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我看了看我的筆記,對內容並不滿意。我在美國機器人公司待了三天,結果還不如待在家裡查閱《地球百科全書》。

  據說,蘇珊•凱文生於一九八二年,因此她今年七十五歲,這點大家都知道。無獨有偶的是,美國機器人與機械人股份有限公司今年同樣七十五歲,因為剛好就在凱文博士出生那年,勞倫斯•羅伯森取得公司執照。七十五年後,這家公司終於變成人類歷史上最奇怪的工業巨人。嗯,這點大家也都知道。

  二十歲那年,蘇珊•凱文參加了一個特別的「心理數學」研討會,會中美國機器人公司的艾弗瑞德•蘭寧博士,展示了第一個配備語音的可動機器人。這種機器人龐大、笨拙且不美觀,還帶著一股機油味,專為水星採礦計畫而設計。可是它能說話,而且詞能達意。

  蘇珊未曾在那場研討會中發言,也沒有參加其後的熱烈討論。她是個冷漠的女孩,外表平庸且毫無特色;面對一個她不喜歡的世界,她藉著面具般的表情與超乎常人的智力來保護自己。但是當她聽到和看到這一切之後,她感到內心燃起一股冰冷的火焰。

  她於二○○三年在哥倫比亞大學取得學士學位,隨即進入研究所攻讀電馭學。

  二十世紀中葉在「計算機」上所做的一切發展,當時已被羅伯森與他的正子腦徑路淘汰。綿延數哩的繼電器與光電管,讓位給了鉑銥合金的海綿狀球體,後者的體積差不多與人腦相當。

  她學會了如何計算必要的參數,用以固定正子腦中可能的變數;以及在紙上設計這種「頭腦」,好讓她能精確預測一個給定的刺激所導致的反應。

  二○○八年,她獲得博士學位,同年加入美國機器人公司,擔任一名「機器人心理學家」,成為一門新興科學中首位偉大的從業者。勞倫斯•羅伯森當時仍是該公司的總裁;艾弗瑞德•蘭寧則已成為研究部門主任。

  五十年來,她目睹了人類發展方向的改變──以及躍升。

  如今她準備退休了──在她能做到的程度上。至少,她要讓另一個人的名牌鑲在她原先辦公室的門上。

  這些,可說就是我知道的一切。我手頭有一長串目錄,包括她發表的論文、她名下的專利;我還有她逐年升遷的詳細記錄──簡單地說,我擁有她職業生涯的「小傳」,而且巨細靡遺。

  可是那並非我想要的。

  我需要更多的材料,更多得多的材料,才能為<行星際日報>撰寫專欄文章。

  我告訴了她。

  「凱文博士,」我盡可能甜言蜜語,「在公眾心目中,您和美國機器人公司是同義詞。您的退休將是一個時代的結束,而……」

  「你想採取人物特寫的角度?」她並未對我露出笑容──我想她這輩子從來沒有笑過。可是她的眼神銳利,雖說並不憤怒。我覺得她的目光能刺穿我,再從我的後腦透出去。我知道在她眼中我極其透明,其實人人都不例外。

  但我還是說:「是的。」

  「機器人的人物特寫?這本身就是矛盾。」

  「不,博士,是您的。」

  「這個嘛,我自己也被稱為機器人。不用說,他們跟你說過我不是人類。」

  他們的確說過,可是我沒有必要招認。

  她從座椅中起身。她個子不高,而且看來弱不禁風。我跟著她走到窗邊,兩人一起向外望去。

  美國機器人公司的辦公室與廠房形成一個小城市;規劃得整整齊齊、疏密有致,就像一張空照圖般展現眼前。

  「剛來這裡的時候,」她說:「我在一棟建築裡面有個小房間,那棟建築就在如今消防隊的位置。」她伸手指了指,「在你出生前,它就拆掉了。我和其他三人共用那個房間,我只有半張書桌。我們的機器人全在同一棟建築中製造,產量是──每週三個。現在看看我們!」

  「五十年,」我套用陳腔濫調,「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當你回顧時就不覺得,」她說:「你會驚訝時間怎麼消失得那麼快。」

  她走回書桌前,重新坐下來。說來奇怪,她臉上不需要任何表情,竟然就能顯得悲傷。

  「你多大年紀?」她問。

  「三十二歲。」我說。

  「那你就不記得一個沒有機器人的世界。過去曾有一段時間,人類單獨面對宇宙,沒有一個朋友。現在有別的生靈幫助他了;一種比他自己更強壯的生靈,更忠實、更有用,而且絕對死心塌地。人類已不再孤獨。你曾經從這個角度想過嗎?」

  「只怕我沒有。我能引用您的話嗎?」

  「可以。對你而言,機器人就是機器人。齒輪與金屬、電子與正子、心靈與鋼鐵!人類製造的!若有必要,也由人類消滅!但你不曾和他們一起工作過,所以你不瞭解他們。他們是比我們更純潔、更優秀的品種。」

  我試圖溫和地鼓動她。「我們想聽聽您所能告訴我們的一些事,瞭解一下您對機器人的看法。<行星際日報>發行整個太陽系,潛在讀者有三十億。凱文博士,您該讓他們知道些有關機器人的事。」

  我不需要鼓動她。她沒有聽到我的話,但她正朝正確的方向說下去。

  「他們或許該從頭聽起。當時我們出售的機器人用在地球上──甚至,在我來到之前便是如此。當然,那是機器人不會說話的時代。後來,他們變得更像人類,反對意見就出現了。像是各種工會,自然反對機器人和人類搶工作。此外各式各樣的宗教團體,也有他們基於迷信的反對理由。這些都相當荒謬,也相當徒勞,可是確有其事。」

  我用口袋型錄音機逐字記下她說的話,盡量做到不顯露手指關節的動作。只要你稍加練習,就能做到正確地記錄談話,而不必將這小裝置掏出口袋。

  「就拿小機這件事來說吧,」她道:「我從不認識他。在我加入公司的前一年,他就被解體了──過時得無藥可救。但我在博物館見過那個小女孩……」

  她停了下來,但我什麼也沒說。我讓她的眼睛逐漸朦朧,讓她的心靈回到過去。她有好長一段時間需要超越。

  「後來我才聽說這件事,而每當他們叫我們褻瀆者,或是魔鬼創造者的時候,我總會想到他。小機是個無聲機器人,他不能說話,是一九九六年製造和售出的產品。那是在極端專門化之前,所以他是被當作保母賣出去的……」

  「當作什麼?」

  「當作保母……」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