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地系列」專輯

艾西莫夫傳奇

  以撒•艾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1992)是科幻文壇的超級大師,也是舉世聞名的全能通俗作家。他與克拉克(Arthur Clarke, 1917-2008)及海萊因(Robert Heinlein, 1907-1988)鼎足而立,同為廿世紀最頂尖的西方科幻小說家。除此之外,在許多讀者心目中,他還是一位永恆的科學推廣者、理性主義的代言人,以及未來世界的哲學家。

  *   *   *

  艾西莫夫是家中長子,一九二○年一月二日生於白俄羅斯的彼得維奇(Petrovichi),三歲時隨父母移民美國,定居紐約市。雖然父母都是猶太人,他卻始終不能算是猶太教徒,後來更成為徹底的無神論者。

  艾西莫夫聰明絕頂、博學強記,未滿十六歲便完成高中學業,十九歲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二十一歲獲得哥大化學碩士學位。但由於攻讀博士期間投筆從戎四年,直到一九四八年才獲得哥大化學博士學位。次年他成為波士頓大學醫學院生化科講師,並於一九五五年升任副教授。可是三年後由於太過熱中寫作,他不得不辭去教職,成為一位專業作家,但爭取到保留副教授頭銜,並於一九七九年晉升為教授。

  艾西莫夫與科幻結緣甚早,九歲時在父親開的雜貨店發現科幻雜誌,便迷上這種獨具一格的文體,進而立志要成為科幻作家。年方十九,他寫的第三篇科幻小說〈灶神星受困記〉(Marooned off Vesta)便首次印成鉛字,刊登於著名的科幻雜誌《驚異故事》(Amazing Stories)。一九四一年,也就是他拿到碩士學位那年,在美國科幻教父坎柏(John W. Campbell Jr, 1910-1971)的啟發與鼓勵下,他寫出自己的成名作〈夜歸〉(Nightfall),發表於坎柏主編的《震撼科幻小說》(Astounding Science-Fiction),立時在科幻圈聲名大噪,成為美國科幻界的明日之星。他經營一生的兩大科幻系列「機器人」與「基地」都開始得很早,第一篇機器人故事〈小機〉(Robbie)是一九三九年五月的作品,而「基地系列」(Foundation series)的首篇則完成於一九四一年九月初。

  除了科幻之外,艾西莫夫也寫過幾本推理小說,不過非文學類作品寫得更多。他一生撰寫加上編纂的書籍近五百本,甚至逝世後還陸續有新書出版,難能可貴的是始終質量並重(不過毋庸諱言,有些文章與短篇曾重複收錄)。他之所以如此多產,除了天分過人、過目不忘之外,更因為他熱愛寫作,將寫作視為快樂的泉源、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他是個非常勤奮的作家,每天除了吃喝拉撒,以及必要的社交活動,可以從早寫到晚;就連住院時,只要病情稍一穩定,也會趕緊在病床上拿起筆來。他不喜歡旅行,也沒有其他嗜好,最大的樂趣就是窩在家中寫個不停。

  一九四○與五○年代,艾西莫夫的作品以科幻為主,科幻代表作泰半在這段時期完成,例如基地三部曲(《基地》、《基地與帝國》、《第二基地》)、銀河帝國三部曲(《繁星若塵》、《星空暗流》、《蒼穹一粟》),以及「機器人系列」的《我,機器人》、《鋼穴》與《裸陽》。一九五七年十月,前蘇聯發射世界第一枚人造衛星「旅伴一號」(Sputnik 1),美國上上下下大感震撼,艾西莫夫遂決心致力科學知識的推廣。因此在一九六○與七○年代,他的寫作重心轉移到各類科普文章及書籍,從天文、數學、物理、化學、地球科學到生命科學,幾乎涵蓋自然科學所有的領域。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或許是下面這本數度增修、數度更名的科學百科全書:

  《智者的科學指南》The Intelligent Man’s Guide to Science(1962)
===>《智者的科學新指南》The New Intelligent Man’s Guide to Science(1965)
===>《艾西莫夫科學指南》Asimov’s Guide to Science(1972)
===>《艾西莫夫科學新指南》Asimov’s New Guide to Science(1984)

  許多人都會寫科普文章,卻鮮有能像艾西莫夫寫得那麼平易近人、風趣幽默而又不拖泥帶水。在美國乃至整個英語世界,「艾氏科普」在科學推廣上一向扮演著重要的角色。長久以來,艾西莫夫一直是科學界與一般人之間的橋樑——生硬深奧的科學理論從這頭走過去,深入淺出的科普知識從另一頭走出來。

  艾西莫夫博學多聞,一生不曾放過任何寫作題材。據說有史以來,只有他這位作家寫遍「杜威十進分類法」:○○○「總類」、一○○「哲學與心理學」、二○○「宗教」、三○○「社會科學」、四○○「語言」、五○○「自然科學」、六○○「科技」、七○○「藝術」、八○○「文學」、九○○「歷史與地理」。無論上天下海、古往今來的任何主題,他都一律下筆萬言、洋洋灑灑。自有人類以來,從來沒有第二個人,曾就這麼多題材寫過這麼多本書。後世子孫將很難相信,在「前網路時代」,地球上出現過這樣一位血肉之軀的百科全書。

  博古通今的艾西莫夫寫起文章總是旁徵博引,以宏觀的角度做全面性觀照。他最喜歡根據歷史發展的脈絡,指出人類未來的正確走向。而在艾西莫夫眼中,理性是人類最基本也是最後的憑藉,人類的進步史就是一部理性發達史。因此任何反理性的言論,都是他口誅筆伐的對象;任何反智的人物,從高級神棍到低級政客,都逃不過他尖酸卻不刻薄的修理。

  艾西莫夫雖然未曾標榜自己是未來學家,卻對各個層面的未來都極為關切。大至未來的太空殖民,小至未來可能的收藏品,都是他津津樂道的題目。他的科技預言一向經得起時間考驗,令人懷疑他簡直是個自由穿梭時光的旅人。例如他在一九八○年寫過一篇〈全球化電腦圖書館〉,我們只要讀上幾段,便會赫然發現主題正是十五年後的「全球資訊網」。而他在發表於一九八八年的〈化學工程的未來〉這篇文章中,則已經討論到當今最熱門的生物科技。

  *   *   *

  艾西莫夫著作逾身,但不論他自己或是全世界的讀者,衷心摯愛的仍是他的科幻小說。他生前曾贏得五次雨果獎與三次星雲獎,兩者皆是科幻界的最高榮譽。

•一九六三年雨果獎:《奇幻與科幻雜誌》(Magazine of Fantasy and Science Fiction)上的科學專欄榮獲特別獎
• 一九六六年雨果獎:「基地系列」榮獲歷年最佳系列小說獎
• 一九七二年星雲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 一九七三年雨果獎:《諸神自身》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 一九七七年星雲獎:<雙百人>(The Bicentennial Man)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 一九七七年雨果獎:<雙百人>榮獲最佳中篇小說獎
• 一九八三年雨果獎:《基地邊緣》榮獲最佳長篇小說獎
• 一九八七年星雲獎:因終身成就榮獲科幻大師獎(嚴格說來並非屬於星雲獎,而是與星雲獎共同頒贈的獨立獎項)
   (逝世後,艾西莫夫又陸續獲頒三次雨果獎,分別是一九九二、九五與九六年。)

  除了科幻創作,他也寫科幻評論、編纂過百餘本科幻選集,並協助出版科幻刊物。以他的大名為號召的《艾西莫夫科幻雜誌》(Asimov's Science Fiction),是美國當今數一數二的科幻文學重鎮。

  艾西莫夫晚年健康甚差,到最後根本寫不了長篇小說。聰明的出版商遂突發奇想,建議他選出最心愛的科幻中短篇當作骨架,與另一位美國科幻名家席維伯格(Robert Silverberg, 1935-)協力,擴充成有血有肉的長篇科幻小說。艾氏非常喜歡這個構想,於是不久之後,他的三篇最愛〈夜歸〉(1941)、〈醜小孩〉(The Ugly Little Boy, 1958)與〈雙百人〉(1976),先後脫胎換骨為三本精采萬分的科幻長篇《夜幕低垂》、《醜小孩》與《正子人》。好在有這樣的合作,艾西莫夫的科幻創作方能延續到生命的盡頭,而這正是他自己最大的心願——他生前常說最希望能死於任上,在打字機前嚥下最後一口氣。

點滴拾遺

•名嘴:艾西莫夫很早就到處「現身說法」,但一向不準備講稿,總是以即席演講贏得滿堂喝采。

•婚姻:艾西莫夫結過兩次婚,顯然第二次婚姻較為美滿。他的第二任妻子珍娜(Janet Asimov)本是一位精神科醫師,在夫婿大力協助下,退休後成為一名相當成功的作家。

•懼高症:艾西莫夫筆下的人物經常遨遊太空,他本人卻患有懼高症,一九四六年後便從未搭過飛機。

•短篇最愛:其實艾西莫夫自己最滿意的科幻短篇是〈最後的問題〉(The Last Question, 1956),他笑說自己只用了短短數千字,便涵蓋宇宙兆年的演化史。或許由於這篇小說稍嫌深奧,因此始終未曾改寫成長篇。

•死於任上:艾西莫夫曾將這個心願寫在<速度的故事>(Speed)一文中。這篇短文是他為《艾西莫夫科幻雜誌》撰寫的最後一篇「編者的話」,刊登於該雜誌一九九二年六月號。

網站資料

•艾西莫夫首頁 http://www.asimovonline.com/
•艾西莫夫FAQ http://www.asimovonline.com/asimov_FAQ.html
•艾西莫夫著作目錄(依類別) http://www.asimovonline.com/oldsite/asimov_catalogue.html
•艾西莫夫著作目錄(依時序) http://www.asimovonline.com/oldsite/asimov_titles.html
•英文維基百科「艾西莫夫」條目 http://en.wikipedia.org/wiki/Asimov
•中文維基百科「艾西莫夫」條目 http://zh.wikipedia.org/wiki/艾西莫夫


Copyrightc 1998~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若有網站瀏覽方面的問題請洽網站管理人