像成兩條帶子,就不難理解其中的意義。

  唯一的問題是,時間的基本單位尺度極短,這個所謂的「蒲郎克時間」,數量級只有十的負四十三次方秒。它為何會無端暴漲了十的四十八次方倍(根據您的敘述,那人在正向時間軸存在了一整天),則是一個較難解釋的現象。話又說回來,在我所鑽研的量子宇宙學領域中,某些事件雖然機率極小,但只要不等於零,它就絕對有可能發生。

  希望以上的說明對您有些幫助,代問候嫂夫人和令千金。

  PS:請轉告溫寶裕先生,我們已經收到他的申請表和讀書計畫,他很有可能獲得全額獎學金。像他這種想像力極端豐富的青年,最適合學物理不過。我甚至期望有朝一日,他能成為我的弟子。


您忠誠的朋友

S•W•H
草於劍橋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