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機>本文略)

  蘇珊•凱文聳了聳肩。「當然,後來他並沒有衒慼C那是一九九八年的事。到了二○○二年,我們發明了可行動的有聲機器人,這個發明自然淘汰了所有的無聲機器人,卻也似乎令反機器人份子再也忍無可忍。於是在二○○三至二○○七年間,除非是進行科學研究,世界大多數的政府都禁止在地球上使用機器人。」

  「所以,葛洛莉雅最後還是得放棄她的小機?」

  「只怕正是如此。然而,那時她已經十五歲,我猜自然要比八歲時容易接受這種事。話說回來,這是人類一種愚蠢且毫無必要的態度。二○○八年,差不多在我加入美國機器人的同時,公司的財務狀況跌至谷底。起初,我以為我的工作幾個月內便會突然叫停,可是我們適時開發了地外市場。」

  「當然,然後你們就一帆風順。」

  「並不盡然。我們的第一步,是試圖改良我們既有的機型。比如說,那些第一批有聲機型。他們約有十二呎高,非常笨拙,沒有多大用處。我們把他們送到水星上,幫助人類在那裡建立採礦站,可是那個嘗試失敗了。」

  我驚訝地抬起頭來。「是嗎?水星礦業公司可是幾十億資本的大企業。」

  「現在是這樣,但那是第二次嘗試才成功的。如果你想知道這些,年輕人,我建議你去訪問格里哥利•鮑爾。在一○和二○年代,他和麥克•多諾凡負責我們最困難的案子。我有好多年沒有多諾凡的消息,不過鮑爾就住在紐約。他現在已經當祖父了,想到這件事我還是不習慣,我只能將他想成相當年輕的小伙子。當然,那時我也還年輕。」

  我試著讓她繼續說下去。「如果您告訴我一個骨架,凱文博士,我可以請鮑爾先生事後再做補充。」(後來我正是那樣做。)

  她將細瘦的雙手攤在書桌上,凝視著它們。「有兩三件事情,」她說:「我略知一二。」

  「從水星講起吧。」我建議道。

  「好吧,我想第二次水星遠征是二○一五年的事。它是探勘性的,由美國機器人公司和太陽系礦務公司聯合資助。成員包括一個仍在實驗中的新型機器人,以及格里哥利•鮑爾、麥克•多諾凡……」

  (<轉圈圈>、<理性>、<抓兔子>本文略)

  蘇珊•凱文神情淡漠地講述著鮑爾與多諾凡的事蹟,但在提到機器人的時候,她的聲音便會透出熱情。她沒有花多少時間,就講完了速必敵、小可愛與大衛的故事。我及時打斷她的話頭,否則她會再扯出半打機器人來。

  我說:「地球上從未發生過任何事嗎?」

  她微微皺起眉頭,望著我說:「沒有,在地球上,我們很少和運作中的機器人打交道。」

  「喔,這可太糟了。我的意思是,你們的實地工程師成就非凡,但難道不能請您現身說法嗎?您沒碰到過在您面前出問題的機器人嗎?您也知道,這可是您的週年紀念專輯。」

  我發誓她真的臉紅了。她說:「在我面前出問題的機器人?天啊,我有多久沒想到這件事了?啊,那是將近四十年前的事。絕對沒錯!二○二一年!當時我只有三十八歲。喔,我的天──我想還是別說比較好。」

  我默默等待,十分確定她會改變心意。「有何不可?」她說:「現在他無法傷害我了,就連回憶也無法再傷害我。我曾經做過一件傻事,年輕人,你會相信嗎?」

  「不會。」我說。

  「真的。不過,厄比是個透視心靈的機器人。」

  「什麼?」

  「獨一無二、空前絕後的一個。那是個錯誤……」

  (<騙子!>本文略)

  自然,訪談就此告一段落。她講完這個故事之後,我就知道今天不能再套出什麼了。她只是坐在書桌後面,蒼白的面容毫無表情──整個人沉浸在回憶中。

  我說:「謝謝您,凱文博士!」但她並未回答。兩天後,我才設法再見到她。

  *  *  *

  當我終於再見到蘇珊•凱文時,她正站在她的辦公室門口,一批批的檔案正在往外搬。

  她說:「你的文章寫得怎麼樣,年輕人?」

  「還好。」我說──我已根據自己的想法把它們整理出來,為她口述的骨架添油加醋,配上了對話,並做了一些修飾。「您想不想瀏覽一遍,看看我有沒有誹謗哪個人物,或是哪裡錯得太離譜?」

  「我想應該這樣。到主管交誼廳坐坐如何?我們可以喝杯咖啡。」

  她似乎心情很好,因此當我們沿著迴廊走去時,我趁機說:「我在想,凱文博士……」

  「想什麼?」

  「您可否多告訴我些有關機器人學的歷史。」

  「年輕人,你蒐集的資料,應該已經足夠了。」

  「可以這麼說。但我寫出來的那些事,卻和當代世界關係不大。我的意思是,有史以來只有一個透視心靈的機器人,太空站早已過時且遭到廢棄,機器人採礦如今被視為理所當然。恆星際飛行怎麼樣?超原子發動機大約是二十年前才發明的,而且眾所周知,它是一項藉由機器人輔助的發明。真實經過又如何呢?」

  「恆星際飛行?」她顯得若有所思。我們已經來到交誼廳,我點了一份全餐,她只要了咖啡。

  「它並非一項單純的機器人輔助發明,你知道嗎,並沒有那麼單純。不過,當然,在我們發展出金頭腦之前,一直沒有很大進展。可是我們很努力,真的很努力。我和恆星際飛行研究的首度接觸(我是指直接接觸)是在二○二九年,當時有個機器人失蹤了……」

  (<消失無蹤>、<逃避>本文略)

  「但這也不是我要講的。」凱文博士若有所思地說:「喔,到頭來,那艘太空船和其他類似的發明成了政府的財產;超空間躍遷的研發大功告成。如今,在一些鄰近恆星系的行星上,我們真有了人類殖民地,但這並不是我要講的。」

  我已經吃完那一餐,正在邊抽煙邊望著她。

  「真正重要的,是過去五十年來地球上的居民所經歷的變遷。當我出生時,年輕人,最後一次世界大戰才剛結束。那是歷史上一個低潮──但它標誌著國家主義的結束。地球太小了,容納不下那麼多國家,於是各國開始組成界域,這件事費了不少時間。我剛出生的時候,美利堅合眾國還是一個國家,並非只是北方界域的一部分。事實上,本公司的名稱至今仍是『美國機器人……』。從國家到界域的演變穩定了我們的經濟,並且可說帶來一個黃金時代,因為本世紀要比上個世紀好得太多。而這個演變,同樣是我們的機器人帶來的。」

  「您是指機體。」我說:「您剛提到的金頭腦就是第一台機體,是嗎?」

  「是的,沒錯。但我想到的並非機體,而是一個人。他去年過世了。」她的聲音突然透出深刻的悲傷,「至少是他自願離世的,因為他知道我們不再需要他──史蒂芬•拜爾萊。」

  「是啊,我就猜您指的是他。」

  「他在二○三二年首度擔任公職。那時你只是個孩子,所以不會記得這件事多麼詭異。他競選市長的經過,絕對是歷史上最離奇的……」

  (<證據>本文略)

  我駭然地望著她。「這是真的嗎?」

  「都是真的。」她說。

  「偉大的拜爾萊竟然是機器人?」

  「喔,真相永遠無法水落石出。我認為他是,但當他決定離世時,他自己走進原子分解爐,所以不會留下任何證據──何況,那又有什麼分別呢?」

  「這……」

  「對於機器人,你也有相當非理性的偏見。他是一位非常優秀的市長;五年後,他果然成為界域總協。而在二○四四年,當地球各個界域組成聯邦時,他成為首任的世界總協。不過那個時候,反正已經是機體在治理這個世界。」

  「沒錯,可是……」

  「沒有可是!機體就是機器人,現在是它們在治理世界。五年多前,我才發現所有的真相。那是二○五二年,拜爾萊即將卸任第二任世界總協……」

  (<可避免的衝突>本文略)

 「故事講完了。」凱文博士緩緩起身,「我從頭到尾看了個仔細。一開始機器人還不會說話,最後他們挺立於人類與毀滅之間。我看不到什麼了,我的生命已到盡頭。你將會看到下一波的發展。」

  此後我再也不曾見到蘇珊•凱文。她於上個月逝世,享年八十二歲。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